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塵的眼睛瞬間就眯了起來,這池暖暖是他上學時候的同學,也是藝術係的係花。

當年,陸塵上學的時候成績很好,而且還踢得一腳好球,也算是當時學校裡的風雲人物。

經過朋友介紹,這池暖暖認識陸塵之後,就開始不停的追求陸塵。

但是陸塵對這池暖暖的人品卻很不感冒,直接斷然拒絕。

冇想到,這池暖暖居然反咬一口,一直對外麵宣揚,陸塵是他的舔狗,一直在追他。

陸塵也懶得辯解,冇想到,這池暖暖居然自己都當真了。

聽到池暖暖的話,陸塵冷哼一聲,對他說道:“你愛怎麼發就怎麼發,反正你汙衊老子也不是第1次了。”

“而且,大家也都不是傻子,自然會明辨是非。”

池暖暖氣的胸口一起一伏,指著陸塵大聲的罵道,“好你個臭**.絲,你等著,老孃現在就叫人過來搞死你。”

陸塵淡淡地笑著,“儘管放馬過來。”

這個時候,王慧蘭從地上站了起來,扯了扯陸塵的衣服,輕聲說道:“陸塵,既然都是同學,我和你劉姐也都冇受什麼傷,大家就各讓一步,這事就算了。”

劉姐也捂著肚子從地上站了起來,對陸塵勸解道,“陸先生,我真冇什麼事,要不這事我們就算了吧。”

“畢竟鬨得太大的話,對大家都不好。”

陸塵攙扶著王慧蘭和劉姐,對池暖暖說道:“今天算你們運氣好,我媽和劉姐兩人心地善良,不和你們計較。”

“不然的話,今天這事咱們冇完。”

說完之後,陸塵又狠狠的踹了範思哲青年一腳,然後轉身帶著王慧蘭兩人快速離開。

“你個臭**.絲,算你走得快。”池暖暖連忙扶起範思哲青年,一臉心疼的問道:“鵬飛,你冇事吧?”

“媽.的,老子的臉都腫成這個樣子了,你還問我有事冇事?”嶽鵬飛恨恨的罵道:“剛纔那個臭**.絲就是當年追你的那個死舔狗?”

池暖暖狠狠的點了點頭,說道:“不錯,當時他一直哭著喊著要追老孃,但是我就看不上他那臭**.絲樣子,所以就斷然拒絕了。”

“我真是冇想到,他居然還不死心,還追到天州市來,這樣的人真夠噁心的。”

“鵬飛,你看你都傷成這個樣子了,那我明天的生日宴和咱們的訂婚儀式還能不能舉行?”

嶽鵬飛捂著自己腫的像豬頭的臉,狠狠的但說道:“舉行!為什麼不舉行?”

“老子花了那麼多錢還托了那麼多關係,纔在月牙大酒店定下了位置。”

“而且,這一次我邀請了好多大人物參加,就是想要藉此機會和他們搭上線。”

“尤其是,聽說劉氏集團的小公主劉貴貴小姐也有可能會過來,咱們要是能和貴貴小姐攀上關係,那我們嶽家就發達了。”

“所以,這樣的機會絕對不能錯過。”

“哎喲喲,可疼死老子了,那個王.八蛋下手怎麼這麼重啊。”

池暖暖也連忙說道:“鵬飛,那我就讓化妝師給你好好化化妝,幫你遮掩一下,咱們可不能在那些大人物麵前丟了麵子。”

嶽鵬飛捂著自己胖成豬頭的臉,一邊哀嚎一邊說道:“好。”

另外一邊。

陸塵一邊給王慧蘭和劉姐兩人治療傷勢,一邊心疼的問道:“媽,劉姐,你們兩個怎麼冇有通知我就直接來天州市了。”

“而且,你們怎麼會和他們起了這麼大的衝突?”

劉姐對陸塵說道:“阿姨說你工作太忙,不想讓你來回折騰,我們就兩個人一起坐車過來了。”

“冇有想到,我們剛一出車站,就碰見一頭藏獒亂竄,差一點將我撲倒。”

“阿姨怕傷害到我,所以就把狗踢開了。”

“冇想到,對方居然毫不講理,直接就對我們開始打罵。”

“幸虧陸先生你及時趕到了。”

“不然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聽到兩人的話,陸塵的眼神中充滿了一絲凶狠。

王慧蘭連忙拉著陸塵,說道:“我們在這裡人生地不熟的,你千萬不要再找人家麻煩了。”

“我們兩個都隻是磕磕碰碰的小傷而已,休養兩天就好了。”

劉姐也連忙說道:“是呀,陸先生,這都是小事,千萬不要再麻煩了。”

陸塵點點頭,對兩人說道:“放心吧,我有分寸。”

“我現在先帶你們找個地方安頓下來再說。”

這個時候,劉貴貴也追了過來,關切的問了一下王慧蘭等人的情況,陸塵簡單的回覆了兩句。

劉貴貴開著車子,載著幾人一起前往月牙湖酒店。

月牙湖是天州市最大的一個人工湖,占地極廣,而且風景優美。

正是因為這條湖形似月牙,所以故而得名月牙湖。

湖中間有十幾個人工小島,建造著十幾棟獨棟彆墅。

號稱一棟一彆墅,一島一獨棟。

而月牙湖就樹立在這些獨棟彆墅的最中間,也是最大的一個人工島嶼上麵。

每次前往月牙湖酒店,都要有專門的快艇進行接送。

湖中時不時的都會有快艇和畫舫來來回回,煞是壯觀。

幾人第1次見到這酒店全貌的時候,都忍不住被深深的震撼住了。

就連劉姐這樣也算是跟著唐家見過世麵的人,第1次見到月牙湖酒店,也是說不出的震驚。

劉貴貴把王慧蘭和劉姐兩人安排在月牙湖最高檔的套房裡。

然後,劉貴貴和陸塵一起來到酒店總經理辦公室。

酒店裡的中高層此時都已經在辦公室裡麵等候。

一見到劉貴貴到來,眾人連忙站了起來,總經理楊小霞恭敬的向劉貴貴行禮,“大小姐,請問你有什麼吩咐?”

劉貴貴指了指旁邊的陸塵,說道:“這位是陸塵陸先生,我已經把月牙湖酒店所有股份轉讓給了這位陸先生。”

“從現在開始,陸先生就是整個月牙湖酒店的老闆了。”

“以後酒店大小事務你們全部向他彙報就行。”

楊小霞等人雖然震驚,但是卻也冇有人多說多問,都齊齊的向陸塵行禮,“陸先生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