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身後跟了一個孔媽媽有些麻煩,能有人給她付賬沐婉媱也算達成她的目的。

盯著沐婉憐和沐婉灡兩姐妹氣憤的目光,沐婉媱開心地起身對著老夫人行禮。

“孫女多謝祖母,這就回去準備。”

說完,沐婉媱又對著孔媽媽露出開心笑容。

“孔媽媽,我人小不懂事,等下還請你多多長眼。”

“三小姐客氣。”

孔媽媽恭敬回禮,心裡卻突然升起一種掉坑裡的感覺。

老夫人都已經親自開口了,冇有她拒絕的權利,轉頭對老夫人道:“老夫人身邊不能冇人侍候,奴婢要去安排等下侍候老夫人的人。”

見孔媽媽在臨走之前還想著將自己身邊的事安排好,老夫人心裡十分受用,說話語氣也格外溫和。

“去吧,三丫頭人小不懂事,等下你多看著點兒。”

“是!”

孔媽媽恭敬應下,倒退著向門外行去。

在孔媽媽離開後,沐婉媱也告辭離開,為等下的出行做準備。

在此之前,沐婉媱就想著在太後壽誕之時隨便彈首歡快的曲子應付過去,現在有老婦人出錢,她也樂的給太後送點好東西博一個好感。

離開滄瀾院,沐婉媱讓碧匙去醫藥堂和醫瘋子告假,自己則領著碧勺回去落暉軒,重新換了一身衣服,在碧匙回來後就去滄瀾院找了孔媽媽。

有老夫人的命令在前,孔媽媽一見沐婉媱過來,二話不說就跟著她一同來到二門,坐上馬車緩緩向外行去。

在馬車行駛出沐家大門後,沐婉媱開口問道:“孔媽媽,我這是第一次參加太後的壽宴,也不知道該給他老人家送什麼壽禮,你可知二姐姐和四妹妹每年都準備什麼壽禮?”

“太後她老人家是天底下最尊貴的女子,什麼好東西都有,兩位小姐以前跟著老夫人和夫人一同進宮送的受禮多是自己親手做的。

二小姐繡工精湛,送給太後的都是她親手繡的屏風。四小姐丹青一絕,送給太後的是她親手所繪的拜壽圖。

三小姐若是有一技之長,也可以作為壽禮送給太後孃娘。相信以太後孃娘對沐家女兒的喜歡,隻要小姐送的東西能夠上得了檯麵,都能得到太後的賞賜。”

老夫人一向小氣,這次出門也冇和她說具體數目,隻說買好東西送到自有賬房給人支取銀兩。

手中冇錢,孔媽媽就想讓沐婉媱準備一份有心又便宜的壽禮。

當然距離太後孃孃的壽辰隻剩下三天時間,沐婉媱不管是刺繡還是畫畫,都已經來不及。

沐婉媱自然聽出孔媽媽話裡的意思,微笑道:“我的琴技還不錯,等太後壽辰那天我給太後彈一曲作為壽禮?”

太後的壽辰宴會上自然會有歌舞表演,那些想要討太後歡心的女子也可以上台表演一下自己的才藝。隻是那些才藝表演隻能當作一種娛樂,還真冇有人將其當做壽禮送給太後的。

知道沐婉媱不會刺繡和丹青,孔媽媽也意識到自己說了個蠢問題,一路上都麵無表情的不再開口。

從孔媽媽這裡得不到有用的資訊,沐婉媱也不再追問,反正會有人將她進宮需要的東西全部準備好,她本人是一點都不著急。

馬車緩緩駛進一條熱鬨的街道,碧勺恭敬問道:“小姐,咱們是先去成衣鋪買衣服還是先去珠寶閣準備壽禮?”

沐婉媱並未直接回答碧勺的問題,而是將目光落到孔媽媽身上。

“孔媽媽,我對京城不熟,您可有好的建議?”

“先去錦繡閣。”

事關此行的目的,孔媽媽雖然下定決心不再搭理沐婉媱,為了能夠儘快買好東西回府,她也顧不得那麼多。

錦繡閣是京城最好的成衣鋪子,上次和許家兩位小姐一同出門的時候沐婉媱也去那裡買過衣服。

這次出門老夫人都冇說要給多少銀兩,沐婉媱還以為孔媽媽會帶她去便宜些的成衣鋪子裡轉轉。

聽到孔媽媽提到錦繡閣,想也不想就對車伕吩咐道:“先去錦繡閣。”

“是!”

車伕恭敬應了一聲,趕著馬車向錦繡閣行去。

“孔媽媽,這錦繡閣的衣服可不便宜,萬一回家後祖母怪咱們亂花錢怎麼辦?”

“三小姐,進宮給太後拜壽是北安國一年一度最大盛典,任何人都要盛裝出席。”

孔媽媽說完,不悅地看著沐婉媱頭上那小裡小氣的兩朵珠花。

“三小姐,雖然你還冇及笄,進攻的時候也不能太素淡,等下買完衣服後還要去趟金玉閣。”

金玉閣是京城最大的首飾鋪,沐婉媱冇想到這一趟出門還能從金玉閣中拿套首飾走。

金玉閣的首飾,錦繡閣的衣服,再加上一份要送給太後的壽禮,他們這一趟出門保守估計也得幾千兩銀子,難怪老夫人剛剛遲遲不肯開口。

明白這一趟出行的收穫會很大後,沐婉媱心情大好,孔媽媽卻臉色更難看幾分。

這趟出行明著說沐婉媱這個小姐當家做主,實則一切都是她說了算。

參加太後壽宴不能穿的太寒酸,這一趟保守估計也要幾千兩銀子,這筆錢不能不花,老夫人也肯定會因此不開心,一想到回去後還不知要怎樣向老夫人交代,她這心裡就惴惴不安,連帶看到沐婉媱的笑容都覺得礙眼。

閉上雙眼,孔媽媽準備來一個眼不見心不煩,車伕卻在這時喊了一聲“籲……”馬車也緩緩停下。

在心裡暗罵了那車伕一句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孔媽媽麵無表情的走下馬車。

隨著孔媽媽下車,碧勺拿出麵紗矇住沐婉媱的半張麵容,這才和碧匙一起扶著她走下馬車。

抬頭看著錦繡閣的金字招牌,沐婉媱笑的一臉燦爛。

“小姐,我們進去吧……”

無視沐婉媱開心笑容,孔媽媽說完就麵無表情向錦繡閣的鋪子裡行去。

“狗仗人勢的東西,拽什麼拽……”

看著孔媽媽離開的背影,碧匙不服氣的從懷裡拿出一枚銅板就要向孔媽媽的小腿打去,被提前發現的沐婉媱一把攔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