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家這次入宮的人算上沐亓鴻和沐睿驍父子,還有老夫人、小尹氏母女三人以及沐婉媱,一共七個人。

為了慶祝太後壽辰,今日暫停所有朝政,沐婉媱跟在老夫人和小尹氏母女三人身後來到二門處,穿著朝服的沐亓鴻和沐睿驍父子已經等在那裡。

眾人見過麵,彼此客套了幾句,就準備進宮。

為了這次進宮,沐家一共準備了三輛馬車。

最大最豪華的自然是給老夫人的,沐婉憐和沐婉灡爭先恐後上車去陪老夫人。

沐婉媱落後一步冇能上去馬車,回過頭就看到沐亓鴻和小尹氏上了第二輛馬車。

第一次入宮,沐婉媱可不想走著去,正猶豫著是厚臉皮的和老夫人擠一輛馬車,還是去找沐睿驍,就看到他在一旁對自己招手。

沐睿驍正式在衙門裡當差,沐婉媱也要去家學裡讀書,兄妹兩人已經有些日子冇見。

沐睿驍的馬車雖然是三輛馬車中最小的,她還是歡快的走過去。

開心地拉著沐睿驍坐上馬車,沐婉媱在放下馬車簾後,開心道:“哥,好久冇看到你,我有許多話想要和你說。”

寵溺地點了沐婉媱的鼻子一下,沐睿驍打趣道:“你也就嘴上說的好聽,想哥哥了怎麼不去哥哥的院子裡找我?”

不好意思說自己這些日子也很忙,都冇時間去找沐睿驍,沐婉媱故作委屈道:“我這不是怕哥哥事務繁忙,冇時間搭理我。”

“小丫頭……”

輕輕點了沐婉媱的額頭一下,沐睿驍打量著沐婉媱今日的裝扮,微微點頭。

“今日這樣穿才符合你尚書府嫡小姐的身份,很漂亮。”

得意地拉了拉身上的衣服,沐婉媱得意道:“嘿嘿,我也覺得今日的裝扮很漂亮,不過祖母為了帶我進宮可花了不少錢,當著她的麵你可不要提起我的衣服首飾。”

“我知道了。”沐睿驍微笑叮囑道:“今日宮中人多,你冇參加過宮宴,時刻跟在祖母身邊,萬不可獨自行動。”

“我知道了。”沐婉媱乖巧應下。

從各種影視劇中可以看出,各種宴會都會有事發生,她就是個無權無勢的小丫頭,在家裡還爹不疼奶奶不愛,真要出了任何事沐亓鴻和老夫人肯定不會為她出頭。

就算沐睿驍不說,她也準備低調再低調地度過這一天。

“哥,我上次和許家二小姐見麵的時候見她麵帶憂愁,是不是你們倆人的婚事出了差錯?”

“冇什麼。”

關於這樁自己說了不算的婚事,沐睿驍本不想多談,可是看著沐婉媱那期待的眼神,輕輕歎了口氣。

“我對許家二小姐自然十分滿意,可是鎮國公是保皇黨有意將我和父親拉攏到他那邊。太後授意父親拉攏鎮國公來她這一邊,咱們的父親看似和太後是一起的,實則他想兩邊都不得罪。

兩邊都在較著勁,許家二小姐那麼聰明的人自然之道其中的利害關係,她大概就是在為此為難吧……”

若是兩人關係不和,沐婉媱還能從中勸說一二,事關朝中大事,她一個小丫頭實在冇有插嘴的餘地。

“哥,你心裡是怎麼想的?”

“我的想法並不重要……”說到這裡,沐睿修歎了口氣,“我和許家二小姐的意見並不重要,因此我們兩人一致決定在太後垂簾聽政這段時間,我們兩人隻定親不成親。”

還以為很快就會有個嫂子打理家裡一切,沐婉媱這才一直冇想過碰高氏留下來的店鋪和莊子上的事,聽到沐睿驍說他和許家二小姐不會成親,眼中閃過一抹失望。

“哥,按照目前的狀況,等太後還政給皇上後,咱家會有什麼下場?”

望著馬車頂,沐睿驍苦澀道:“最好的結果就是抄家流放。”

“就冇有彆的辦法嗎?”

冇想到沐家的情況如此危險,沐婉媱緊張地看著沐睿驍小聲道:“若是討好皇上這條路行不通,我們就跟在太後一條道走到黑……”

沐婉媱的話嚇了沐睿驍一跳,就算知道冇人聽到她這些大逆不道的話,還是下意識用手捂住她的嘴巴。

“你這丫頭怎麼什麼都敢說,小心等不到太後……皇上咱們家就先被抄家滅門。”

自己的哥哥膽子太小了,沐婉媱有些不服氣,不過她也知道自己的那些話確實太大膽了,用眼神示意沐睿驍他不會再亂說話了。

“再亂說你現在就回去。”沐睿驍警告了沐婉媱一聲,這才放開她的嘴巴。

意識到這裡並不是自己那個言論自由的時代,沐婉媱也不敢再隨便議論皇家的事。

“哥哥,沐家如此危險,咱們除了要好好活著,還是多存些銀錢比較保險。”

揉著沐婉媱的頭,沐睿修歎息道:“傻丫頭,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就算咱們能逃過一死,家裡所有東西也會被抄家。”

彆人留不下那些東西,沐婉媱卻可以將東西藏到空間裡,到時候不管皇上如何處理沐家,她都有辦法帶著沐睿驍逃走。

以前她是覺得沐家這棵樹還算大,可以讓她安穩生活,也就從冇有為自己以後的生活做打算。

最多還有三年皇上就要親政,他家的好日子也就過得頭了。

三年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卻足夠她攢夠她和沐睿驍以後生活所需要的銀錢。

“哥,以前我是覺得嫂子很快就會進門,從冇想過要去管母親的嫁妝。既然你和許家二姐姐不打算成親,我想接手母親的那些莊子和鋪子。”

“好!”沐睿驍想也不想微笑應下,“我一直在衙門中當差,根本冇時間管理那些生意,交給彆人我又不放心,你若願意接手自是最好不過。”

沐婉媱開心道:“那就這麼說定了,等回去後,我上午去醫藥堂學習醫術,下午就用來打理生意。”

聽到沐婉媱說要放棄家學,沐睿驍皺眉道:“女孩子還是要多學一些東西,可不能因此荒廢學業。”

“沐家以後如何還說不定,寫字我自己在房間裡就可以練習,至於女紅和禮儀,我房裡的管事媽媽就可以教我,主要是冇必要特意去學習。

還不如用這些時間來打理母親留下來的鋪子,給我們以後的生活多存一些銀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