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招呼著碧勺和碧匙走下馬車,沐婉媱在小尹氏麵前停下,微笑道:“夫人真是好性子,居然在這裡迎接我。”

小尹氏麵色不善道:“少給自己臉上貼金,你的馬車擋住了本夫人的去路,還不速速讓其退開。”

“夫人,外院地方小,停不下馬車,你若是著急出去,還請移步,讓我的馬車先進門。”

自己過來是找沐婉媱麻煩的,怎麼可能給她讓路,小尹氏當下不悅道:“你算什麼東西,讓本夫人給你讓路,還不快讓你的馬車讓開……”

沐婉媱微笑著攤開雙手道:“我倒是想,可惜我又不會趕車。”

說完,沐婉媱好心提醒道:“夫人,府中所有下人都歸你管束,你與其在這裡與我爭論不休,還不如直接吩咐車伕將馬車趕出去給你讓路。”

“你……”

小尹氏是想刁難沐婉媱,哪裡可能不是輕易放過她,雙手叉腰正要開啟訓人模式,在她所坐的那輛馬車裡,突然冒出一個肥頭大耳,衣著華貴的老頭。

“冇用的東西,外麵還有一攤子事兒要忙乎,你和一個小丫頭片子置什麼氣?”

沐婉媱並不認識尹家老太爺,不過看年紀和他對小尹氏的態度,她一下子就猜到對方的身份。

看著尹家老太爺那著急模樣,再想到尹記酒樓的事,沐婉媱很快就明白這兩個人著急出門的原因。

知道這兩人有大麻煩需要處理,沐婉媱反而不著急了,還很有禮貌地對著尹家老爺子福了福身。

“見過舅爺爺。”

“媱丫頭,幾年不見都長成大姑娘了。”

沐婉媱有禮,尹家老爺子也笑著回了一句,正準備叫小尹氏快點上車出門,就聽她不悅道:“三小姐,你該稱呼我父親為外公。”

她都冇管小尹氏叫過娘,怎麼可能稱呼一個算計她母親嫁妝鋪子的人為外公,剛剛若不是為了拖延時間她都不想給尹家老爺子行禮。

聽到小尹氏的話,沐婉媱正要開口,尹家老爺子就氣呼呼道:“冇用的東西,外麵都十萬火急了,那小丫頭愛叫什麼叫什麼,真是的,都幾十歲的人了,不懂得個輕重緩急。”

“父親……”

當著自己最討厭的人被尹家老爺子罵,小尹氏隻覺得臉頰火辣辣的燙,不過她也記起尹記酒樓的事,不敢再搭理沐婉媱,快速回到馬車上。

看到小尹氏回到馬車上,沐婉媱躬身讓開路,隻是她身後的馬車還等著進門。

“狗奴才,不想活了是不是,敢擋本夫人的路,還不趕快帶著你和你的馬車給本夫人讓開?”

早在沐婉媱和小尹氏說話的時候車伕就想將馬車讓開,可是庭院就這麼大,他唯一的退路就是趕著馬車退出大門,可是那樣一來太麻煩了,倒是小尹氏的馬車稍稍退後一點,讓他的馬車進入寬敞的二門用時更少。

車伕不敢得罪小尹氏,聽到她的話,認命地趕著馬車想要退出沐家大門,可是他越是著急越意外頻發,用了差不多一炷香的時間,馬車都冇能退出沐家大門外。

“啪……”

心急地尹家老爺子用力打了小尹氏一巴掌,直接對自己乘坐的馬車吩咐後退。

早點退不好嗎?

非要為難人。

沐婉媱領著碧勺和碧匙兩人在一旁聽著馬車裡那響亮的巴掌聲都覺得臉頰疼。

被打的小尹氏有苦難言,又不想讓沐婉媱看自己笑話,用手捂著被打的臉頰,雙眼委屈地看著一向對她疼愛有佳的父親。

等下還要小尹氏幫他處理酒樓的事,看著她臉上的掌印尹家老爺子有一瞬間的心虛,不過讓他給小尹氏道歉是不可能的。

“你看你現在哪有一點正二品官夫人的樣子,還不回去讓人重新給你整理妝容。”

經過尹家老爺子的提醒,小尹氏這才意識到她現在的樣子不適合出門,吩咐車伕放下腳凳,跳下馬車後就捂著被打的那半邊臉頰快步向正院跑去。

沐婉媱和碧勺碧池兩人雖然看不到小尹氏被打的樣子,卻也知道尹家老爺子那一巴掌肯定打得不輕。

小尹氏都已經離開了,沐婉媱和尹家老爺子也冇什麼可說的,對著他福了福身就準備離開。

“三丫頭,我這女兒脾氣不太好,你莫要和她一般見識。”

“是!”沐婉媱恭敬應了一聲,正準備轉身離開,就聽尹家老爺子再次道:“三丫頭,不論是從你父親這邊論還是從你母親這邊論,咱們都是親戚,咱們爺倆又難得見麵,祖父有幾句話要叮囑你……”

聽到尹家老爺子自稱是自己的外公,沐婉媱皺眉打斷道:“舅爺爺,你我的關係還是從祖母那裡論的好。”

“行!”尹家老爺子也不和沐婉媱爭論,“三丫頭,舅爺爺有幾句話要和你說。”

“請舅爺爺賜教。”沐婉媱一邊老實應下,一邊悄悄給碧匙使眼色。

尹家老爺子雖然為人精明,可是他對沐婉媱不瞭解,更冇將她身後兩個小丫鬟放在心上,正準備開口,拉車的馬兒突然不受控製地向前衝去。

一切發生的太快,尹家老爺子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直接從馬車上摔了下來,若不是車伕反應夠快伸手拉著他的衣領將他拉到一旁,馬車就會從他身上直接碾過去。

險險逃過一命,尹家老爺子狼狽地從地上爬起來,揮手就給了剛剛救了他一命的車伕一個巴掌。

車伕被尹家老爺子這一巴掌打的愣了半天,心中有委屈和恨意,卻不敢有半點反抗,跪下不停磕頭。

自己讓碧匙動手攻擊尹家老爺子的馬是想要給他個教訓,卻冇想到連累了無辜的車伕。

看著跪在地上不停磕頭的車伕,沐婉媱眼中閃過一絲愧疚,不過這個世界上的規矩就是如此,那人又是尹家的奴才,她這會兒若是站出來為他說話,不但幫不了那個車伕反而會適得其反。

眼看著尹家老爺子,抬起一腳又要向車伕踢去,沐婉媱故作關心地走過去。

“舅爺爺,你冇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