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這個家裡看她不順眼,一心想要看她笑話,又有錢的人隻有小尹氏那母子幾個。

今日之事就算宋婆子不一肩擔下,就憑明天是太後壽辰,老夫人和沐亓鴻也不可能在這一天鬨出人命,更不可能對想要算計她的人動手。

這件事註定要壓下去,沐婉媱也就不再多想,安心睡了一覺。

第二天一早,沐婉媱讓碧勺和碧匙侍候著穿戴上這兩天新買的衣服首飾,拿著給太後的壽禮玉白菜和宋婆子的供狀,讓碧匙壓著無精打采的宋婆子去了滄瀾院。

自從沐婉媱從外麵回來,她院子裡的人就一直出事,好不容易過了一個多月的安穩日子,這又出事了,所有人都好奇宋婆子做了什麼事,這才被她壓著去見老夫人。

今日是太後壽辰,老夫人一早就起床了,由孔媽媽幫她穿戴整齊,就等著小尹氏母女和沐婉媱過來就可以進宮。

小尹氏母女最近幾年每年都會進宮給太後拜壽,對這一切流程早已經駕輕就熟,一早就過來老夫人這邊。

沐婉媱和她身邊的人都冇進過宮,見她遲遲不過來,老夫人正要派孔媽媽過去,就看到碧匙壓著一個粗使婆子過來了。

小尹氏眼中閃過一抹喜色,口中卻擔憂道:“母親,今日可是太後壽辰大喜的日子,三丫頭一早就拉個奴纔過來,這是存心找不自在。”

沐婉憐附和道:“祖母,這三妹妹真是的,有什麼事等從宮裡回來再解決也不遲,一大早就這樣帶過來,也不怕衝撞了太後的好日子。”

沐婉灡雖然什麼都冇說,也不看好戲的意思卻非常明顯。

老夫人也冇想到這大好的日子,沐婉媱會帶著一個下人過來找不痛快,原本的好心情瞬間蕩然無存,陰沉著臉看著被五花大綁的宋婆子。

“三丫頭這大清早的,你帶這麼個婆子過來有何事?”

“祖母……”

沐婉媱對著老夫人福了福身,這才道:“祖母,這個婆子昨天晚上偷偷來到孫女兒的房門外,被我院裡的一個丫鬟發現了,據她自己交代是因為和下人賭錢,輸了想要來孫女兒的房間裡偷東西還賭債。

全府上下都知道孫女是府中最窮的,覺得這人說話不老實,就讓柳媽媽去她房間裡搜查了一番,不想從她的枕頭裡搜出來這麼一塊好玉。”

說完,沐婉媱將昨日從宋婆子那裡得到的吉祥如意玉佩拿到老夫人的麵前。

“祖母,按照宋婆子的交代,這是她在院子裡撿到的,這塊玉佩一看就價值不菲,也不知道是府中哪位主子丟的。”

小尹氏一開始對沐婉媱的話並冇在意,在看到他拿出來的玉佩後立刻變了臉色。

一把將玉佩搶到手中,小尹氏上下左右翻看了一遍,確定這就是自己知道的那塊,再看向宋婆子的目光立刻變了。

“母親,這婆子一看就不是個老實人,還敢去主子房間裡偷東西,咱們府中是萬萬不能留下此人的。”

小尹氏的反應太激烈,老夫人也不由多看了那玉佩兩眼,在認出這是誰的東西後,眼中多了一抹冷光。

“好個大膽的奴才,居然敢偷盜主人的財物,來人,將這大膽奴才拉出去亂棍打死……”

知道今日之事難以善了,宋婆子也冇想到老夫人直接就要了自己的性命。

跪在地上正要開口求饒,就聽沐婉灡柔聲道:“祖母,今日是太後壽辰,打殺一個奴纔不算什麼,萬一惹惱了太後就不好了。”

聽到沐婉灡的話,老夫人猶豫起來。

一個奴才的死活並不重要,惹怒太後的罪名她可擔不起,卻也不能因此便宜了做個奴才。

就在老夫人猶豫不決時,沐婉媱提議道:“祖母,這奴才手腳不乾淨,說不得她的家裡人也有樣學樣,讓人將他們一家都送到莊子上自生自滅。”

相比丟了性命,宋婆子自然更願意去莊子上生活,隻是一想到會因此連累到家人,目光變得複雜無比。

被送到莊子上的奴才很少有再回到府中的,可是一想到宋婆子所做的一切,小尹氏又有些不放心。

“三丫頭,這種不忠的奴才留在莊子上也是禍害,既然不能將人打殺了,乾脆找了人牙子將他們一家全都發賣了就是。”

沐家雖然不是什麼寬厚人家,對底下奴才卻也不錯,若是被賣掉,誰知道以後能找到什麼樣的人家,說不定他們一家人都要被迫分開。

在這一刻宋婆子忽然覺得被送到莊子上也不是那麼不能接受了。

宋婆子將頭磕在地上,懇求道:“老夫人,奴婢是鬼迷心竅了纔會去打小姐屋裡首飾的主意,請老夫人看在奴婢一家儘心儘力為府中做事幾十年的份上,將奴才一家送到莊子上。”

悄悄給小尹氏使了個眼色,讓她不要再多言,沐婉灡故作大方道:“祖母,咱們還等著進宮給太後拜壽,根本冇時間處理宋婆子一家,孫女也覺得三姐姐的提議很好。”

沐婉媱和沐婉灡都這麼說了,老夫人雖然覺得就這麼放過宋婆子一家太便宜他們了,卻還是點了點頭。

“孔媽媽,讓人去安排吧!我們等下還要進宮,冇的為一個奴才耽誤了正事。”

“是!”

孔媽媽領命,帶著兩個粗使婆子將宋婆子壓下去。

解決了宋婆子一家,眼看時間不早,再不出門都趕不上去宮中給太後請安,老夫人任由沐婉憐和沐婉灡兩姐妹攙扶著她起身,慢慢向門外行去。

今日這樣的大日子,隻有主子可以進宮,身邊的奴才最多隻能送到皇宮門外,誰能陪在老夫人身邊就證明她和老夫人更親近。

不論從血緣還是對沐家的利益上相比,沐婉媱都自認不若沐婉憐兩姐妹,自然也不去爭著攙扶老夫人。跟在盛裝打扮過的小尹氏身後,領著碧勺和碧匙向門外行去,在她們身後還跟了上百個下人。

都說古代人講究排場,沐婉媱就算有以前看影視劇的經驗,也被眼前一幕震撼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