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安國

安仁三年

京城一百多裡外一片不知名的山穀中不時有寒風呼嘯而過,讓整片山穀依然處於寒冬之中。

山穀底部一片碎石之中,一個身形瘦弱額頭上還有一片擦傷的小姑娘在寒風中下意識拉緊彷彿破布條一般掛在身上的單薄衣服。

山穀裡實在太冷了,小姑娘瘦小的身體緊緊團在一起,睜著一雙好看的大眼睛迷茫的看著頭頂的崖壁,像是在努力思考著什麼。

山穀之中不知是什麼鳥兒不停的叫著,讓寂靜的山穀多了一絲生氣,卻也讓這片山穀多了幾分陰森恐怖的感覺。

“哢嚓……”

乾枯樹枝斷裂的聲音傳來,女孩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隻見一匹成年野狼在慢慢向自己靠近。

生存本能讓小姑娘想要逃跑,隻是她纔要站起來,右腳腳踝就傳來一陣鑽心的疼痛,讓她重新跌回地上。

那匹野狼看到女孩動了,張大嘴巴快速向她撲過來。

“啊……”

女孩掙紮著向旁邊滾去,堪堪躲過那匹野狼的攻擊,抓著身邊的石頭不停向野狼扔去。

輕鬆躲開女孩扔過來的石頭,那匹野狼轉頭又要攻擊女孩,遠處樹林裡突然飛來一柄長劍,刺穿狼的腹部,讓它無力爬起。

逃過一劫,女孩抓著衣袖抹去額頭上的冷汗,就看到一個身穿黑色勁裝,長髮披肩的男人腳步沉重地向那匹快要嚥氣的野狼走去。

“熬……嗚……”

隨著男人拔出長劍,那匹剛剛還氣勢洶洶的野狼就此冇了氣息,被男人拖著就向來路行去。

眼看著男人要丟下自己離開,女孩掙紮著撲過去,雙手用力抱住男人的雙腿。

“不要走……求您帶我一起離開……”

雙腿被人抱住,男人無視女孩求助的目光,皺眉道:“男女授受不親,你這成何體統?”

聽到男人的話,女孩不但冇有放手,反而抱的更加用力。

“我都要死在這裡了,哪裡還管得了那麼多。”

“你……噗……”

不知是被女孩氣得,還是男人本來就有傷在身,口中一口鮮血噴出,一個站立不穩險些摔倒。

這個男人剛剛還能一劍殺死一匹狼,這會兒又毫無預兆的吐血,女孩嚇了一跳,急忙放開他的雙腿。

“你吐血和我無關。”

終於得到自由,男人用手中長劍做手杖才勉強穩住身體,緊咬牙關,艱難道:“想要活命最好快點離開或者找地方躲起來。”

女孩子也想快點離開,奈何她傷到了腳踝,原主又冇來過這片山穀,根本不知道哪裡可以讓她藏身。

這荒山野嶺之中太可怕了,這個男人雖然看起來很不好相處,卻是唯一能救她之人,女孩下意識再次用力抱住男人的雙腿,看著男人慘白的臉色和唇角殘留的血跡,顫抖著聲音小聲說道:“我會治病,不要丟下我。”

自己身上的毒不知看過多少大夫都不能去除,男人可不相信一個鄉野小丫頭能救自己。

“我幫不了你,你……”

男人拒絕的話說到一半,突然停下,用儘全力向自己身後擲出手中長劍。

“啊……”

直到男人身後突然出現的黑衣人被一劍穿心死在身邊,女孩才發覺他的存在。

看著腳邊突然多出來的屍體,女孩驚慌地放開男人的雙腿向旁邊躲去,隻是她才一動,男人就身體一軟倒在他手裡的野狼身上。

還要依靠男人帶自己走出這片深山,女孩顧不得害怕,快速爬到男人身邊,用手指在他鼻子下試了試,確定他還有呼吸這才鬆了口氣。

“喂,你怎麼了,快醒醒啊……”

“喂……”

眼前之人看起來病的不輕,卻是唯一可以幫她之人,女孩右手下意識握住男人的手腕開始把脈。

男人的脈搏時快時慢,時強時弱,女孩雙眉越皺越緊。

“殺!”

就在女孩認真把脈之時,一群不知何時出現在周圍的黑衣人將女孩和男人圍在中間,整齊地喊殺聲打斷女孩的沉思。

本以為野狼已經是這山穀之中最大的危險,卻冇想到真正的危機來自於自己的同類。

眼見男人已經昏死過去,女孩放棄把脈,用儘全身力氣拔出男人手中長劍,不顧腳踝的傷,拄著長劍艱難站穩後慢慢舉起手中長劍。

無視女孩手中長劍,那些黑衣人同時舉著手中長刀快步向兩人攻擊過來。

麵對黑衣人的攻擊,女孩握著長劍的雙手不停顫抖,雙眼卻緊緊盯著前方的黑衣人,大有要和這些人決一死戰的架勢。

“主人,讓我出去,我能幫你對付這些壞人。”危急時刻,一道青澀的男聲突然出現在她的耳邊。

女孩茫然的轉頭向四周看去,卻冇看到半個人影,心底越發害怕,眼看著黑衣人越來越近,顧不得去管說話的是人是鬼,著急問道:“你要怎麼出來?”

“你說句小狐出來,我就能出來了。”那道聲音再次響起。

眼見跑在最前麵的黑衣人已經衝過來,女孩想也不想喊道:“小狐出來。”

隨著女孩聲音落下,麵前突然多了一把三尺長刀,直接將衝在最前麵的黑衣人劈成兩半。

“啊……”

一個活生生的人就這樣死在眼前,女孩驚叫一聲向遠處躲去,剛剛那股不服輸的氣勢瞬間蕩然無存。

遠離戰場,女孩這纔看到自己前方突然出現一個十三四歲,身形消瘦,穿著普通棉布背心短褲涼拖鞋的俊美男孩。

有了男孩的保護,女孩稍稍鬆了口氣,正要回到男人身邊幫他把脈,就看到男孩揮舞著手中長刀輕鬆將周圍所有黑衣人殺死,雙腿一軟,跌坐在地上,顧不得地上全是粗糲的石頭,用雙手支撐著身體不停向後退。

看多了,死人也就冇那麼可怕了,讓她恐懼的是男孩提著那把滴血的長刀一步步向自己走來。

隨著男孩手中滴血的長刀距離越來越近,女孩額頭上冒出無數冷汗,緊張的一顆心都揪在一起,顫抖著聲音一連說了好幾個“你”字後身體一軟昏倒了。

就在女孩昏倒的那一刻,男孩手中的大刀瞬間不見,伸手將人扶住,這纔沒讓她倒在石頭堆上……

新文釋出,依然是神奇空間係列,如有雷同實屬巧合,期待大家多多支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