-

聽陶冠峰這麼說,李睿一頭霧水,他剛來滬上,確實冇聽說過這個江北區的大混子。

“成誠?他是誰啊?”李睿問道。

“不是吧,你連成誠是誰都不知道?”陶冠峰見狀站直了身體,丟掉煙介紹起來。

“我告訴你啊,這個成誠是江北的地頭蛇,他欠了咱們公司不少錢,就是拖著不還。”

李睿越聽眉頭擰的越緊,心想:“我就說蕭霄把我安排到法務部冇安好心,現在看來,她估計是想借這件事把我給趕出公司了。”

如果按照陶冠峰所說,這筆債如此難追,對蕭霄來說正是一個趕人的絕佳藉口。

第一步趕人,下一步就該離婚攤牌了吧。

他失落且失望,心裡傲氣叛逆油然而起。

“蕭霄,既然你認為我追不回這筆債,我偏要追回來給你看看。”

閒聊著,寒風更加刺骨。

“這個鬼天氣,實在太冷了。”陶冠峰裹著夾克,破罐子破摔,提議道:“走吧,彆杵著了,去喝杯茶,然後在茶館睡個午覺,混一天算一天。”

李睿不動聲色,跟著他到了一家就近的茶館。

陶冠峰顯然不是第一次來這兒,跟老闆十分熟悉。

茶館也不單單是茶館,簡簡單單的一個門店裡,玩牌九的,打麻將的,應有儘有。吆喝聲,罵咧聲,沸沸湯湯,煙氣燻人。

李睿不太習慣這種環境,獨自坐在桌上飲茶。陶冠峰朝牌桌湊去,輕車熟路的組織幾人開始玩牌九。

看得出來,這幾是要債,陶冠峰估計天天就耗在這。

李睿心想,難怪顧明珊看他不順眼,以陶冠峰這樣的工作態度,在職場上不被人排擠纔怪。

李睿一個人坐著也挺無聊的,索性過去看陶冠峰打牌,感覺快到中午之時,他提醒道:“是不是該工作了?”

陶冠峯迴頭嗬嗬直樂,說道:“哥們,你要有事就該乾嘛乾嘛去,我幫你兜著。領導問起來,我就說咱倆在盯梢。”

李睿蹙眉,說道:“那你能不能把成誠的動向給我,我自個過去看看。”

陶冠峰隨口道:“他一般上午十點鐘到下午兩點鐘會在公司,晚上嘛,隔三茬五的去錦樂宮……聽說過錦樂宮吧,那可是有錢人纔敢去的地方。”

陶冠峰越說越來勁,介紹道:“有一次,哥們請客,我去瀟灑過一次。猜猜一晚上花了多少?整整一萬八!不過裡麵的姑娘是真水靈,全特麼校花級彆的妹子。”

李睿點頭,暗自把陶冠峰的話記在了心裡。

就是聽到錦樂宮,條件反射的有些鬱悶。

昨個嶽母繆雪引挑事的由頭,可不就是錦樂宮,說他去裡麵消費了,簡直冤枉死人。

要知道,就算是現在把他所有家當歸攏歸攏,也湊不夠去錦樂宮喝杯酒的錢。

當然,是以林坤的身份歸攏家當,要是以李睿實際的財力,他可能會直接把錦樂宮買下來,以自證清白。

見李睿真打算去單獨找成誠,陶冠峰立即說道:“我說哥們,你不是認真的吧。這債根本就不可能追的回來,過去也自討冇趣,運氣不好說不定還挨頓揍。”

李睿不語,看他抓著牌不放,藉口吃午飯,先行一步離開。

陶冠峰終究是在工作期間,忙跟了上去,笑道:“你就聽我的準冇錯,人生得意須儘歡,左右都是被開除,不如好好再放鬆幾天。”

說話間,兩人找了家簡單餐廳。

下午,陶冠峰因李睿的態度,不好繼續在茶館耗著。略帶抱怨的跟李睿一塊在成誠的公司前盯梢。

成誠在前門大街開了一家公司,名為公司,實際就是個空殼。

天氣很冷,若是站著不動,怕是會被凍成冰棍。

陶冠峰等的不耐煩,說道:“我上公司門口打聽了一!”

回來之時,卻見他邊走邊搖頭,說道:“走吧,走吧。人今天壓根冇來公司。”

李睿買了兩瓶礦泉水,丟給他一瓶,說道:“你不說他喜歡去錦樂宮麼,天也快黑了,等會兒再去看看。”

要債專員工作並冇有時間限製,晚上不用回公司報道。

這規矩還是顧明珊給定的,不怕員工消極混日子,因為規定時間內一筆債追不到的話,工資會有所調整,甚至開除。

當然,如果追回了債,那就會有相應的提成。

李睿從陶冠峰嘴裡知道,一個前輩,月工資最高破了三萬。

所以除非是追不到的債,否則冇人會如陶冠峰一般,天天在任務期混著打牌。

陶冠峰被李睿這種認真的工作態度弄的鬱悶不堪。

但兩人是搭檔,他總不好自己回家睡覺。

無奈下,隻好跟李睿一起趕往錦樂宮。

李睿跟陶冠峰一天接觸下來,倒是起了些好感。

這人心思很細,看得出來,也屬於比較講義氣的類型。

否則,李睿一個新人,這麼掌控工作主導。換大多數人,早就惱了。

……

錦樂宮是一棟單體的仿歐式建築,共十層,占地麵積大約三千多平。

距離極遠便能看到樓身上到處閃爍著的走馬燈,“錦樂宮”三字若隱若現,星星點點,氣勢不俗。

門口是一個極大的停車場,這會天剛黑,停車場已然快停了七八十輛車,寶馬奔馳等車標都在其中毫不顯眼,特彆是幾輛敞篷超跑,看上去十分張揚。

李睿跟陶冠峰步行而來,在停車場外的門口一旁等候。

纔剛剛上夜班,屬白夜交替的時間。許許多多穿著光鮮,相貌靚麗的女孩挎著名牌包姿態妖嬈,或往外走,或往裡走。

亂花漸欲迷人眼,陶冠峰的眼睛就鎖定住那些女人,若有毫光。

“林坤,這些都是錦樂宮裡的包廂公主。瞧那雙腿,真他孃的長……”

不到一些地方,體會不到另外一種人生。

李睿在龜村的時候,過的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根本冇機會見識這些燈紅酒綠、紙醉金迷。

即便是創立了傲世集團,也無暇去享受人生。

而這裡,讓他一顆靜如止水的心臟,波瀾無端而起。

豪車,美女,揮金如土。

“那個,那個!”

李睿腦中正念頭紛雜,聽到陶冠峰見了新大陸般嚷嚷起來。

他順著去看,就見到一個穿著黑色包臀裙,身高約在一米七左右的女人剛在路邊停車下來。

車子標誌是奧迪,跑車樣式。

當然,吸引人的並不是車子,而是女人。

第一眼,李睿就注意到了她雙白的匪夷所思的腿,勻稱,筆直。隔了幾十米,也能感受到女人魅力的衝擊。

挎包樣式像lv,相貌清純與嫵媚糅合,上圍裂衣欲出。

隨著走動,像是自帶光彩一般,牢牢將所有男性的視線吸引到他的身上。

路過李睿跟陶冠峰之時,女人側目看了兩人一眼,然後就當成了空氣。

而她身上那股子讓人嗅之難眠的味道,卻仍舊殘存。

陶冠峰望著那女人的背影,驚歎道:“臥槽,這娘們真是極品。老子要是有錢,不惜代價也得上她一次。”

李睿同樣驚訝女人的姿容氣質,但畢竟經常見到蕭霄姐妹,抵抗力高了許多。

聽陶冠峰話裡有話,不禁問道:“她也是工作人員?”

“嗯,錦樂宮的台柱子夏語冰,聽說從不出

台,喝酒隻喝價位在兩千以上的……麻痹的,這輩子要能跟她一塊喝頓酒睡一覺,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夏語冰?

李睿唸了下這個名字,而後就拋在腦後。

來這裡是工作,不是為了看女人。

這點,李睿在心裡能掂量的清楚。他四顧看了眼,問道:“你說成誠今天會不會來?”

陶冠峰哼哼兩聲,說道:“肯定來。”

“你怎麼知道?”

“嗬嗬,我都跟了這麼長時間了,這點事情還能不知道?成誠見到夏語冰就跟狗見到屎一樣,逢夏語冰上班,他肯定到。”

“草他大爺,不知道夏語冰有冇有被成誠弄上床……”

果然,他話音落下不久,一輛黑色奔馳商務從遠處行駛而來,進了停車場。

車門拉開,一個穿著花t恤,肥胖七分褲,手腕戴著一串粗如鴿蛋念珠的男人先走了下來,身後還跟著兩名穿著正式的年輕人,像是手下。

李睿冇見過成誠,但從陶冠峰反應來看,那個戴著鴿蛋念珠的男人就是成誠無疑。

對這個傳聞已久的人物,他不免多打量了幾眼。

四十來歲左右,稀稀疏疏的幾根頭髮,體型肥胖,臉盤方正而大。

整個看上去就是混混頭子。

百人百相,這個成誠去演電影反派,估計都用不著化妝。

李睿當即就想跟著過去把人攔下來,被陶冠峰死死拽住了。

“我說你膽子到底有多大,他這會正要消費,你過去豈不是掃他心情。等等,等他玩好,喝足,咱們再說錢的事情。”

“那得多久?”

“欠債的是大爺,要債的是孫子,等唄!左右哥們光棍一條,今兒就認真工作一次。”

李睿掏出手機看了看,剛晚上八點,估計這一等又得四五個小時。

電話恰好響了起來,李睿忙走到一旁接起,是蕭達康打來的。

估計是蕭霄想離婚的事情被繆雪引捅到了蕭達康那裡。

對這個嶽父,李睿是發自肺腑的尊重。

因為蕭達康是蕭家唯一真誠待他的人。

“爸!”

電話接通後李睿叫了一聲,隨即,蕭達康爽朗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說的也正是蕭霄要離婚的事情。

李睿聽他追問,勉強笑道:“爸,具體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可能我們結婚本身就是錯誤。”

蕭達康斥道:“怎麼能有這想法,既然走到一塊就是緣分,等我這邊事情辦完,一家人坐一塊把事情說開便好了。在這之前,誰也不準給我添亂。”

李睿心想:“這全是你女兒的主意,我能有什麼辦法,總不能一輩子死皮賴臉的呆在蕭家吧?”

這些話嘴上是不能說的,解釋說兩人並冇太大的矛盾,也便將事兒搪塞了過去。

“對了,我聽蕭霄說,今天幫你調崗了。工作順不順利?”

李睿不習慣訴苦,繼續應付說還成,找機會掛了電話。

回到陶冠峰身邊,正見他靠在路燈杆上無聊抽菸。

兩人閒聊著又等了差不多一個小時,李睿看成誠還冇出來的跡象,提議進去看看。

“再等等吧……”

陶冠峰還是有點怯意,猶豫不決。

李睿不想勉強他:“我自己進去吧!”

陶冠峰勸不住,硬著頭皮跟在李睿身後,說道:“本來就倆人的事,哪能讓你一個人辦。萬一成誠耍橫,多個人也好有照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