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顏注意到了楚塵的異樣,不由得看著他。

楚塵將紅神石板從藏天貝內拿了出來,放在了沙灘上,紅神石板之上,泛著淡淡的光。

“紅神,要甦醒了。”

楚塵的眼神閃過了亮光。

出海與五色神牛大戰之前,紅神若能醒來,這無疑是個天大的好訊息。

宋顏眸子裡也閃過了欣喜,她從楚塵口中瞭解過關於紅神的傳說,兩千年前的十萬大山,百姓們飽受災難,紅廟村,走出了一位紅神,帶領百姓們過上了好的生活。

兩人期待著紅神甦醒的時候,楚塵發現,將軍石板也有甦醒的跡象了。

三塊石板都被楚塵放在了沙灘上。

其中兩塊,紅神石板與將軍石板,泛過光芒,並且,石板上麵,有細小的裂縫開始出現。

楚塵的目光落在了第三塊石板,疑似道宗大佬的元神。

此時此刻,居然冇有任何動靜。

這對於楚塵而言,倒是一件好事。

隻要紅神和橫刀大將軍能夠在無名道宗大佬的前麵甦醒,他就有信心能夠對付這神秘的無名道宗大佬。

海浪衝岸。

兩塊石板裂開的速度並不快。

宋顏也察覺到了,“今天晚上,兩位前輩的元神恐怕還來不及醒來。”

楚塵想了想,將三塊石板同時又收入了藏天貝內。

楚塵也聯絡了柳姐姐和筠姐姐,得知兩位姐姐正在一艘海上遊輪上,楚塵也冇有遲疑了,抬頭看了一眼此間的夜色,一揮手,長劍淩空懸浮。

禦劍出海,攜美同行。

同時,楚塵也給江曲風發了資訊,他已經出海了。

在這之前,楚塵給江曲風打的電話,冇有接通。

全球的焦點都在五色神牛的身上,在五色神牛冇有任何行動之前,楚塵倒也不擔心江曲風的安危。

蒼茫海域,浪花席捲,海風呼嘯。

宋顏站在長劍上,身後是楚塵,將她擁抱著,宋顏肩膀上的小神女抓住牢牢抓住宋顏的衣服,她自己的飛行速度也不慢,對於禦劍而行,還算習慣,隻是,楚塵肩膀上的小蜜蜂,好幾次要被甩出去了,最後小心翼翼地躲在了楚塵的衣領後麵,瑟瑟發抖。

“就好像是在做夢一樣。”

宋顏輕聲地開口。

回想一年前,楚塵還是個傻子贅婿,她也隻是一個無法掌握命運的宋家三小姐。

現如今,禦劍飛行,暢遊天地間。

這種神仙般的生活,根本不敢想象。

“還有比做夢更好的,在以後呢。”

楚塵輕輕地在宋顏的耳邊開口。

快速飛行,一掠遠去。

一艘大船,停在了波濤洶湧的海域深處。

燈火通明。

楚塵夫婦到了。

柳如雁和南宮筠正在大船的最上一層,撫琴奏樂。

楚塵禦劍,繞船一週,穩穩落下。

“筠姐姐,柳姐姐。”

宋顏一躍下來。

楚塵則觀察這艘遊輪,一共五層,豪華氣派。

除了兩位仙子姐姐外,就隻剩下遊輪的船組工作人員。

“兩位姐姐,你們真奢侈啊。”

楚塵忍不住感歎,“居然直接包下一艘這麼豪華的遊輪出海。”

南宮筠白了楚塵一眼,“塵塵啊,你好歹也是萬億身家的太子爺,彆用鄉巴佬的眼光來看這艘船好不。”

“聽說你給芊芊他們的新年紅包,五塊錢。”

柳如雁也笑吟吟地開口。

楚塵尷尬地咳了一聲,“意思意思,利利是是。”

兩位仙子姐姐冇有再逗楚塵,隨後也談起了當前的局勢。

五色神牛東渡的速度雖然加快了,但是,與他們現在所處的位置,還有超過數百裡之距,並且,五色神牛率領的這一波海洋獸潮,非常有秩序,它們不會盲目地朝前衝鋒,每抵達一處海域領地,都要收服一些變異海洋生物,然後繼續出發。

“我們在這裡原地等候的話,五色神牛至少也要在五天之後,纔會來到這裡。”

柳如雁道。

楚塵明白,難怪二叔說了,暫時不急。

萬一五色神牛突然間改變了方向呢。

“我們如果要在海域阻擊五色神牛的話,海洋獸潮是個大問題。”

南宮筠蹙眉,“在茫茫大海,獸潮的力量是極其恐怖的。”

“對付獸潮的最好辦法,始終還是用上獸潮。”

楚塵道,“這兩天,我會抓緊時間,聯絡風哥,到時候,如果他率領麾下海洋大軍來對付五色神牛麾下的這一波海洋獸潮,最終決定勝負的,還是我們與五色神牛之間的戰鬥。”

“這件事就交給你了。”

南宮筠說道,“你先休息去吧,我們姐妹三個,吹吹海風,談談琴,說說心裡話。”

這就被趕走了。

看著楚塵往下走的背影,小神女也開心地‘啾啾’地喊了兩聲。

楚塵找了一間房推門進入,洗了個熱騰騰的澡後,盤膝坐在床上,手中赫然拿出了窺天貝。

修煉窺天奇術。

很快,畫麵裡,出現了三位絕色女子在遊輪最上層談笑風生的畫麵。

那簡直是海域上最美的一道風景線。

當然,這不是楚塵施展窺天奇術的目的,他想通過窺天奇術,在茫茫海域,尋找江曲風。

僅僅圍觀了三女一個小時之後,楚塵就轉移了方向,尋找江曲風。

隻是,茫茫大海,想要找一個人出來,無疑是大海撈針。

“關鍵時候,風哥的電話居然打不通了。”

這讓楚塵感覺到奇怪。

江曲風這一次執行的任務,由於具有一定的危險性,楚塵刻意叮囑,不管江曲風去到哪裡,他最後選擇休息的地方,一定要有信號。

這段時間來,江曲風也幾乎每一天都跟楚塵保持著聯絡。

手機裡收到了關於五色神牛的訊息。

五色神牛再次走出海麵,在一處無人島上岸了。

楚塵大致估量,那一處無人島與他現在所處的位置,還是挺遠的。

藏天貝內的兩位前輩還冇有完全甦醒過來,楚塵自然也不輕舉妄動。

隻是,楚塵不知道的是,此刻,五色神牛登陸的那一處無人島,正是江曲風訓鳥之地。

整個無人島,在五色神牛上岸之前,已經用陣法封鎖了。

無人島的深處,曲風大帝,一臉絕望,瑟瑟發抖,手裡拿著手機,給楚塵發了不少資訊,可是,手機已經冇有了信號。

在察覺五色神牛登島後,江曲風還是忍不住給楚塵再發了個訊息,“完了,芭比q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