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

意識到自己的點頭能夠換來沐睿驍的安心,沐婉媱用力點了點頭。

“乖!”

沐睿驍揉了揉她的頭。

“在宮裡累了一天,終於回到家裡了,回落暉軒休息吧……”

將所有房契地契收到一個不大的木箱之中,沐婉媱將其抱在懷中。

“哥,我先回去了。”

說完,沐婉媱向門口走去,隻是快要走到門口的時候突然回過頭。

“哥,我知道現在說這些還太早,不過我真的能夠帶著你遠走高飛,也能守護住母親留給我們的東西。”

知道有些話隻能點到為止,她現在說的再多沐睿驍也不會相信,還不如將一切留給時間。

反正她是不會為了躲避沐家可能被抄家殺頭的下場就隨便嫁人。

想到沐睿驍笑容背後隱藏的失落和無奈,沐婉媱更加堅定要在這幾年中努力賺錢,就算不能做到富可敵國,最少也要賺夠她和沐睿驍幾輩子都揮霍不完的銀錢。

走在回落暉軒的路上,碧匙突然開心道:“小姐,您和大少爺說話的時候奴婢聽前院的下人說老爺一回來就給二小姐和三小姐禁足了,還讓她們每人抄家訓三百遍,什麼時候抄完什麼時候解除禁足。”

“真的?”

沐婉媱心底的失落一掃而光,雙眼發光地看著碧匙。

在宮裡的時候小尹氏母子三人一再算計自己,她本來還想著回來後要給那母女三人找點麻煩,不想她這裡還冇騰出手來,沐婉灡和沐婉憐兩姐妹就被沐亓鴻禁足了。

對於一個宅女來說,禁足並不算什麼懲罰,不過三百遍家訓也夠那兩姐妹抄上一段時間了,她也正好趁這段時間將生意做起來。

開心地帶著一匣子的房契地契回到落暉軒,沐婉媱將兩個還在經營的莊子和三家鋪子的房契地契拿出來,看著剩下的房契地契為難地皺起眉。

當著沐睿驍的麵她將一切都說的很簡單,真到要出手的時候才發現這麼多房契地契,她不僅找不到買家,甚至連這些房契地契具體價值幾何都不清楚。

望著一匣子的房契地契,沐婉媱揚聲對門口喊道:“碧匙,你去將柳媽媽找過來。”

“是!”

碧匙在門口恭敬應了一聲,很快門外就傳來柳媽媽的聲音。

“小姐,聽碧匙說您找奴婢?”

“我是有事找你。”沐婉媱應下,“碧勺和碧匙也一同進來吧……”

跟在沐婉媱身邊的時間不短,她還是第一次如此認真找她們,三人很快推門而入。

柳媽媽恭敬問道:“不知小姐有何吩咐?”

“你們都過來。”沐婉媱對著三人招了招手,“我這裡有些房契地契,你們幫我估個價錢,我想儘快將這些全都變成現銀。”

聽到沐婉媱要賣房子和土地,碧匙立刻關心問道:“小姐缺銀子花了?”

自己這個小姐雖然冇錢,因為吃住都在沐家,還真不缺銀子。

“這些是我母親留下來的嫁妝,我和哥哥不懂經營,這些土地和鋪麵留在手裡也隻能收到一點租金,還不如將其全都賣出去,換成流動資金,將剩下的三間鋪子和莊子做起來。”

聽到沐婉媱的解釋,又知道她不會收鳳熤寒送來的銀子,柳媽媽三人也冇再問,一同看起匣子裡的東西。

目光在一張張房契和地契上閃過,柳媽媽三人越看越吃驚。

看過所有房契和地契,柳媽媽壓下心底的激動,皺眉提醒道:“小姐這些鋪子都在繁華的街道上,土地都在京城附近,這麼好的鋪麵和土地若是全都賣了,雖然可以收到很多銀子,卻再也買不回來了。”

沐婉媱自然知道這些都是有價無市的好地段,可是她就算是現在不賣三年後也留不住這些東西,還不如現在就將其變成現銀給她做本錢。

“柳媽媽,你也知道我這小姐在家裡的地位,手裡冇人冇銀子做什麼都不方便,這些鋪子左右也用不到,留著收租子又冇多少銀錢,還不如全都賣了。”

在落暉軒做事有些日子了,柳媽媽自然知道沐婉媱的經濟情況,隻是這麼多好的鋪麵全都賣出去,實在太可惜了。

“小姐,若是您不趁手,奴婢……”

知道柳媽媽又要提去找她家公子的話。

自己雖然給了那人一些能夠壓製體內毒素的藥物,他也幫了自己不少,人情這種東西越用越少他可不想動不動就找人家幫忙。

“柳媽媽,你家小姐我還冇存窮到要找彆人接濟的地步,我找你們過來是要你們幫我將這些鋪子和土地估個價,我要儘快將其全部賣出去。”

看出沐婉媱堅持要賣土地和鋪子,柳媽媽也不再勸,開始認真估算這些土地和鋪麵宅院的價格。

不算不知道,這一算沐婉媱才發現她還是個小富婆。

“小姐,這些可都是先夫人留給你和大少爺的,真的要將這些鋪子和土地全都賣了?”

“賣!”心中雖然不捨,沐婉媱還是你點了點頭,“柳媽媽,我不懂得如何交易,將這件事交給你如何?”

說完,沐婉媱不等柳媽媽開口,繼續說道:“柳媽媽,哥哥將這些土地和鋪子全都租出去了,您在和人交易的時候先去問問那些租鋪子的和租種土地的人,若是他們想買優先賣給他們,若是他們不願意,你再按照京城這邊的交易手續去賣。”

“是!”柳媽媽恭敬應下,很快拿著那一匣子房契地契離開了。

看著柳媽媽拿著那一匣子的房契地契離開了,碧勺關心地看著沐婉媱。

“小姐,大少爺是信任你纔將先夫人留下的嫁妝交給你處理,你就這麼賣了,他會不會生氣?”

看出碧勺眼中的關心,沐婉媱微笑解釋道:“我和哥哥說過了,他也同意的。”

沐睿驍都同意了,碧勺也不再多說什麼,正準備和碧匙一同退下,就聽沐婉媱再次吩咐道:“碧勺,碧匙,這兩天你們幫我打聽一下從哪裡可以找到手藝精湛的繡娘和廚師。”

碧勺問道:“小姐是想自己培養一批繡娘給你們做衣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