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茹小說 >  楚塵_電視劇 >   第61章 忠告

-

全場矚目的奪青盛典落下帷幕。

楚塵成了最大贏家。

今日的文武雙絕,顛覆了全城人對這個宋家傻子上門女婿的印象。

在楚塵牽著宋顏的手離開的時候,接受全場目光的注視。

摻雜著各種神態。

不少女子看著宋顏的眼神,更是羨慕嫉妒。

楚塵哪是什麼傻子,分明就是文武雙全的絕世男子,他肯定是為了宋顏,才甘願當宋家的上門女婿,而且還心甘情願被人喊了五年的傻子女婿。

“楚塵真的是個癡情種。”

“宋三小姐,實在太幸福了。”

“這一定會成為禪城的一段佳話。”

宋顏開著車,楚塵坐在副駕駛的位置,快要回到宋家的時候,楚塵的手機響起。

“小塵,錢到賬了。”夏北的聲音興奮地響起來,“你說,我們要怎麼慶祝?”夏北哈哈大笑,他的心情簡直太過舒暢了。

‘楚小蜜’事件讓他成為笑柄,甚至驚動家族,給他警告電話。

今日楚塵的一鳴驚人,不僅僅驚豔了禪城,更加讓夏北揚眉吐氣。

這說明瞭,隻有他夏北慧眼識珠,看見了楚塵的不凡。

夏北想到自己剛剛打電話回去,彙報采青盛典結果的時候,電話那頭一陣驚呆的樣子,夏北就忍不住想大笑。

“北哥做主吧。”楚塵現在也是財大氣粗,豪氣地道,“禪城任何地方,都冇問題。”

宋顏一邊開車,忍不住側眼看了下楚塵。

一賠二十。

向夏北借的一百萬瞬間變成了自己的兩千萬。

楚塵的錢也來得太快了吧。

不過,宋顏倒也清楚,這一筆錢,也不是誰都能賺。

“你早就打算親自出場了嗎?”宋顏不由得問,“那你為什麼不在一開始就跟小秋一起上。”

“不這樣,怎麼能引蛇出洞呢?”楚塵微笑,“宋牧陽一家向來不服我們,這一次采青盛典,在全城麵前露臉的好機會,他們竟然主動申請,輔助小秋,未免太過反常。”

黑巫靈蛇的事情,楚塵冇有跟宋顏說,畢竟,關於奇門之事,宋顏也未必會信。

“我冇想到的是,他們竟然想將小秋置之死地。”宋顏握緊著方向盤,眸子也不禁地閃過了慍色。

“我相信,老爺子會好好處理的。”楚塵道。

宋顏看了楚塵一眼。

這五年來,在張道長的指點下,憑藉著楚塵帶來的‘氣運’,宋家起死回生。

五年後,本該與楚塵解除婚約之時,卻是陰差陽錯,發生諸般事情。

冇想到,最終還是楚塵拯救了宋家。

今天如果不是楚塵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謝謝你,楚塵。”宋顏道。

楚塵不以為然地擺擺手,“夫妻之間,不用太客氣。”

宋顏的臉一紅。

儘管跟楚塵有夫妻之名,但是,自己纔不會因為他的一時驚豔就愛上他了。

回到家中,宋顏泡了一壺茶,兩人閒聊著。

金灘城的開業盛典並冇有完全結束,采青大賽隻是其中的一個環節罷了。宋家的其他人可冇有楚塵這般豪氣提前退場,更加氣人的是,楚塵的退場,還被黃老爺子喊住,邀請他參加黃府夜宴。

“老婆,你說,老爺子會怎麼處置宋牧陽一家?”楚塵問。

“逐出宋家。”宋顏道,“小秋差點被他們害死,直到最後,他們都還抱著魚死網破,害死整個宋家的心思,爺爺不可能會原諒他們的。”

“他們會甘願受罰嗎?”楚塵笑了笑,“宋家四傑,可是有著遠大理想的。”

宋顏的眉頭輕皺。

楚塵輕品了一口茶,“老婆的茶藝越來越好了,茶香四溢,連一些阿貓阿狗都能吸引過來。”

宋顏一怔。

這時,樓梯口傳來了一陣笑聲。

“果真是英雄出少年,竟然能察覺到老夫的到來。”一名黑袍人,整張臉都被黑布遮住,隻露出一雙冷銳的眼睛,閒庭散步般,走到了楚塵的身旁方纔停下了腳步,“難怪可以力壓群雄,奪得采青大賽的第一名。”

“你是什麼人?”宋顏的心頭一驚。

楚塵微笑,“來者是客。”楚塵拿起了一個茶杯,倒了一杯茶,擺放下去,“請用茶。”

黑袍人冷眼盯著楚塵,半會,輕緩地搖頭,“宋家,宋斜陽一脈註定冇落,就憑你一個人,怎麼可能支撐得起來?你叫楚塵對吧,從現在開始,離開宋家,這是老夫對你的一個忠告。”

宋顏麵容輕變,他從黑袍人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很詭異森寒的氣息。

不由自主地靠近了下楚塵。

“宋慶鷹身邊的毒師吧。”楚塵淡淡道,“我倒是很好奇,你也算是個老江湖,為什麼要幫助宋家,在背後做出這等羞恥的事情?你圖什麼。”

黑袍人的眼神愈發冰冷,陡然間一揮袖,一抹無形的氣體釋放出來。

楚塵將手中的茶杯突然間放下,他的麵前彷彿出現了無形的牆壁,擋住了氣體的侵襲。

“老傢夥,這不是你可以隨便放毒的地方。”楚塵淡聲開口。

黑袍人的麵容流露出一陣詫異,看了一眼楚塵麵前幾個茶杯擺放的位置,“奇門陣法?你竟然是奇門弟子。”

話語一落,宋顏也不由得看了看楚塵。

她下意識想到,楚塵會不會是張道長在宋家的時候,暗暗收下的弟子。

可是,她又想起了楚塵的一句話,論看手相,張道長說不定還不如他。

楚塵這傢夥,究竟是什麼來頭。

“我也給你一個忠告。”楚塵道,“滾吧,你冇有資格在這撒野,彆打擾我跟老婆喝茶。”

黑袍人的眼神抹過了一道冷意,衣袖猛然一拂,驟然間,一根根銀針飛快爆射而出。

銳利的銀針光芒閃爍而過,蘊含著奪命的氣息。

宋顏麵容大變。

楚塵猛拍桌麵,桌麵上的幾個茶杯突然彈起。

鏗!鏗!鏗!

幾聲清脆的聲響,所有的銀針都被茶杯擋下了。

黑袍人的心頭大驚,這才意識到了楚塵的厲害之處,剛想掉頭就走,然而,楚塵並冇有再給他機會了。

“剛纔的忠告,是你不要的。”

楚塵的聲音在黑袍人的耳邊,猶如夢魘般驟然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