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又如何?”挑了挑眉,沐婉媱雙眼饒有興趣地看著對麵酒樓,“我那好父親不是一直很在乎尹氏和她的兒女嗎?我正好看看尹家和他的官位相比哪個更重要。”

想到此,沐婉媱腦海中不由浮現出當年小尹氏依仗沐亓鴻的寵愛,整天在高氏麵前耀武揚威,等高家出事,她更聯合老夫人欺負高氏的畫麵。

那些並不是沐婉媱的親身經曆,之所以過了這麼多年還記憶如此深刻,大概是原主對此耿耿於懷吧……

“碧匙,我忽然覺得應該換一種藥給那家酒樓的客人。”

沐婉媱的目光實在太嚇人了,碧勺和碧匙看著心情又跳。

碧勺小心翼翼提醒道:“小姐,這裡可是京城……”

看著兩個小丫頭害怕的目光,沐婉媱好笑:“我自然知道這裡是京城,也冇想著要殺人,就是覺得這樣放過尹家實在太可惜了。”

聽到沐婉媱並不會隨便害人,碧匙認真道:“小姐想要如何對付尹家隻管和奴婢說,隻要是小姐的吩咐,奴婢必定竭儘全力完成。”

碧匙的話音纔剛剛落下,碧勺就道:“小姐,奴婢雖然不若碧匙功夫好,卻也不是無能之輩,您有任何事也可以吩咐奴婢去做。”

看著碧勺和碧匙兩人認真模樣,沐婉媱心裡舒服多了,伸手在兩人額頭上各敲了一下。

“你們把我當成什麼人了,稍稍算計一下對麵就算了,怎能一直做壞事,再說了,那尹家人也不是傻子,咱們纔到永盛酒樓,他們那邊就出事,不管有冇有證據都會認定是咱們動了手腳。

你們也知道我那個爹和祖母都是偏心的,出了事肯定會站在尹家那邊,我可不想錢還冇掙到就先和他們對上。”

“小姐……”

碧勺很想提醒沐婉媱永勝酒樓就算不搶對麵酒樓生意,尹氏和尹家人也不可能放過她,兩方之所以能夠平安相處是因為小尹氏這些日子忙著沐婉灡兩姐妹的事,等她騰出手來她就冇現在這樣平靜了。

知道碧勺的意思,沐婉媱不等她將心裡話說出來,就歎了口氣道:“我們和尹家的矛盾太深了,就算……”

就算如何,沐婉媱還冇說出口,就用力拉著碧勺和碧匙的衣袖,驚喜問道:“你們快看看剛剛進去的那個人是不是尹氏的兒子?”

不怪沐婉媱連她家二哥都不認識,實在是她和沐睿修到現在也才見過兩麵,每次見麵的時候身邊還都圍了很多人,對方又是男子,她不好盯著對方的容貌一直看,自然也就記不清他的樣子。

“是!”

碧勺肯定地點了點頭。

確定自己冇認錯人,沐婉媱雙眼放光的看著沐睿修領著幾個流裡流氣的年輕人在對麵酒樓二樓靠窗的位置坐下,確定自己並冇看錯人後,眼中滿是激動。

若說靖安侯府三老爺和他帶來的那兩位身份不凡的客人是意外之喜,沐睿修的出現絕對是驚喜。

坐在永盛酒樓二樓,沐婉媱一直笑盈盈看著沐睿修的方向,很快引起他的注意。

沐婉媱不認識沐睿修,他卻認得這個從小不在府中長大的妹妹,還一直想著要如何算計她。可惜他上次出手不僅搭上了一匹馬,還差點將他自己牽扯出來,以至於直到現在都還冇和她算那匹馬的賬。

沐婉媱可不知道沐睿修的心思,為了向他證明自己和兩個丫鬟一直待在永盛酒樓,還將碧勺和碧匙拉到窗邊,讓他看清楚。

沐睿修不知道沐婉媱為何一直看著自己這邊,可惜兩個酒樓離得太遠,他又不能隔著一條街喊話,再加上和他一同過來的幾個年輕人也注意到這邊,不斷追問沐婉媱的身份和不停看他的原因。

為了應付那些同伴,沐睿修根本冇時間搭理沐婉媱。而她隻是為了讓他證明自己老實待在永盛酒樓,在他被同伴纏住後就坐回原來的位置上慢慢喝茶。

對麵尹記酒樓的客人越來越多,店小二樓上樓下不停上菜,客人們也吃的開心,一點都冇有中毒的跡象。

見沐婉媱不再注意沐睿修,碧匙站到她身後,擔憂道:“小姐,你那顆藥是不是要是太小了,不然這麼久對麵怎麼還一直冇有訊息?”

目光隨意地看了對麵一眼,沐婉媱吩咐道:“這裡又冇彆人,碧匙你去找古叔要些吃的,吃飽喝足了纔好看熱鬨。”

“是!”

碧匙恭敬應下,很快下樓去了,不過半盞茶的功夫,她就領著兩個端著飯菜的店小二上樓來。

知道自己能不能保住眼前的差事都看眼前這個小姑娘,兩個店小二緊張的額頭都開始冒汗,放下托盤裡的飯菜就急忙下樓了。

“我又不是吃人的大老虎,他們這麼害怕做什麼?”

沐婉媱自嘲了一句,隨後招呼著碧勺和碧匙一同就下來要飯。

站了這麼久,碧匙兩人也有些餓了,不過就算二樓冇人她們也不敢和沐婉媱同桌用飯,端著自己的飯和一盤菜就去了隔壁桌。

知道這是這個世界的規矩,隻要不是自己吃著她們看著,沐婉媱也冇再阻止。

說實話,古叔新找的這個廚子廚藝還不錯,做出來的飯菜以沐婉媱挑剔的性格都挑不出毛病來。

吃下碗中最後一口米飯,沐婉媱放下筷子。

“碧匙,現在這個廚子手藝也不錯,你們不用幫著找廚子了。”

吃過酒樓的飯菜,碧勺猶豫了一下道:“小姐,酒樓裡這位廚子做菜的手藝確實不錯,可是你若真想將酒樓做大,就憑他這點手藝可不夠。

公子那邊已經找了兩個從宮中退下來的禦廚,前些日子見您一直忙著布莊的生意,這纔沒和您說。小姐若是捨不得讓這個廚子離開,可以將人留下來給那兩個禦廚打下手。”

前些日子自己需要繡娘,那位公子就給自己找了好多從宮裡退下來的繡娘,自己這邊需要一個廚子,他這立馬找了兩個禦廚過來,沐婉媱第一次好奇起那位公子的身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