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悻悻然地收回銅板,碧匙不悅地看著沐婉媱。

“小姐,那老貨都冇將你看在眼中,為何不讓奴婢給她個教訓?”

撇了一眼孔媽媽離開的背影,沐婉媱微笑提醒道:“這一趟可要花不少銀子,等我們需要的東西都買完了再懲罰她也不遲。”

聽到沐婉媱的話,知道現在並不是動手的時機,碧匙冷笑道:“那就讓這老貨多逍遙一會兒,等回府後看我怎樣懲罰她。”

“走吧,去看看裡麵都有什麼新衣服。”

眼見孔媽媽已經走到店鋪裡麵,沐婉媱招呼著碧勺和碧匙一同向錦繡閣行去。

再過三天就是太後壽辰,在這之前京城之中有頭有臉的人家大多都提前準備了衣服。就算還冇準備好衣服首飾也都已經提前預定好,很少有人像沐婉媱這般事到臨頭纔來店裡買成衣。

身為京城最大成衣鋪子,錦繡閣裡擺放的成衣雖然不少,單件擺在那裡都是很好看,可是和那些專門定製的衣服相比總是不如人意。

沐婉媱這兩個月在沐家好吃好喝,身高長了那麼一點,相比同齡女孩身形依然顯得嬌小,鋪子裡很少準備她這年齡女孩兒的成衣。

沐家也冇少在錦繡閣訂做衣服,看到孔媽媽進來,店鋪掌櫃很快微笑迎過去,連隨後走過來的沐婉媱主仆都冇看一眼。

“孔媽媽,這是什麼風將你吹過來了,可是老夫人那邊有吩咐?”

高傲的看了沐婉媱這邊一眼,孔媽媽語氣隨意道:“楊掌櫃,府上三小姐過兩天要去公公參加太後的壽宴,你這裡可有適合三小姐的衣服?”

楊掌櫃也是個人精,孔媽媽隻有隻一個眼神,他卻很快看出沐婉媱的身份。

上下打量了沐婉媱兩眼,很快露出驚喜笑容。

“孔媽媽,本店做的大多都是成年人的衣服,像三小姐這幫小孩子的衣服並不常見,也是您們這次來著了,店裡正好有一身適合三小姐的衣服。”

孔媽媽甩著手中帕子,打量著周圍的成衣,不耐煩道:“那還不快拿過來。”

和氣生財,楊掌櫃也不在乎孔媽媽的惡劣態度,見生意上門,招呼著兩個小夥計就去裡間拿衣服。

兩個小夥計也是手腳麻利的,不到半盞茶的時間就將整套衣服拿出來放在櫃檯上。

這是一套桃紅色的廣袖襦裙,上麵還用銀線繡了各種顏色的牡丹花,很是尊貴典雅,也很適合她這個年紀的小姑娘穿。

沐婉媱一眼就看中這套衣服,不過她什麼都冇說,隻將目光落在孔媽媽身上。

“沐小姐,這套衣服原本是承恩侯府一位小姐訂做的,做到一半時她又說不要了,這套衣服就該是沐小姐您的。”

有人訂做又不要這一點沐婉媱並不在意,倒是孔媽媽不悅道:“我們沐家也是有頭有臉的人家,我家三小姐過兩天還要穿著新衣去宮中給太後孃娘賀壽,這要是讓人知道這套衣服是承恩侯府小姐不要的,讓我沐家的臉麵往哪擱?”

聽到孔媽媽的話,楊掌櫃也冇生氣。

“孔媽媽,為了在太後孃娘壽辰之日在大展風采,很多人家在兩個月之前就開始給家裡人定做衣服,本店的繡娘這兩個月來加班加點一直忙著那些人家的訂單,直到現在還在忙著,根本冇時間做成衣賣。

就這一套衣服還是因為衣服已經做到一半承恩侯府小姐又不要了才留下來的,您若是看不上,就想去彆家吧……”

“楊掌櫃,我沐家這麼多年可冇少在你這裡定做衣服,你這是在將生意往外推?”

楊掌櫃歎息道:“孔媽媽,我也想做您這單生意,可是我這裡人手有限,現有的衣服您有不滿意,小的也是無能為力。”

無視沐婉媱眼中期盼目光,孔媽媽轉頭對沐婉媱問道:“小姐,不若我們去其他鋪子走走?”

“走吧……”

花錢的人是大爺,孔媽媽都那麼說了,沐婉媱自然不會為了一套衣服和她唱反調。

楊掌櫃的話雖然說的硬氣,卻也捨不得放棄這樁生意,眼看著沐婉媱一行人要離開,上前一步道:“沐小姐,小人看得出你很喜歡這套衣服,若是您願意買下,本店可以讓人將衣服稍稍修改,這樣一來,衣服雖然還是原來的衣服卻與原本的衣服不相同,就算承恩侯府小姐看到也不能說什麼。”

沐婉媱並未開口,反而將目光落在孔媽媽身上。

孔媽媽隻想儘快完成老夫人交代下來的任務。

聽到楊掌櫃的話,停下腳步,皺眉問道:“隻剩下兩天時間,楊掌櫃能改動多少?”

看著櫃檯上的衣服,楊掌櫃提議道:“重新繡花是來不及了,裡麵的衣服不動,我讓人連夜重新繡製一件外衣如何?”

“不行!”

孔媽媽想也不想拒絕道:“楊掌櫃,這樣做無異於掩耳盜鈴,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這套衣服原本模樣。這要是讓承恩侯府的人說我家小姐撿他家小姐不要的衣服穿,我沐家可丟不起這個人。”

“依孔媽媽的意思要如何改?”

麵對楊掌櫃丟回來的問題,孔媽媽皺眉道:“我又不是繡娘,怎麼知道如何修改才能將衣服變個樣子。”

孔媽媽的態度太差,楊掌櫃也來了脾氣。

“孔媽媽,咱們錦繡閣做生意也不是一天兩天了,這套衣服您若是要咱就好好談,你若是一直用這樣的態度,幾位還是請吧……”

錦繡閣是京城最大的成衣鋪子,這裡都冇有適合沐婉媱的成衣,其他更小的鋪子也不可能有適合沐婉媱的衣服。

見楊掌櫃要送客,她反而不走了,隻是她也不知道該如何修改這套衣服。

“楊掌櫃,您這裡可有黃豆大小的寶石?”

為了搭配各種衣服,錦繡閣的衣服上也會鑲嵌是幾顆寶石做點綴,聽到沐婉媱的話,楊掌櫃恭敬道:“自然是有的。”

“將這上麵的花瓣繡上一層金線,花蕊全拆掉算不換成同色寶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