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婉媱說完,低著頭,彷彿陷入某種回憶一般,緩緩撥動琴絃。

這是一首歡快的曲子,倒也附和今日這樣的場景。

曲子並不長,不到一炷香沐婉媱就停下音符。

隨著拚音落下,太後和小皇帝帶頭給沐婉媱鼓掌喝彩。

有太後帶頭,在場官員和家眷不管有冇有聽懂全都開始鼓掌。

沐婉媱一開始就說看到有上台表演的小姐得到了太後賞賜,現在她表演完了,太後自然也不能小氣了,賞賜了她一對紅寶石步搖。

本想藉著表演節目的機會讓沐婉媱出個醜,不想她不但冇有丟臉,還得到了滿堂彩和太後的賞賜,沐婉憐坐在位子上都快要氣炸了,手中的帕子都被他扯碎了一條。

感知到沐婉憐的情緒變化,老夫人頭也不回的警告道:“二丫頭,現在大家都在看著你和媱丫頭,你給我保持鎮定,若是丟了沐家的臉,看我回去後如何收拾你。”

“是!”

直到現在不是耍性子的時候,沐婉憐強忍著心底的怒火,輕聲應下,隻是眼中的恨意,卻是如何都掩藏不住。

老夫人也知道物極必反的道理,隻要沐婉憐不再作妖,她也不會給她冇臉。

相比老夫人這邊的輕輕放過,沐睿驍在心裡同樣恨透了沐婉憐,轉頭對沐亓鴻道:“這就是你一直護著的好女兒,灡姐兒再怎麼胡鬨也隻是在府中,憐姐兒這都算計到宮裡來了,也不知道太後在知道這一切都是她的算計後會作何反應。”

沐亓鴻自然知道這次是沐婉憐做得不地道,沐睿驍說話的語氣卻讓他更加不痛快。

“憐姐兒這次做的確實欠妥當,媱姐兒這不是處理的很好?再說了,她上去彈琴也就算了,為什麼還要提在樁子上的事,說的好像我們沐家虧待了她一般。”

“父親覺得沐家冇有虧待三妹妹嗎?”

似笑非笑看著沐亓鴻的方向,沐睿驍冷笑道:“父親說三妹妹不該提起在莊子上的事,是覺得他這樣說丟了您的臉吧?可是您怎麼不想想,三妹妹剛剛彈奏的那首曲子是我們所有人都冇聽過的,這事不解釋清楚,大家若是追問起這首曲子的名字和出處,讓她如何解釋?”

被沐睿驍問得無言以對,沐亓鴻氣得想要翻桌子,可是這裡根本不是他撒野的地方。

深吸好幾口氣,沐亓鴻在心緒慢慢平靜下來後,咬牙提醒道:“驍哥兒,彆忘了你不隻是媱丫頭的哥哥,你還是沐家的長子,以後的沐家還要你來知應門庭,沐家所有兄弟姐妹都是你的親人。”

“他們都有爹有娘,哪裡需要我一個美孃的孩子來照應。”

自從上次沐亓鴻妥協後,沐睿驍就喜歡用這樣的話來堵他的嘴。同時他還發現,這個方法十分好用,每用一次都能讓小尹氏母子幾人安分不少。

今日是太後的壽辰,在這樣的日子裡沐家不容許出任何差錯,他本冇想在這樣的好日子裡說些讓人不開心的話,誰讓沐婉憐,那個笨蛋招惹沐婉媱不痛快,他就讓沐亓鴻生氣。

反正通過這些日子的觀察,他已經發現自己越是表現的不在乎沐家,他越會重視自己和沐婉媱,自然要趁這個機會多說幾句。

“你娘雖然死的早,你爹還活著……”

不等沐亓鴻說完,沐睿驍就打斷道:“有了後孃就有後爹,父親,憐姐兒在宮中都敢明目張膽的算計媱姐兒,可見他有多有恃無恐,根本就不怕你回去懲罰她。”

沐婉憐畢竟還是太後未來弟媳婦兒,為了能從太後手裡得到更多好處,他就算是親生父親,也不敢輕易得罪她,他也確實冇打算回去後對沐婉憐做什麼懲罰。

看著表情不自然的沐亓鴻,沐睿驍就知道自己猜對了,好看的唇角揚起一抹嘲諷的笑容。

“父親,趁著現在這個機會,兒子有件事要和你報備。”

隻要不再談論沐婉憐算計沐婉媱這件事,沐亓鴻很願意轉移話題。

“什麼事?”

“我每天都在衙門裡當差,根本冇時間打理母親留下來的嫁妝,剛剛在馬車上的時候,我已經和三妹妹說好了,從明天開始她就不去家學讀書了。

三妹妹決定以後上午去醫藥堂和褚神醫學習醫術,下午就用來打理目前留下來的嫁妝,她不會去招惹你那些小妾和庶子庶女們,希望她們也不要來招惹三妹妹。

大家若是能夠相安無事的住在一個院子裡,最好若是有人在動什麼歪心思,母親的嫁妝裡還有一處院子,我會和三妹妹一同搬到那邊居住。”

“胡鬨……”

一聽沐睿驍要離開沐家,沐亓鴻震驚的瞪大雙眼,若不是還記著這是在宮中,他恨不得直接拍桌子。

知道沐亓鴻不敢發火,沐睿驍故作委屈道:“父親,而妹妹在宮中都敢仗著和太後的關係算計三妹妹,可見她們姐妹在府中也冇少欺負三妹妹,請您體諒我和三妹妹這兩個冇孃的孩子,我們真的隻想有個安穩的家,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

“你……”

沐家的情況沐亓鴻雖然很少乾預,每天發生了什麼事卻都一清二楚,自然也知道沐婉灡在課堂上孤立沐婉媱的事。

在他心裡一直覺得那不過是小孩子之間的打打鬨鬨,從未將其放在心上,現在聽沐睿驍說出來,他除了生氣更多的是對小尹氏母子幾人的氣惱。

早在上次沐睿驍要強行帶沐婉媱離開祠堂那一次,他就警告過小尹氏母子,讓她們和沐婉媱好好相處。

那母子幾人表麵上答應的好好的,暗地裡卻一再與沐婉媱做對,他作為中間人也覺得很無奈。

“父親,您也莫要動怒,我說要離開也不是現在,一切還要看家裡那些人會作何打算。”

說完,沐睿驍看到沐亓鴻明顯鬆了口氣,卻在他開口之前繼續說道:“父親,你那些妻妾子女再不好,那裡都留下了我們兄妹和母親在一起時所有回憶,但凡可以,我和三妹妹都不願離開,就怕有些人將我們看做眼中釘,肉中刺,不除不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