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小圓子的話,沐睿修開心地拍著他的肩。

“不錯,這次終於聰明瞭一回,若是真能將馬兒要回來,公子我賞你十兩銀子。”

見沐睿修終於笑了,小園子暗暗鬆了口氣,臉上卻陪著笑。

“為公子分憂解勞是奴才分內之事,不敢要公子的賞。”

沐睿修笑得更加得意。

“你家公子我有過必罰,有功必賞,你以後好好跟著公子我混,保證你跟著公子我吃香的喝辣的。”

小圓子討好道:“奴纔多謝公子,我們這就過去?”

“去什麼去……”再次用扇子敲了小圓子的頭一下,“那匹馬在沐婉媱那個死丫頭手裡又丟不了,咱們先去吃飯。”

說著,沐睿修領著小圓子就向旁邊一家酒樓走去。

小圓子跟在沐睿修身後,擔憂道:“公子,全府上下都知道三小姐很窮,萬一三小姐等不到馬的主人將其賣掉怎麼辦?”

“你說的也有可能。”沐睿修停下腳步,看著沐婉媱等人的方向,“要不你現在就去將馬還要回來?”

說完,沐睿修忽然覺得這是個好主意,拍著小圓子的肩道:“自從那丫頭回到府中,咱們府裡都冇舉辦過家宴,她連我這個哥哥都冇見過幾麵,她身邊的丫鬟也都是眼生的,說不定根本就不認識你,等下你就大大方方的過去和他們索要馬匹……”

一聽要他去和沐婉媱要馬,小圓子嚇了一跳,用力搖著雙手。

“不行啊,小的常年在府裡轉悠,認識奴才的人很多,就算是今日之前三小姐身邊的那兩個丫鬟不認識奴才,吳叔和孔媽媽可認得奴才,這要是以後被三小姐知道奴才的身份,就更不好解釋了。”

“你說的也有道理。”沐睿修不再為難小圓子,“算了,不管怎樣咱們先去吃東西,等吃飽喝足了咱們再……”

沐睿修剛要說等吃飽喝足了再去將馬兒要回來,就看到有一位年輕貴公子領著一個侍衛模樣的人出現在沐婉媱的馬車旁。

距離太遠,沐睿修兩人看不清對方說了什麼,隻看到那位公子從懷裡掏出一張銀票遞給吳叔,那個侍衛則去牽那匹驚馬。

眼看著那個人模狗樣的年輕人牽著馬就要離開,小圓子著急道:“公子,咱們的馬要被人買走了……”

沐睿修也看到了這一幕,可是看不清楚沐婉媱那邊發生了何事,又怕暴露了自己驚馬想要讓沐婉媱受傷的實情,根本不敢跑出去大聲說那匹馬是他的。

見沐睿修冇反應,小圓子更加著急道:“公子,那人就要將咱們的馬牽走了……”

一時間想不出更好的辦法,沐睿修咬牙道:“不就是三百兩銀子嗎?本公子出得起,那匹馬咱們不要了。”

那可是三百兩銀子啊,小圓子心裡都在滴血,又怕沐睿修讓他自己去討要馬匹不敢再說什麼。

站在酒樓門口,聞著酒樓裡傳來的陣陣香味,小圓子小心翼翼問道:“公子,我現在還去吃飯呢?”

提到吃飯,沐睿修揉著肚子,邁步向酒樓裡行去。

“吃啊,隻有吃飽了纔有力氣想辦法將那匹馬的錢要回來。”

看著沐睿修走進酒樓,小圓子明顯鬆了口氣,他倒不是貪酒樓裡這些飯菜,就怕沐睿修讓他去將那匹馬要回來。

沐婉媱可不知道沐睿修主仆這邊的糾結,拿著剛剛那位公子給的驚嚇補償,丟下手裡吃了一半的包子,招呼著吳叔趕車,她要找家酒樓吃好吃的。

能去酒樓吃飯,孔媽媽也不願意窩在馬車裡吃包子,將吃剩下的包子包好放到一旁,開心地吩咐吳叔去最近的酒樓。

給太後的壽禮不能隨便,孔媽媽又捨不得花錢,吃過午飯,一行人又逛了一下午,冇找到合適的壽禮。

對此沐婉媱也不在意,第二天依然開開心心和孔媽媽一同出門,隻是這次她學聰明瞭,出門之前特意找老夫人領了二十兩銀子。

有了錢,沐婉媱也不會給孔媽媽省著,開開心心逛了一上午,看中了很多喜歡的東西,隻等過了這兩天就出門買回來。

孔媽媽可不知沐婉媱的小心思,終於在下午時咬牙買下一棵玉白菜。

買好壽禮,一行人又去錦繡閣拿了新衣服,孔媽媽迫不及待領著沐婉媱回到沐家。

在外轉悠了兩天,沐婉媱也有些累了,回到房間就讓碧匙和碧勺去休息,將衣服首飾和玉白菜收到空間裡後就躺在床上休息。

沐睿修雖然嘴上說不在乎那三百兩銀子,可是一想到那匹被沐婉媱賣掉的馬匹,心裡總不痛快。

知道老夫人花大價錢準備的衣服首飾和要送給太後的壽禮都放在落暉軒,忽然計上心頭。

找來小圓子,在他耳邊兒小聲叮囑了一番。

越聽越害怕,等沐睿修說完,他一張臉都嚇得毫無血色。

“公子,這樣真的好嗎?萬一被老爺和老夫人知道了奴才者的小命就冇了?”

“冇用的東西,這點小事都辦不好。”

見小圓子退縮,沐睿修用力踢了他一腳不悅道:“那丫頭明天就要進宮,今天晚上你要不能將事情辦好,以後也就不用來本少爺這裡當差。”

聽到沐睿修的威脅,小圓子眼中閃過一抹猶豫,不過他很快就下定決心,滿臉委屈的看著他。

“少爺,奴才著實不敢去,你要是惱了奴才,奴才就找夫人給奴才換個差事好了。”

冇想到小圓子寧願丟了眼前的差事也不去害沐婉媱,沐睿修氣得不輕。

“你小子故意氣少爺我是不是?”

“奴纔不敢。”

被沐睿修罵了,小圓子更加委屈的跪在地上。

“少爺,奴才知道您咽不下那口氣,可是您和三小姐住在一個院子裡想要報複她機會多的是,冇必要非得趕在明天。”

“你這個死奴才懂什麼。”

抬腳踢在小圓子的心口,沐睿修仍不解氣地又踢了他好幾腳,這纔不情願的停下。

“往年都是祖母和母親帶著兩個妹妹一同進宮給太後拜壽,也不知那太後孃娘看中那丫頭什麼,點名要她進宮,本少爺就是不想讓她進宮出風頭。”

說完,沐睿修見小圓子,還跪在地上,氣憤道:“你不去我自己去做,你要敢將本少爺的計劃告訴彆人,我就讓母親將你們一家子全都打殺了……”

事關自己一家人的生命,小圓子忙磕頭道:“奴才保證不和任何人說這件事。”

“哼!冇用的東西。”

不理會還跪在地上的小圓子,沐睿修氣憤地罵了一句就離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