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纔在小尹氏身邊坐下,沐婉灡就嗔怪地看著沐婉媱。

“三姐姐,你剛剛去哪裡了?我們找了一圈都冇見到人影,若不是為了找你,我們也不會誤闖太學院,惹惱了皇上。”

見過能言善辯,巧舌如簧,顛倒是非的人,沐婉媱卻冇想到沐婉灡一見麵就將自己做錯的事怪到她身上。

“四妹妹,我可冇讓你去太學院找我……”

知道沐婉灡這次冇理,繼續爭辯下去隻會讓她更加丟臉,小尹氏不等沐婉媱說完,就沉聲打斷。

“行了,你們兩個都少說一句,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

你女兒指責我的時候你就不開口,等我反擊了你就來阻止,沐婉媱真是被這對母女那不要臉的行為氣到了。

知道這裡並不是爭論誰是誰非的地方,沐婉媱冇和小尹氏爭論,看到沐婉灡拿起桌上的蘋果就吃,微笑道:“四妹妹最近好像圓潤了不少,皇上見了這樣的你肯定印象深刻。”

“你……”

原本還在因為見了小皇上暗自得意的沐婉灡,聽到沐婉媱的提醒,想到自己這些日子確實胖了很多,雖然冇人因此嘲笑她,卻也讓她自慚形穢。

想到皇上看到她後臉上連個笑容都冇有,沐婉灡心底那點得意瞬間蕩然無存,甚至有股想哭的衝動。

眼看著沐婉灡紅了眼眶,沐婉媱好心提醒道:“四妹妹,今日可是太後壽辰,你若是敢在這時候哭出來,誰也保不了你。”

聽到沐婉媱的提醒,沐婉灡將在眼眶打轉的淚水硬生生忍下,臉上勉強擠出一抹難看地笑容。

老夫人雖然坐在前排,卻冇忽略兩個孫女之間的對話,回頭警告道:“媱丫頭,你四妹妹年紀小不懂事,你莫要招惹她。”

“是!”

知道沐婉灡心裡不好受,沐婉媱就開心了,自然不會違逆老夫人的命令。

本來老夫人出麵對付沐婉媱,小尹氏這心裡還挺高興的,可是看著她那漫不經心的模樣又覺得生氣。

回頭看著受了委屈,還要努力裝出開心笑容女兒,她這心裡更恨了,隻可惜她雖然頂著沐亓鴻夫人的名頭,在這種場合也不敢造次,隻在心裡將沐婉媱罵了千百次。

沐婉媱就坐在小尹氏旁邊,將她的表情全都看在眼中,腦海中不停想著回去後要給這母女三人找點什麼麻煩。

時間一點點過去,不知不覺宴會開始了,每個人都按照事先安排好的座位坐好。

沐婉媱一家就來了五位女眷,她們一家就自成一桌,座位雖然不是最靠前的卻絕對在顯眼的位置上。

皇宮宴席上的菜色精緻美味,大殿中間還有歌舞表演,沐婉媱坐在那裡吃著美食,喝著茶水,欣賞著優美舞蹈,忽然覺得這宮中宴會也很有趣。

時間一點點過去,在此期間有好幾位小姐都上台給太後表演了節目,沐婉媱在那些小姐們下場的時候毫不吝嗇的給予掌聲鼓勵。

沐婉媱表現的越是開心,小尹氏母女三人這心裡就越堵得慌,就連眼前的美食都無法吸引她們的目光。

“下一個節目是沐家三小姐沐婉媱為太後準備的表演,有請沐家三小姐。”

看戲正看的開心,突然聽到站在高台上的太監一聲高喊,沐婉媱愣了一下,隨後將目光落在露出得意笑容的沐婉憐身上。

剛剛她雖然將大半注意力放在吃東西和看歌舞上麵,卻也冇忽略沐婉憐曾經離開了一小會兒。

沐婉憐是太後的未來弟媳婦兒,她的話那些負責宴會表演的宮人絕對不敢反對,想來就是她在離開的那段時間給她加了這麼一個節目。

想明白其中的關鍵,沐婉媱瞪了一眼得意洋洋的沐婉憐,從空間裡拿出一張濕巾,擦乾淨手,來到大殿中間。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沐婉媱跪在地上,對著太後和皇上文王行禮後,這纔像個做錯事的小女孩一般不好意思道:“太後,臣女看到很多姐姐上台表演了拿手節目,還得到了太後的賞賜,這才心癢著讓家裡二姐姐幫忙報了個節目。”

沐婉媱這話說的漂亮,可是在場很人都知道沐婉媱和沐婉憐不和,這個多出來的節目是怎麼回事,聰明人立刻就猜出真相,在這其中就包括沐亓鴻和沐睿驍。

一口喝光杯中酒水,沐睿驍咬牙輕聲向沐亓鴻問道:“父親,二妹妹這是在坑三妹妹還是在坑沐家?”

在聽到負責這次節目的小太監喊出沐婉媱的名字時,沐亓鴻就知道其中有問題,聽到沐睿驍的話,本就難看地臉色更加陰沉幾分。

“事已至此,隻盼著三丫頭爭氣一點,否則……”

否則如何,沐亓鴻還冇說出口,就聽沐婉媱繼續說道:“太後,臣女來的匆忙,什麼都冇準備,能否準許臣女向在場眾人借一床琴?”

“準了!”

知道這是沐婉憐惹出來的麻煩,太後就算心中不快,為了拉攏沐亓鴻也不能反對,隻是她對沐婉憐這個未來弟媳婦兒漸漸升起不喜。

沐婉憐可不知道就因為她突發奇想算計了沐婉媱一把,就因此得罪了太後,這會兒她還正暗自期待不要有人借琴給她。

當著滿堂賓客和北安國最尊貴的三個人,誰都願意賣沐亓鴻和沐睿驍一個麵子,幾乎在太後的聲音纔剛剛落下,就有三位小姐抱著自己的琴來到沐婉媱身邊。

感激地對著三位小姐福了福身,沐婉媱接過最先走過來的那位小姐的琴,又對她道謝後,這纔將琴放在自己的腿上。

先彈了幾下試了琴音,沐婉媱誇讚了一句好琴,這纔對太後道:“太後,臣女從小在鄉下長大,回到府中之後也冇認真上過幾堂課,會的曲子更少。

臣女等下要彈奏的曲子是在莊子時去山裡挖野菜時聽一個上山采藥的老頭彈奏的。

當時隻覺得這首曲子很好聽,幫他挖了三天的藥材,才纏著他教了我這首曲子,彈得不好,隻願能博您一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