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呼聲音瞬間劃破了北境遺址內的寧靜,由於內容太過勁爆,冇有人第一時間去留意這句話究竟是誰喊出來的,隻看見一道身影,肩膀揹著五幅古畫,如風馳電掣般,朝著外麵衝了出去。

大盜火燕!

“他居然真的敢來!”

“抓住他!”

“快!”

遺址內瞬間全員行動起來,追擊大盜火燕。

布樂福這輩子從來冇有這麼快過,感覺眼前的畫麵直接變得模糊,身影快如閃電,衝向深坑外。

這就是強者的實力嗎?

布樂福想哭了。

他說不出話來,可這會所有人都將他當成了大盜火燕。

身軀不受控製地朝著外麵衝,有人阻擋他的時候,布樂福更是發揮出前所未有的戰鬥力,一拳將一名基因戰士轟飛了出去。

要知道,平日裡,布樂福即便是在他所處的戰隊中,也是墊底的存在。

要不是風險太大,代價太大,布樂福甚至有些喜歡這種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感覺了。

深坑出口方向,賽裡斯得到訊息了。

“大盜火燕不知道什麼時候喬裝成為我們的基因戰士,盜竊了五幅古圖,但是,已經被髮現,現在正遭到我們的追擊,往這邊逃離。”

賽裡斯的瞳孔猛然地一縮。

居然真的敢來。

賽裡斯嘴角冷冷地揚起來,“既然來了,那就好好招待一下遠道而來的客人吧。”

賽裡斯迅速佈置起來。

基因戰士們全副武裝,朝著布樂福包圍衝過去。

布樂福的眼神充滿著恐慌,自從進入火神局基因特戰組之後,他幾乎每天都能夠看到敵人那絕望恐懼的眼神,這樣的感覺,他是第一次自己親身去感受……布樂福的靈魂在顫抖。

轟轟轟!

深坑內的戰鬥激烈。

賽裡斯也能夠看見‘大盜火燕’了,眼神冷冷地眯著,“真不愧是大盜火燕,能夠縱橫全球,實力確實不弱,並且,居然還能夠神不知鬼不覺地以假亂真,以我基因戰士的身份進入此地,可惜……你恐怕做夢也不會想到,這也將成為你的致命之處。”

賽裡斯翹起了嘴角。

他已經知道眼前這身基因戰甲的原主是誰了,一名名不經傳的基因戰士,布樂福,編號sb9494。

“已經調取出布樂福的基因戰甲控製係統,是否引爆。”一人沉聲開口。

賽裡斯盯著前方,“這個時候引爆基因戰甲的話,雖然能夠直接將大盜火燕置之死地,但是,一來,我還是想抓活的,第二,可彆破壞了那五幅古圖,它們還是有很高的研究價值。”

“那就啟動電流波。”身旁的人說道,“利用強電流來重擊布樂福。”

“啟動。”賽裡斯下令,臉龐掛著微笑。

大盜火燕自作聰明,以為身披基因戰甲就能夠為所欲為,可惜,他恐怕做夢不會想到,基因戰甲在研製的時候,就配置了這套防敵奪取基因戰甲的係統,一旦敵人穿上戰甲,那就如同將自己的生命獻給火神局。

強電流衝擊之下,布樂福頓時發出了驚駭無比的慘叫聲音,整個人的身軀都發生了劇烈的顫抖。

在這一瞬間,布樂福直接被震昏了過去。

柳如雁也是微微詫異,同時也明白了戰甲隱藏的這個機密。

布樂福倒在了地上。

基因戰士們緩緩地包圍走上來。

“我倒要看看,聞名天下的大盜火燕,究竟長什麼樣子。”賽裡斯也走了過來,盯著地上一動不動的布樂福,命令其中一名基因戰士走過去。

所有人的目光都緊盯著。

眼神帶著期待。

他們將要解開全球最為神秘的大盜的麵紗。

有人拿出了攝像機,準備記錄這個曆史性的時刻。

忽然!

布樂福毫無預兆地動了。

身子以極其不可思議的狀態,直接躺著飛了起來。

這一幕令人直接懵住,當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布樂福已經衝到了深坑出口。

“啟動強電流!”賽裡斯立即大喝了起來,目光銳利,“加大電流。”

他倒要看看,大盜火燕能逃哪去。

賽裡斯盯著大盜火燕的背影,等著他再一次被電流擊倒。

然而,大盜火燕越走越遠了……

“我說啟動強電流,聽見嗎?”賽裡斯暴怒。

旁邊的人急了,“我明明已經啟動了……”

可大盜火燕,根本不受任何影響。

他還有一句話想說,他檢測到戰甲裡麵的人,明明生命氣息非常虛弱,處於絕對的昏迷狀態,可眼前,他跑得比風還要快。

大概是……係統出問題了吧。

一時間,他腦子也懵了。

他自然不會想到,如今的布樂福,隻是大盜火燕的搬運工。

轟轟轟!

深坑外麵爆發了戰鬥。

賽裡斯是個極其謹慎的人,即便他有百分之百的信心大盜火燕不可能突圍出去,可是,他還是在外麵佈置了力量,以防萬一。

在選擇對敵手段上,賽裡斯也會采取最有把握的,他本身就是一名s級彆的基因戰士,可在他看來,大盜火燕身披基因戰甲,使用強電流的攻擊是最明智的選擇,可冇想到,居然失敗了。

“追!”賽裡斯沉著臉追了出去。

基因戰士們也猛衝出去。

五支基因戰隊,如此陣容,圍攻大盜火燕一人,如果還讓大盜火燕逃走了的話,火神局基因戰隊的顏麵何在!

砰砰砰……

大盜火燕終究雙拳難敵四手。

那五幅古圖跌落在地上。

其中一名基因戰士手疾眼快,迅速將五幅古圖撿起來。

冇有人在意這個細節。

布樂福拖著重傷之軀朝著一個方向突圍……

賽裡斯的目光也在注視著布樂福。

轟!

當布樂福最終轟然倒地之後,賽裡斯方纔鬆了一口氣。

有驚無險。

然而,賽裡斯朝前走了幾步之後,突然間意識到了什麼,猛然地抬頭一掃。

那五幅古圖呢?

還有,剛剛撿起古圖的基因戰士呢?

賽裡斯的麵容頓時大變,暴怒大喝,“大盜火燕還有同黨!”

賽裡斯衝出去,看見了遠處的一道身影。

“東南方向,追!”

同時,賽裡斯大吼起來,“查清楚那套基因戰甲的編號,直接引爆!”

聲音震天。

柳如雁五幅古圖到手,身後追得最快的人是賽裡斯,不過,對於柳如雁而言,她已經到了安全距離了。

為了防止戰甲的反殺,柳如雁直接內力一震。

披在她身上的基因戰甲直接破裂散開……

一襲紅裙,輕紗遮臉,長髮隨風甩開。

賽裡斯遠遠瞥見這一幕,呆住了。

下一秒,這一抹紅,直接消失在黑夜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