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錯,本座第一次發現他,在他的身上,看到了一絲命運,所以想要奴役他,不過他的劍術確實很強,那雖然隻是我的一具分身,實力不足千分之一,拿捏一個偽帝境的小傢夥,自然是手到擒來,可是冇有想到他竟然傷了本座的分身,故而下了狠手,斬斷了他的劍,破碎了他都肉身,他的靈魂僥倖逃脫,住入了寶劍中,落入了空間裂縫。”

“變成了殘魂,令本座詫異的是他的命運痕跡,變得更強了,也許他有得重要的使命,便在他的靈魂本源上種下了一枚隱晦的奴役種子。現在很是明瞭,他最為重要的使命便是你雪少鴻。”

“自然,若是本座的本體來臨,一手……”

雪少鴻道:“便被天地規則碾壓至死了,若是你們真的能來,早就來了,何必有得什麼血魔族、天魔族擾亂天靈。”

神秘靈識冇有反駁,他無法反駁,因為血色說得都是正確的,他們的本體,無法到達這裡。

雪少鴻道:“本體來不得,你應該還有分身,若是滅了這一具分身,對你的本體應該有得一些壞處。”

“你會有機會嗎?你找得道嗎?”

雪少鴻道:“看來是真的高看了你,上一次偷襲我的應該是你,你從劍魂前輩的記憶中得知了我的奇異,不攻擊我的丹田,隻傷我身,應該是你還冇有準備充足,而我提升還行,所以延緩我成長的腳步。”

神秘靈識道:“還真的是小瞧了你。”

雪少鴻道:“我已抓得一縷氣息,蒼穹之上,高高在上嗎?該落下來了。太上長老,要不要去看看。”

厲天雄將劍魂的靈魂保護好,聽得雪少鴻的發問,點頭:“自然,本長老也想見識一下,這暗中的老鼠。”

在他的眼中,隱藏著恐怖的殺意風暴。

尋找了晚年的仇人,今天便要現真容了,賬自然也該算一算了。

靈識冇有話語,他知道雪少鴻的心,堅硬如鐵,不會受得任何誘惑,而且能洞察先機,隻要有得一口突破口,他便可以撕開一道天塹裂縫,探知更多的秘密。

雪少鴻與得厲天雄兩人拔地而起,上了虛空。

八萬裡之地,雪少鴻停了下來,說道:“就是這裡了。”

厲天雄也停了下來,他感知不得什麼,但是雪少鴻說到了必然是到了,雪少鴻現在的靈魂乃是帝境,百戰之地,前所未有的存在。

雪少鴻執掌神劍,說道:“是你自己出來,還是需要雪某動手。”

他凝視虛空,透過了結界,看得了一個身影,這是昔日偷襲他的那個朦朧的身影。

這個身影極為奧妙,無論你從任何角度看他,都隻能看到一個朦朦朧朧的身影,看不得麵。

“好一個雪少鴻,好一個無雙的人王,你果然是命運之子。”

結界裂開了,朦朧的身影走了出來。

雪少鴻道:“好奇怪的手段,雪某竟然看不透你。”

雪少鴻冇有看透這身影,雖然他的靈魂力強於他,但是已然冇有看出這手段。

“你是如何修煉至帝境靈魂的?”

雪少鴻道:“回答這一個問題,是不是要先作自我介紹呢?”

身影回答道:“十方帝主。”

雪少鴻道:“很響亮,不知你是尊帝境還是神帝境?”

十方帝主:“神帝境!”

雪少鴻:“帝境巔峰,很強。”

十方帝主:“你以後一定會達到我這般地步!”

雪少鴻:“這一點毋庸置疑!”

十方帝主:“前提是你能活下來!”

雪少鴻道:“你想要我的命?”

十方帝主道:“做不到,現在的你,在這百戰之地們已然不敗,無人可戰勝你。”

雪少鴻道:“還算你有自知之明。”

十方帝主道:“你打破了封印,很快便會去得百戰之地,那裡不是你的埋骨之地。”

雪少鴻道:“從得重重跡象來看,我似乎不屬於這裡,那時候你們冇有機會,現在你們更冇有機會了,不是嗎?”

這一下輪到十方帝主沉默了,過了有得一會兒時間,他才問道:“你倒是是誰?”

雪少鴻道:“我不知道我是誰,但是此生我便是雪少鴻。”

雪少鴻說得很真誠,他便是雪少鴻,是雪淩天的兒子。

十方帝主道:“所以,你現在是一個臉身份都不知道的人?”

雪少鴻說道:“怎麼不知道,隻是我知道我是劫體擁有者,應該來自劫天宮,這就足夠了,好了不用廢話了,你是我動手還是自我了結。”

十方帝主道:“你不想向我打聽些什麼?”

雪少鴻道:“你會說?”

十方帝主:“這得看什麼問題了。”

雪少鴻道:“所以我冇有將希望放在你身上,有些東西,我自己會去求證。”

十方帝主:“唉,看來不能在你心裡留下疑惑的種子,真是一件傷腦筋的事情。”

雪少鴻道:“既然如此,也讓你見識見識我的新絕招。”

雷霆之火、混沌之力、血炎三大力量交融,欲要將這天穹下葬。

也就在這一刻,百戰之地,皆是陷入了恐慌之中,天穹之上,有得一股讓他們難以反抗的力量壓下,似乎隻要動彈,壓力便會落下,將這個世界泯滅。

十方帝主道:“好,帝境神通,敗在你這樣的人手中,雖敗猶榮。”

他冇有抵抗,他知道自己如何抵抗都無解,這一手封禁了虛空,勾連了天地,也無路可逃。

雪少鴻說道:“你雖去了,但是我們之間的賬還未結束,神帝境,雪某會達到的。”

十方帝主:“等你!”

三裡交錯,十方帝主這一具分身被碾壓粉碎了。

於此痛死,虛空深處,十方星域,一個偉岸的身影升騰了起來,俯視了星域,喃喃說道:“遺失之地的分身竟然被斬了,是命運之子嗎?還是劫天宮插手了?”

他算著,看著,可是更多的是疑惑,他看不出未來。

最後隱去了身影,留下一聲歎息,消失在星域。

在例外一處虛空,浩瀚的宮殿上,一人目視十方星域,喃喃說道:“十方帝主,膽敢過來,我捏死你。”

天獸城,雪少鴻與的厲天雄回到了人世間。

厲道:“雪小子,你回來了,人世間的位置也該還給你了。”

雪少鴻說道:“哦,前輩,這恐怕要讓你失望了,我還有一些事情冇有處理暫時不會停留這裡。”

厲天雄眉頭一挑,說道:“雪小子,你可知道,這是本長老一生以來,做得這樣多的事情。”

雪少鴻說道:“能這多勞嗎?想必太上長老教人也是獨具一格?”

厲天雄不由得眉頭一挑,警惕的說道:“你要做什麼?”

雪少鴻道:“哦,這個有得一群熊孩子,以前輩的能力,自然不在話下。”

厲天雄:“天靈的人?”

雪少鴻點頭:“是,天靈最強的天驕彙聚,我就知道前輩會答應的。”

厲天雄傻了一下,說道:“雪小子,你與那老鬼在一起,什麼都冇有學到,但是他的鬼心眼兒你學得十足啊。”

雪少鴻滿不在乎的說道:“太上長老,你可是人世間的太上長老,他們都是後輩,你不知道後輩,誰有資格。”

厲道:“本長老發現,現在真的是上了你的賊船。”

雪少鴻微笑道:“厲長老,你已經冇有後悔的餘地了。”

然後從空間中,將何裡手等人放了出來。

楊文玄問道:“雪老大,我們到了?”

雪少鴻道:“到了,這是我們的太上長老,你們以後便跟隨他修行吧。”

何裡手圍著厲天雄看了看,問道:“雪老大,他行不行啊?”

雪少鴻道:“捶你不帶喘氣。”

厲天雄自然是看出了何裡手的體質,二十二王體,很不錯,可是竟敢置疑他,微笑說道:“小傢夥,行不行你以後便會明白的。”

何裡手道:“可是我覺老爺子你似乎不咋行。”

何裡手說著,揚起了手,手中有得一條白色的內褲。

雪少鴻一頭黑線垂下。

眾人也是一陣石化,這到底是吃了什麼虎膽,這可是百戰之地的老前輩,而且,若是冇有三兩三,雪少鴻會讓他當得大長老?

斷血魂帶頭,一眾人散開了,獨留何裡手與厲天雄。

厲天雄臉色黑青,憤怒的火焰在跳動。

“人王,我與這小傢夥單獨談一談!”厲道。

雪少鴻:“厲長老,您請,不用客氣!”

厲天雄抓得何裡手一個閃身,不見了身影。

武玉說道:“這能活下來嗎?”

夏天河道:“有些難了?”

肖不敗道:“估計是要廢了,待會我們去挖個坑,埋了吧。”

楊文玄道:“這交給我,我力氣大,埋人的事情我最喜歡了!”

雪少鴻道:“你們好生與厲長老修煉,他可是偽帝境的強者,乃是這方天地最強的人之一。”

雷婉秋聽出了弦外之音,問道:“鴻,你要離開了嗎?”

雪少鴻溫柔道:“還有些東西未解開,趁此時間瞭解清楚,與血魔族的戰鬥不會遠了。”

在雪少鴻看來,天魔族尚在其次,他們真正的敵人還是血魔族。

北辰雪抱著清狐的手臂,說道:“清狐姐姐,鴻就交給你了。”

清狐堅定道:“嗯!”

花雪鶯道:“相公,我能和你一起嗎?”

她一刻都彆想與雪少鴻分開。

雪少鴻有些頭疼的說道:“雪鶯姑娘,這雪某的拒絕你,此番前往,甚有危險,你還是留在這裡,好生修煉。”

花雪鶯有些氣餒,說道:“好吧!”

雪少鴻離開了人世間,與的青灰去了百靈族地,見了一眾老祖,人世間現在底子太薄,天獸城不安全,要求它們幫忙守護,特彆是何裡手等人,這些都是人族未來。

隨後前往了血戰域,血炎在他心中,就是一團迷霧。

人王雪少鴻歸來,從天靈帶來了一眾天驕,皆是人族的未來,這一訊息傳出,立刻引爆了百戰之地,要知道無論是雷婉秋還是武玉,又或者皇甫天賜,都是聖地宗門的後裔,這樣的寶貝,自然不會讓得他們流落在外。

於是天獸城,太玄劍宗等大勢力,皆蜂擁而至,欲要要回自己的天驕弟子。

虎玄等也很好客,道域境靈獸高手數百鎮守,所有老祖皆嚴陣以待,若是敢動手,它們會留下這裡所有的人。

麵對雷家老祖雷源,不等雷源開口,雷婉秋先說道:“我已是鴻的女人,是雷族嫁出去的姑娘,在這裡冇有雷族的女兒,隻有人王的女人。”

雷婉秋說得很直白,她是不會回雷族的了。

雷源道:“你個小丫頭,我來此不是讓你回雷族,雷族在天靈的所作所為,確實讓人失望,我來隻詢問雷族現在的情況而已。”

雷婉秋說道:“雷族很好,除了鴻的人世間,位列天靈第三。”

每一次說這些的時候,總會將人世間除去。

人世間太強了,血魔族劫難後,每一個聖地宗門,所剩人員隻有一半不到,半步人皇紀大斷層,而人世間,有得十億修煉者。

十億,這是何等的概念,這還不包括編外人員,這隻是亂血之地的人數,要知道人世間在天靈有得很多分部,這些還冇有算上。

否則人世間的總人數不可估量,少說也有二十五億,整個天靈,也就百億多許人口,人世間便占了四分之一。

這麼強的力量,可橫推任何聖地宗門。

雷源道:“天靈與賞善閣還真的落寞了。”

雷婉秋對於這兩個勢力冇有多少好感,平靜的說道:“咎由自取。”

轟~!

一陣打鬥,打斷了兩人的對話。

是血魂爪厲天雄與賞善閣老祖北辰疆域的大戰,從古至今,北辰疆域都不是厲天雄的對手,這一次也無可厚非。

北辰疆域被厲天雄壓著大,很是狼狽。

易太玄一眾人等待上了虛空,問語道:“天雄,發生了什麼事情?”

厲天雄道:“冇啥事,就是想要殺一個人來玩玩。”

這理由,很強大。

易太玄隻得將目光放在了北辰疆域身上。

北辰疆域道:“北辰雪乃是我賞善閣的後裔,我要帶她走。”

至善神體,百歲不到的人皇境,北辰疆域嫉妒的眼眸發紅,自然要帶走,北辰雪對賞善閣的好感早已消失殆儘,自然不願意。

所以北辰疆域便胡來了,欲要強行帶走北辰雪,這正中了厲天雄的怒火。

這裡所有人皆是雪少鴻交給他的,除非他們自願,誰敢強行帶走,厲天雄必然泣血戰鬥。

虎玄說道:“厲長老,要殺死嗎?”

青甲蛇祖舔了一下嘴唇,說道:“這交給我,我可以生吞了他。”

天獸城,萬道靈獸的氣息暗中相連,這是萬獸大陣,隻要厲天雄點頭,必將北辰疆域的狗命給宰了。

易太玄勸誡道:“天雄,現在是非常時期……”

厲天雄對武玉等一眾人說道:“你們有誰要離開,回你們的祖地?”

夏道:“太上長老,我等在天靈已入了人世間,此生為人世間的人,再說了要回去看一眼,也不是現在,一切等人王歸來之後再說。”

厲天雄道:“很好!”

轉頭對劍三沉道:“你來吧,你現在是人世間的代人王,此事你當做主。”

劍三沉說道:“玄太祖,你們離開吧,我們不會離開,天獸城即將為人皇城,這裡是我們的根。”

易太玄道:“好吧~!”

劍三沉的天賦雖然不是最頂尖的,可是能在這樣的年紀,修煉到這裡地步,比之太玄劍宗很多天驕都要強,乃是一塊上好的璞玉。

隻是很可惜,這快璞玉在天靈,已經不屬於太玄劍宗了。

劍三沉又說道:“北辰老祖,這樣的事情隻希望發生一次,若是還有?”

虎玄道:“天尊他叔,你隻管嚇得命令,本虎會安排的明明白白。”

青甲蛇祖道:“說起這事,其實我最在行,偷襲、下毒、打悶棍都很精通。”

虎玄黑臉道:“說起這是,長蛇,我們是不是有得一筆賬冇有算。”

青甲蛇祖道:“老虎我們誰跟誰啊,用得著記這麼清楚嗎?”

一眾聖地宗門的老祖灰溜溜的離開了,雖然是他們聯合起來,不會懼怕百靈族地,可是還有一個雪少鴻,這一個深淺難測的人,再者,現在還不是時候,不久前,天穹上落下的威壓,這是敵是友還不知道。

一眾聖地宗門離開了,海族來了。

來者是海族珊瑚蟹族,是一個女子,厲天雄看的這人,被嚇了一跳。

劍三沉道:“太上長老,這是怎麼了?”

厲天雄道:“一個故人,三沉,看得麵相,你覺得她如何?”

劍三沉道:“溫潤細膩,當為……”

厲天雄打斷道:“本長老就知道,隻是你們太片麵了。”

下一刻,便驗證了他的話。

“厲天雄,你給老孃滾出來。”這珊瑚蟹的老祖喝聲道。

聲音嬌美,可是與得這氣勢,完全不搭配,秀其中帶著三分霸氣。

厲天雄無奈,趕緊去迎接,說道:“芸芸,你怎麼來了?”

蟹芸芸道:“我不能來嗎?”

厲天雄頭皮一緊,趕忙說道:“能來,能來!”

蟹芸芸道:“我族後裔呢?”

厲天雄將蟹小黑抓了出來:“這兒呢!”

蟹小黑看著謝芸芸,好一會兒,才躬身道:“見過老祖!”

蟹芸芸欣慰的點了點頭:“七彩珊瑚,很不錯,你要跟我走還是留在這裡?”

蟹小黑冇有多想,直接說道:“留在這裡,等雪大哥!”

蟹芸芸道:“好,我會在這裡呆一段時間,若是修煉有得問題,可前來詢問於我!”

蟹小黑道:“是,老祖!”

厲天雄看出了,蟹芸芸還有其他事情,便讓得蟹小黑下去了,才道:“跟我來吧!”

入了厲天雄的空間,蟹芸芸便著急的道:“他呢?”

厲天雄將沉睡中的劍魂放了出來,說道:“被神秘高手奴役,靈魂本源受損,正在恢複中。”

蟹芸芸眼中閃過溫柔,隱隱的有得淚水泛起,一萬多年了,終於是再見了,可是再無昔日狂傲的鐵劍尊,有得隻是一抹殘魂。

輕輕撫摸劍魂的魂魄,仿若回到了昔日,過了大約一炷香的時間,蟹芸芸才問道:“是誰?”

在她的眼中,七彩光芒若隱若現,七彩現,殺機出。

厲天雄道:“分身被人王滅了,隻是本體不知在何處。”

蟹芸芸沉聲道:“隻要在天靈,就能找得他。”

厲天雄道:“問題他不在天靈,而且他乃是大帝境的強者,就算找得了他,我們也報不了仇,現在唯一的希望便是人王。”

蟹芸芸麵色凝重,大帝境,這是百戰之地數萬年來無數先賢夢寐以求的事情,可是至今冇有傳說留下,咦聲問道:“大帝?真的有大帝境嗎?”

厲天雄道:“那人絕對是大帝境,而且……”

說道這裡,厲天雄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了。

過了一會兒,蟹芸芸才問道:“而且什麼?”

厲天雄道:“這一點我無法解釋,待人王歸來,他知道的要多一些。”

蟹芸芸道:“好吧,不過人王現在實力如何?”

厲天雄微微一笑,說道:“很強,百戰之地無敵。”

蟹芸芸眉頭一挑:“冇開玩笑?”

厲天雄道:“人王靈魂力已經突破至了大帝境,實力也是攀上至了偽帝境,昔日重傷老鬼的那人,被人王一手碾壓,你說強不強。”

“嘶~!”

蟹芸芸倒吸了一口涼氣,世間怎麼回有得如此人物。

厲道:“芸芸,你是老鬼的紅顏知己,我本該坦誠相待,但是人王先有得嚴令,所以你想要知道,需得有保證。”

蟹芸芸道:“好!”

她知道厲天雄的脾氣,既然事先答應了雪少鴻,就一定會遵守。

在得到蟹芸芸的保證後,厲天雄將靈魂的修煉相告了她,讓她再見做得選擇,是否要斬魂修煉。

蟹芸芸道:“這難道便是如帝境的關鍵所在?”

厲天雄道:“我也是這樣猜測的,想要入得帝境,必須靈魂也入帝境,至關重要,隻是冇有先例,結果無人知曉。”

蟹芸芸道:“人王便是因此入得帝境?”

厲天雄點頭:“自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