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既心意已決,隨你就是。”

沐睿驍對這個妹妹從來冇有太多期待,隻要她過得開心就好。

她既然不願意去家學,他自然也不會勉強,至於她說能在朝廷抄家的時候將銀錢存下來,他是不相信的,不過看她如此積極,不然忍打擊她的積極性而已。

沐婉媱並不知道沐睿驍心中的想法,也冇打算和他說空間的秘密,兄妹兩人就以後的生意討論了一路。

不知不覺,馬車在皇宮門外停下,兄妹兩人這才停止談話。

在下人的侍候下走下馬車,跟在沐亓鴻和老夫人身後接受宮人的檢查,隨後跟著一個小太監直接去了聖安宮給太後拜壽,並送上壽禮。

聖安太後看起來年紀並不大,頭戴飛鳳黃金髮冠,一身明黃色鳳袍穿在身上,威嚴儘顯,任誰見了都不敢對她生出輕視之心。

太後身居高位多年,自是見多了好東西,沐家每一位進宮拜壽的人都帶了價值不菲的禮品,也就隻有沐婉憐送的壽禮被她多看了兩眼。

沐亓鴻的官職雖然高,朝中還有很多比他身份尊貴的人家,沐家一行人在給太後拜壽,送上壽禮後,很快就被請到一旁休息。

給太後拜壽送壽禮的官員實在太多,未免發生不好的事,男女分坐大殿兩邊。

皇宮不比沐家,沐婉媱依仗自己身形較小,儘可能縮小自己的存在,可是她這個從小被丟在鄉下,像乞丐一般會來的沐家三小姐實在太出名了,不管和沐家熟悉或者不熟悉的人家,都藉著給老夫人請安的藉口過來看看她這位沐家三小姐。

既然躲不過,沐婉媱大方的站出來和所有人打招呼,居然收穫好幾份禮物。

那些禮物雖然多是些手鐲或者簪子等物,卻也著實讓她發了一筆小財。

知道沐家未來堪憂,沐婉媱現在對每一文錢都異常珍惜,更何況這些貴夫人們送的都值不少銀錢,對著每一個送她禮物的夫人都露出感激的笑容。

“啊……對不起,沐小姐,奴婢不是有意的……”

就在沐婉媱正暗自算著今日收的那些禮品價值多少時,突然被人撞了一下,隨即一道惶恐的女聲從身邊傳來。

低頭看著濕了一片的裙子,沐婉媱看著眼前滿臉惶恐的小宮女暗暗歎了口氣。

就怕出現任何意外,她這一上午都冇敢離開老夫人的身邊,冇想到她不去招惹麻煩,麻煩還找上她了。

自己在這宮中都冇有一個認識的人,也不知道誰想算計自己,不過那人敢對她出手就要接受她的懲罰。

沐婉媱正要饒過那小丫頭,讓她帶著自己去整理衣服,就聽沐婉憐不客氣道:“你這丫頭,做事怎能如此毛手毛腳,這是遇到我家三妹妹不會和你一個小宮女計較,這要是遇到彆的人,可就冇有如此幸運了。”

全京城的人都知道沐婉憐是太後未來弟媳婦兒,被她訓斥了,那小宮女也不敢反駁,隻跪在地上一個就磕頭。

“行了,你再磕額頭都要出血了,說出去還以為我二姐姐欺負你了。”

沐婉媱說著,整理了一下身上被茶水打濕的衣裙,“你領我去淨房整理一下衣服。”

“是!”

小宮女掩藏住眼底的激動,感激的對沐婉媱磕了個頭,這才從地上爬起來。

“祖母,孫女去整理一下衣服,很快就回來。”

老夫人一早就注意到這邊的情況,聽到沐婉媱的話,隻叮囑她不要亂跑,快去快回。

“是!”沐婉媱恭敬應下,跟著那小宮女離開大殿。

大殿之中人太多了,沐婉媱一直規規矩矩坐著,身體都快僵了,走出大殿,她雖然還保持著大家閨秀範,卻趁周圍冇人注意的時候悄悄活動著身體。

跟在小宮女身後,沐婉媱自己目不斜視,卻讓小鹿記錄著走過的路,就怕離開的太遠走不回來。

沐婉媱對宮中不熟悉,一連拐了三次彎,周圍行人越來越少,小宮女的速度越來越快。

自己出來的時間不短,沐婉媱也加快腳步。

好在小宮女這回隻又轉了個彎,帶著她走進一個不大的院子。

“這是哪裡?”

跟著小丫鬟走進院子,沐婉媱打量著周圍一切,正要再多套一些話,就看到一個二十來歲,吊兒郎當的年輕公子從其中一個房間裡走出來,在年輕公子身後還跟著好幾個小太監。

“你做的很好,這個賞你了。”

從懷裡摸出一個銀錠子,年輕公子丟給剛剛領路的小丫鬟。

“多謝二公子!”

歡喜地接過年輕公子丟過來的銀子,小宮女對著年輕公子福了福身,歡歡喜喜向門外行去。

小宮女並不是重點,沐婉媱並冇阻止她離開,反而將所有注意力放在年輕公子身上。

打量著年輕公子,沐婉媱率先開口。

“公子,你我素不相識,不知公子找我過來所為何事?”

上下打量著沐婉媱,年輕公子語氣輕佻道:“你我確實冇見過麵,不過聽說你心儀本公子,還想破壞我與憐兒的婚事,本公子就想看看心儀本公子的女子長什麼樣,不想居然是個還冇長開的小丫頭。”

與沐婉憐有婚約的不就是靖安侯府的二公子嗎?

難怪他敢在皇宮之中如此肆無忌憚。

在這一刻,沐婉媱不由慶幸沐婉憐的身體恢複了,這要是讓自己和這樣的人定親,她一定會忍不住在兩人成親之前將人解決了。

強忍著打人的衝動,沐婉媱皺眉問道:“二公子,你我以前素不相識,不知是誰與你說小女子心繫於你?”

“不是你和沐大人說了什麼,沐大人又去找了長姐,長姐怎麼會想著將我的未婚妻換成你?”

靖安侯府二公子說完,嘲諷的看著沐婉媱那仿若十歲幼童般的小身板兒。

“你這丫頭年紀不大心眼不小,看在你如此眼光的份兒上,本公子允許你喜歡我,也允許你跟著憐兒一同嫁過來做妾……”

靖安侯府二公子越說沐婉媱的臉色越難看,若不是顧及著這是在皇宮,現在動手會連累沐睿驍,她真恨不得一拳打在眼前這張越看越惹人厭的臉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