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按照沐婉媱說的修改,衣服雖然還是那套衣服,用金線做花邊和寶石做花蕊,立刻就比原來高出不止一個檔次,當然,那花出去的錢財也多了不止一個檔次。

楊掌櫃仔細思索過衣服修改之後的模樣,正要欣然同意重新報出價格,孔媽媽就直接拒絕。

“小姐身份尊貴,自然是什麼樣的衣服都穿得,隻是奴婢人微言輕,咱們回府和老夫人商量過後再做決定如何?”

孔媽媽這話雖然說的委婉,卻是在提醒她衣服太貴,她做不了主。

老夫人讓孔媽媽跟著過來就是為了不讓她亂花錢,聽到她這麼說,沐婉媱也不勉強。

“即是如此,那就等回家問過祖母之後再做決定。”

說完,沐婉媱轉頭對楊掌櫃道:“楊掌櫃,重新修改過的衣服就和承恩侯府的小姐沒關係了,你下次再賣的時候也不必再提起她。”

“多謝沐小姐!”

知道沐婉媱這是在委婉提醒自己,做生意不必太實在,楊掌櫃感激地對著她拱手行禮,目送她離開。

離開錦繡閣,沐婉媱和孔媽媽又逛了好幾家鋪子,在裡麵看了好幾套衣服。

臨近太後的壽辰,京城之中幾家有名的店鋪都接了不少訂單,直到現在還都忙的不可開交,根本冇時間接沐婉媱的新單,鋪子裡原本就有的衣服不是不合適就是樣子太差,好不容易又碰上一件不錯的,和錦繡閣的那件衣服一樣,是有人定做後又不要的。

左右都需要修改,孔媽媽自然更滿意錦繡閣的衣服,因此等沐婉媱幾人轉了一圈又回來的時候,楊掌櫃已經讓人將衣服拿到後院按照沐婉媱說的去修改了。

時間緊迫,在買不到更好衣服的情況下,孔媽媽花了半個時辰才和楊掌櫃談妥價錢,說定兩天後她們會過來一手交錢一手交衣服,並且叮囑他衣服一定要按照沐婉媱說的修改。

得到楊掌櫃的承諾,孔媽媽陰沉著一張臉領著沐婉媱去了京城最大的首飾鋪。

在這裡挑選了一套和那衣服相配的首飾,一行人就坐馬車去了古玩玉石鋪子。

本打算在這裡隨便挑一件適合給太後做壽禮的東西就離開,卻不想這裡雖然都是好東西,那價錢也非常美好,不用回家,孔媽媽也能想象得出老夫人聽到那些東西的價錢後會是怎樣的反應。

“小姐,要不我們去彆處轉轉?”

“好啊!”

沐婉媱不在意地應下後就向門外行去。

今日這趟出門明著是說給她買東西,當家作主的人卻是孔媽媽,反正東西是沐家準備的,她自然也不在意多看幾家。

相比沐婉媱的輕鬆,孔媽媽卻對著她的背影愣住了。

沐家幾個年長的小姐都是小尹氏的親生女兒,以前家裡有事,她一早就將幾位小姐的衣服首飾全都準備妥當,從冇用孔媽媽出麵過。

沐婉媱在沐家除了一個沐睿驍冇有任何靠山,按說她如此好說話,她應該感到輕鬆,可是不知為何,她這心裡總有一股不好的預感。

眼看著孔媽媽冇有跟過來,碧匙小聲問道:“小姐,你這樣好說話,咱們什麼時候才能將東西買齊?”

回頭看了一眼還站在原地發愣的孔媽媽,沐婉媱語氣輕鬆道:“難得能夠光明正大的出來逛街,多走幾家又如何?總歸要買的東西太後壽辰那天之前都會買齊。”

“小姐就不怕孔媽媽自作主張買來的東西不合您的心意?”

碧勺說完,提議道:“小姐,進宮給太後拜壽不是小事,沐家這邊一時半會肯定是準備不出合適的東西不若奴婢給公子去個訊息,讓他幫您準備?”

“不必!”

自己都冇辦法給人家解毒,還從人家手裡要了好幾個能乾的下人,沐婉媱可不想再欠他人情。

沐婉媱拒絕的太快,生怕碧勺和碧匙誤會,不等兩人開口就解釋道:“看你們兩個這麼厲害,我相信你家公子是個厲害的人,也能在很短的時間裡準備好我需要的東西,可是我要如何解釋那些東西的來源?”

明白沐婉媱的擔憂,碧勺提議道:“那奴婢讓人將東西送到大少爺手中,再由大少爺交給您,外人隻會以為那些東西是大少爺為您準備的。”

苦笑著敲了碧勺的頭一下,沐婉媱無奈道:“沐家和尹家都是做生意的,我的親爹也不是什麼手腳乾淨的人,家裡又不缺這個銀子,憑什麼花你家公子的錢給他們賺臉麵?”

看了一眼回過神來,向門外走來的孔媽媽,碧勺小聲說道:“小姐,奴婢是怕您受委屈。”

“傻丫頭,我的好父親和祖母都是從鄉下來的,本就覺得在這京城之中低人一等,平時為人做事最好麵子。

連你們都知道給太後拜壽是大事,不管心裡再如何不待見我這個小姐,他們都會將要用到的東西準備好。”

碧勺和碧匙雖然對沐婉媱的話有些懷疑,眼看著孔媽媽已經走過來,兩人也不再開口。

任由碧勺和碧匙扶著坐上馬車,沐婉媱在孔媽媽坐上馬車後開口問道:“孔媽媽,我們接下來要去哪裡?”

京城中知名的幾個鋪子都已經逛過了,孔媽媽一時之間也想不出要去哪裡。

掀開車簾看著冇什麼行人的街道,和道路兩旁酒樓裡傳來的陣陣香氣,這才發現不知不覺一個上午的時間就這麼過去了。

“在外麵轉了一上午,小姐也該累了,咱們現在回去府中也已經錯過午飯時間,先找家酒樓吃頓飯,休息一下,再去後麵的鋪子。”

一連逛了半條街,就算沐婉媱再喜歡逛街這會也有些累了,孔媽媽的安排正合她意,隻是買東西可以讓人送回沐家之後再結算銀兩,在酒樓裡吃東西的銀子卻不能賒欠。

“孔媽媽,咱們這次出門將手裡的四兩銀子全都帶來了,我們主仆對這京城不熟,您看這點銀子在哪裡能夠讓咱們這麼多人吃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