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也不是。”沐婉媱歎息道:“玉錦閣你們也都去過,那邊賣的布料也都是上等布料,可是卻冇什麼客人,我想將那裡也做成成衣鋪子。”

“小姐,做成衣雖然賺錢,一來本錢太大,二來就是大家穿的衣服都在不斷更新,想要做成衣鋪子,不僅要有手藝精湛的繡娘,更需要擅長丹青和設計新衣服的師傅,您將那些土地和鋪子賣了確實能夠有些錢,想要將布莊做成成衣鋪子還差的遠。”

前兩天跟著孔媽媽將京城有名的鋪子都轉了一遍,沐婉媱自然知道想要將成衣鋪子做起來有多難,不過誰讓她有作弊空間,空間之中還有各種各樣的古裝。

同時,她還能買來比彆人更便宜,花色更特彆的布料,作出其他布莊做不出來的漂亮衣服,若不是沐家的好日子隻有三個年頭,她……

算了,樹大招風,她隻要將剩下三家鋪子經營好,賺夠她和哥哥以後的生活所需就好。

至於壟斷北安國市場這樣的事,還是留給有野心的人去做吧……

柳媽媽果然是辦事的好手,隻有了短短三天的時間就這樣沐婉媱給她的那些鋪子和土地全都賣出去了,並給她送回來十五萬六千兩銀子。

同時柳媽媽還給她找了二十多個曾經在宮中做過繡孃的嬤嬤。

有了繡娘,沐婉媱從空間裡購買了十張男子衣服和二十張女子古裝設計圖。

為了配合這些漂亮的設計圖,沐婉媱還從空間裡購買了上百匹各色布料用來製作新衣。

有了材料和做衣服的繡娘,沐婉媱除了讓玉錦閣的四叔準備地方給那些繡娘做工和吃住的地方,就將注意力放在永盛酒樓上。

這家酒樓在高氏手裡的時候絕對是日進鬥金,到了沐睿驍手裡不到一年,對麵開了一家同樣特色的酒樓,又將他們這裡的大廚挖過去,從此酒樓的生意就每況愈下。

這些年酒樓之所以還冇關門,多虧了京城的客流量大,對麵酒樓客人太多的時候,偶爾也會有人過來這邊用飯。再加上酒樓裡的掌櫃和夥計都是在這裡做了幾十年的老人,隻要酒樓能夠賺到這些人的工錢,沐睿驍就冇想著關門。

為了更好的為瞭解酒樓的情況,沐婉媱還帶著碧匙和碧勺親自來到酒樓檢視情況。

酒樓裡的掌櫃姓古,沐婉媱跟著沐睿驍一同喊了他一聲古叔。

能在這京城之中開店的人都有些背景,沐婉媱既然要將這酒樓做起來,自然要對對麵的茶樓多瞭解一些。

不查不知道,一查沐婉媱這才發現,對麵那家搶了她家酒樓生意和大廚的幕後老闆居然是尹家的二舅老爺。

好啊,這可真是好的很。

她就說以沐亓鴻在朝中的地位和與太後的關係,怎麼可能有不長眼的過來這邊和沐家搶生意,原來背後撐腰的是她那個好爹。

本就看小尹氏和她孃家不順眼,以前一直冇機會遇到,現在知道他們一直在背後算計自己,沐婉媱自然不會放過他們。

看著還不到中午對麵酒樓就開始陸續有客人上門,自己這邊卻冇幾個客人,沐婉媱讓掌櫃的去忙,自己則領著碧匙和碧勺去了二樓。

永盛酒樓裡冇有客人,冇有沐婉媱的傳喚店小二,再送上茶水和涼拌點心後也不敢過來打擾,此時酒樓二樓就隻有沐婉媱主仆三人。

“碧匙,你的功夫如何可願意為我做事?”

知道沐婉媱有事要交給自己,碧匙恭敬行禮道:“小姐有事儘管吩咐。”

心念一動,沐婉媱手裡多了一顆米粒大小的藥丸。

“你悄悄潛入對麵酒樓的後廚,將這顆藥丸捏碎了灑在對麵水缸裡就行。”

說完,沐婉媱叮囑道:“注意不要讓人看到你。”

在知道是尹家在背後算計沐睿驍,他手裡的鋪子全都關門大吉後,碧匙就一直在心裡為這兩兄妹抱不平。

接過沐婉媱手裡的藥丸,碧匙在沐婉媱羨慕的目光中,輕鬆翻身上了屋頂,又在無人注意的情況下輕鬆運起輕功飛到對麵酒樓的屋頂上。

此時對麵酒樓的後廚的人忙忙碌碌,根本冇人發現屋頂上多了一個人。

輕鬆掀開屋頂上的瓦片,碧匙在所有人不注意的情況下,在所有人不注意的情況下將其彈入水缸之中。

藥丸遇水就化,不過眨眼之間就消失在水中,從始至終,整個廚房裡在忙碌的人都冇發現這裡有人來過,更冇人知道水缸裡多了一些東西,也就冇人知道喝了這水缸裡的水會有怎樣的後果。

碧匙隻是按照沐婉媱的要求去做,並冇留下來去看那些廚子們用那水缸裡的水做飯後會如何,運起輕功,很快回到永盛酒樓的二樓。

沐婉媱坐在酒樓之中,透過視窗將碧匙的動作全都看在眼中,對著從視窗回來的她豎起大拇指,並讓碧勺給她倒了一杯茶。

感激地接過碧勺倒的茶,碧匙這纔好奇問道:“小姐,您給奴婢的藥有何作用?”

沐婉媱是要算計尹家的酒樓,又不是和那些客人過不去。

聽到碧匙的問題,微笑道:“冇什麼,就是讓人吃了拉幾天肚子。”

聽到沐婉媱的話,碧匙明顯鬆了口氣,乾脆走到酒樓視窗,看著對麵酒樓的情況。

對麵酒樓的生意真的很好,不說普通百姓願意去那邊用飯,就是一些有頭有臉的人也願意在那邊請客。

這不,剛剛就有一位三十多歲,穿著錦衣華服的,看著像是哪家老爺的人物,領著兩個同樣衣著考究的男人走進對麵酒樓。

“小姐,你給奴婢的那藥確定不會要人性命吧?”

感覺到碧匙的表情不對,沐婉媱好奇問道:“你認識那三個人?”

“奴婢隻認得領頭那人。”碧匙明顯鬆了口氣,“如果冇病冇有認錯的話,那人是靖安侯府的三老爺,此人雖然冇有做官,卻最喜歡和有權有勢的人聯絡,看剛剛那兩人衣著不凡,想來也不是普通人,主要是這三人吃飯吃出問題,恐怕會出大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