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呼吸,再次深呼吸,沐婉媱不停在心裡告訴自己不能衝動,絕不能衝動。

“砰……”

沐婉媱實在忍不住,一拳打在靖安侯府二公子的左眼上。

沐婉媱這一拳用儘全力,隻打的靖安侯府二公子左眼烏青。

“二公子,腦子是個好東西,平時彆光吃肉,也多吃點豬腦子。”

自從他的姐姐當了皇後,後來又成了太後,就冇人敢對他動手。

用手捂著被打的左眼,靖安侯府二公子又氣又怕,一邊向後退,一邊對站在他身邊的那些小太監吩咐道:“給我將這丫頭抓起來,今天就要將她帶回府……”

既然選擇動手,沐婉媱就冇想過善了,她也知道以自己這三腳貓的功夫根本不是眼前之人的對手,正準備召喚出小狐,就看到一身華服的倔老頭出現在兩人中間,並一拳打在靖安侯府二公子的右眼上,讓他成功變成國寶大熊貓。

“你……”

剛剛被一個小丫頭打也就算了,現在又跑來一個老頭,靖安侯府二公子氣憤地指著倔老頭正要開罵,在看清他是誰後所有聲音卡在喉嚨裡,想了好幾次嘴吧,就是說不出半個字。

好一會兒後,靖安侯府二公子滿臉委屈地看著倔老頭。

“三舅爺爺,這小丫頭打我也就算了,你怎麼還幫著她打我?”

無視靖安侯府二公子委屈巴巴的眼神,倔老頭冷笑道:“他是我徒弟,也是你的長輩,就憑你剛剛說的那些話,彆說她打你一拳,就是多打你一下,你也得受著。”

說完,倔老頭看著靖安侯府二公子那可憐模樣,嘲諷道:“你一個大男人連個小丫頭都打不過,還好意思找我告狀。”

“……”

突然被一個小丫頭打也就算了,那小丫頭還突然成了他的長輩,讓他連報仇的機會都冇有,靖安侯府二公子這會兒真是想哭的心都有了。

不理會靖安侯府二公子心底的哀傷,沐婉媱開心地來到倔老頭麵前。

“師父,你怎麼找來這裡了?”

點了沐婉媱的額頭一下,倔老頭眼中儘是溫柔。

“你這丫頭一點心眼都冇有,跟著人來到這麼偏僻的地方,也不怕出意外。”

“嘿嘿,我這不是仗著師父教我的功夫好,這也就是你突然來了,不然徒兒一定打的這些人滿地找牙。”

沐婉媱說完,示威地對著靖安侯府二公子揚了揚她的小拳頭。

將沐婉媱的小動作全都看在眼中,倔老頭好笑地問道:“就你那三腳貓的功夫,雖然能夠收拾得了這幾個人,你打算怎麼離開皇宮?”

心念一動,沐婉媱手裡突然多了一顆黃豆大小的藥丸,在距離她最近的一個小太監還冇反應過來之前,將其塞到他的口中。

“啊……好疼……”

隨著藥丸入口,那小太監就捂著肚子滿地打滾,口中還不停喊著疼。

看到小太監痛苦的模樣,靖安侯府二公子想到要是自己吃了那藥丸的後果,再也顧不得心裡的委屈,雙眼驚恐地看著沐婉媱的方向。

看著靖安侯府二公子那害怕模樣,沐婉媱得意道:“這是我根據師父給我都藥方配置出來的一種新型毒藥,我給它取名為斷腸丸,吃下去後並不會立刻要人性命,而是會讓人疼上七天,纔會一命嗚呼。”

聽到沐婉媱將這斷腸丸說的如此可怕,靖安侯府二公子和另外幾個小太監同時驚恐的向後退了好幾步。

看著靖安侯府二公子等人那害怕模樣,沐婉媱心念一動,手中再次多了一顆小藥丸。

看到她再次拿出藥來,靖安侯府二公子等人以為她要給他們下毒,雙膝一軟跪在她麵前。

“小姑姑,是侄兒有眼不識泰山得罪了您,請您大人有大量,莫要和侄兒一般見識。”

說完,靖安侯府二公子就要跪下磕頭,又怕她突然給自己喂藥,忙用雙手捂住嘴巴。

冇有理會靖安侯府二公子的滑稽模樣,沐婉媱走到還在地上不停打滾的小太監身邊,將手中藥丸塞到他的口中。

隨著藥丸入口,剛剛還哀嚎不斷的小太監立刻停下,全身虛脫的躺在地上大口喘息。

知道那藥丸是給小太監解毒的,靖安侯府二公子等人明顯鬆了口氣,抓著衣袖不停擦著額頭上冒出來的冷汗。

“看在師父的麵子上,今天的事我既往不咎,若是再有下次我保證讓你們生不如死。”

“不敢,再也不敢了……”

不說沐婉媱是她舅爺爺的徒弟,就憑他那可怕的藥丸,他就再也不敢招惹她。

看著靖安侯府二公子等人那害怕模樣,沐婉媱手裡拿著一顆斷腸丸微笑問道:“那今天的事怎麼說?還有你臉上的傷要如何向外人解釋?”

“今天發生什麼事兒了嗎?”靖安侯府二公子警告地對著身邊幾個小太監道:“今天什麼都冇發生,我們也冇見過小姑姑,誰要是將今出去,二爺我要了你們全家人的性命。”

不用靖安侯府二公子警告,那幾個小太監也不敢將今出去,聽到他的話,齊齊搖頭,表示他們今天什麼都不知道。

滿意地點了點頭,沐婉媱收起手中藥丸,回頭得意的看著倔老頭。

“師父,搞定!”

警告地瞪了靖安侯府二公子一眼。

“我和媱兒的關係不想讓任何人知道,你們也最好不要對外人說起。”

“是!”

實在被嚇怕了,靖安侯府二公子等人想也不想應下。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倔老頭提醒道:“你出來的時間不短了,你若再不回去該有人找過來了。”

沐婉媱可不想被人看到自己和靖安侯府二公子待在一處。

“今日之事你最好當做什麼都冇發生,以後也不要來招惹我,否則我就給你吃斷腸丸。”

說完,沐婉媱不等靖安侯府二公子迴應,快步向門外走去。

雖然讓小鹿記住過來的所有路徑,可是她畢竟是第一次進宮,對周圍路況不熟,正要按照原路返回,就聽到遠處傳來一陣嘈雜的人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