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後的壽宴在下午申時三刻才停止,所有賓客陸續離開皇宮。

在回去的路上沐婉媱依然和沐睿驍坐在同一輛馬車,不過這次兩人討論的不再是許家二小姐和高氏的嫁妝,而是說起突然對他露出善意的魏國公。

拜師這麼久,沐婉媱隻和倔老頭學習功夫,從冇問過他的家事,自然也就不知道沐睿驍口中的魏國公是她新拜的師父。

那兩人一路上都在談論魏國公的事,卻不知道不遠處一輛豪華馬車上的倔老頭正不停打著噴嚏。

自從內力有成,倔老頭就從冇生過病,打噴嚏的次數一隻手都數得過來,這會兒不停打著噴嚏,一邊從懷裡拿出帕子擦著鼻子,一邊小聲嘀咕。

“都說從不生病的人,一生病就是重症。老頭我這一路上都在打噴嚏,肯定病得不輕,等夜裡的時候一定要去找醫瘋子給我好好看看,還要找我的好徒弟要點好藥。”

沐婉媱並不知道自己被人惦記上了,馬車在回到沐家後並冇急著回自己的院子,而是跟著沐睿驍去了他的清風苑。

她既然打算接手高氏的嫁妝,自然要瞭解一下現有的財產。

對此沐睿驍也冇隱瞞,將這些年,幾個鋪子掌櫃送到他手裡的賬冊和一疊房契地契全都拿出來交給沐婉媱。

在聽沐睿驍說隻有三家鋪子兩個莊子的時候,沐婉媱還以為高氏的嫁妝隻有這麼多,看著沐睿驍拿過來的一疊房契和地契,這才知道她娘絕對算個富婆,隻可惜這些年冇人好好打理這些產業,差不多全都荒廢了。

將還在經營的兩個莊子和三家鋪子的房契地契拿出來,沐婉媱拿著剩下一疊房契地契提議道:“哥,沐家未來堪憂,這些房契地契租出去也冇多少銀子,還不如直接賣了換成現銀,我們現在花用了總比等三年後沐家出事全都充公的好。”

沐睿驍本想提醒沐婉媱,沐家若真會出事,不光這些房契地契會充公,就是家裡的那些金銀財寶也都會被抄走,不過一想到這些東西左右保不住,她想現在賣那就賣了好了。

“這些東西從今以後都是你的,自然由你全權做主。”

得到沐睿驍的同意,沐婉媱開心道:“哥,你放心,我保證將賣房子和土地的銀子全都妥善藏好,不論誰都找不到。”

“好!”

沐睿驍對此並不相信,為了不讓沐婉媱失望,他微笑揉了揉她的頭。

“我家小妹如此厲害,以後哥哥跟著你就等著吃香的喝辣的了。”

沐婉媱認真保證道:“哥哥放心,無論什麼時候,隻要你跟在妹妹我身邊,就絕對少不了你的吃喝。”

“好,以後哥哥就跟著你混了。”沐睿驍再次微笑道。

“哥,母親除了這些房契地契,可還留下了彆的東西?”

說完,沐婉媱生怕沐睿驍誤會,急忙解釋道:“我聽說咱娘出嫁的時候可是十裡紅妝,隻這些東西可不夠。”

再次揉了揉沐婉媱的頭,沐睿驍微笑道:“剩下那些都是留給你做嫁妝的,等你快成親的時候,我會將那些東西全都交給你。”

自己今年才十三歲,再加上這豆芽菜一般的身形,沐婉媱從冇想過要這麼早成親。

被沐睿驍的話嚇了一跳,故作羞澀道:“哥,我可纔回到家中,纔不想那麼快成親。”

“女大不中留,留來留去留成愁,我家小妹長得如此漂亮可愛,自然要找個配得上你的如意郎君。”

“哥,我今年才十三歲,你可二十歲了,在彆人家裡像你這樣大的男子,兒子都滿地跑了,你到現在還冇定下親事,你還是先操心你自己的事吧……”

“調皮。”

說到自己的親事,沐睿驍歎了口氣。

“北安國律法有規定,罪不及出嫁女,沐家的媳婦兒要和夫家綁在一起。沐家的未來我也說不準,不想讓許家二小姐跟著我一起受苦,甚至丟了性命。而你隻要在沐家出事之前嫁出去,沐家的一切都和你無關。”

說到這裡,沐睿驍認真看著沐婉媱的雙眼。

“媱媱,母親留下來的嫁妝不少,等你出嫁的時候帶著那些嫁妝過去,就算以後不得夫家待見,你也能自己衣食無憂。”

“哥……”

冇想到沐睿驍想的那麼遠,沐婉媱有些感動,又有些失落。

“哥,沐家一定不會有事的,我……”

不等沐婉媱說完,沐睿驍就表情嚴肅打斷道:“你我兄妹坐在一起說話的機會不多,下麵的話我隻說一次,你一定要認真記下。”

“好!”沐婉媱認真點了點頭。

看到沐婉媱點頭,沐睿驍向左右看了看,確定周圍冇人,在她耳邊小聲說道:“媱媱,咱們的小皇帝看著年輕,對太後也畢恭畢敬,可是他很有心計,太後根本不是他的對手,父親是太後一夥的,沐家註定不會有好下場。

我是沐家的長子,享受了沐家的一切,自然也要為沐家付出一切。你從小被送到莊子上,和家裡的這些兄弟姐妹都不親近,冇必要為了沐家耽誤一生。

按照你的要求,最近我在衙門裡暗自尋摸了一下,在這京城之中找了幾家不錯的人家,等我再和那些人接觸一下,最遲明年年底就會和父親提起這件事,儘快給你定下親事……”

沐睿驍這些話太嚇人了,沐婉媱實在聽不下去。

“哥,若真到了那一天,不論皇上如何處置沐家,我都有辦法帶著你和母親的嫁妝逃得遠遠的,到時候我們改名換姓,找個冇有人認識我們的地方也能安穩度過餘生,你可不能想不開的和那一家人綁在一起。”

沐睿驍可不相信沐婉媱真能帶著自己逃過皇家的追擊,知道她是在安慰自己。

“若真到了那一天,你隻要保護好自己就好。”

“哥……”

沐婉媱還要再說,沐睿驍語氣嚴肅道:“媱媱,答應哥哥,不論什麼時候都要保護好自己,都要將自己的生命放在第一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