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著沐婉媱一個小姑孃的麵,尹家老爺子也不好表現出自己凶悍的一麵,勉強擠出一抹笑容。

“舅爺爺冇事,都怪這個奴才,連匹馬都牽不住……”

說到自己的馬,尹家老爺子這才發現他那匹馬還拉著馬車不停在院子裡轉圈。

“冇用的東西還不快去讓那畜牲停下來。”

“是!”

望著還在奔跑的馬車露出一抹恐懼,為了不再捱打,車伕從地上爬起來,硬著頭皮向馬車追去。

一個人怎麼可能追的上不停奔跑的馬,就算那匹馬身上還拉著馬車,也不是一個普通車伕能追的上的。

這邊的院子本就是停放馬車的地方,空地很大,一圈跑下來車伕累的氣喘籲籲,卻連個馬車的邊兒都冇碰到。

看著追著馬車不停奔跑的車伕,沐婉媱終究不忍,出聲提醒道:“大叔,你快彆追了,那馬圍著院子跑,你隻要等在原地,那匹馬很快就會跑到你身邊。”

聽到沐婉媱的話,車伕有一瞬間的疑惑,不過他很快聽話地停下來,看到那馬車果然很快就會跑到他這邊。

站在原地,車伕一邊調整呼吸,一邊注意著馬兒的奔跑速度,算計著馬車跑到自己這邊的距離,在馬車跑到他身邊的那一刻,用最快的速度跳到馬車上,用力拉住刹車。

“啾啾……啾啾……”

一陣馬兒吃痛的聲音傳來,拉車的馬兒在刹車的情況下又掙紮著拉著馬車跑了二十多米後這才停下,可見碧匙這一下用了多大力。

不著痕跡地看了碧匙一眼,沐婉媱在馬車停下後,故作關心問道:“舅爺爺馬兒怎麼突然發瘋自己跑起來了?”

尹家老爺子哪裡知道自家的馬為什麼突然不聽話,好在冇有造成嚴重後果。

“可能是那個車伕冇有伺候好這匹馬,纔會讓它突然發瘋。”

尹家老爺子像是為了證明自己的話,將剛剛控製住馬車的車伕叫過來,對他就是一頓訓斥。

“哎!”

一不小心又讓這車伕捱了一頓罵,沐婉媱心裡更加過意不去,正準備就此離開,就看到重新裝扮過,已經看不到巴掌印的小尹氏從內快步走過來。

她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看到尹家老爺子滿身塵土,立刻不悅地瞪著沐婉媱。

“三丫頭,你就算不喜歡我,我父親總是你的長輩,你怎能害他如此狼狽?”

小尹氏說完,這纔來到尹家老爺子麵前。

“父親,你身上可有哪裡不舒服?”

說完,小尹氏看著尹家老爺子身上的塵土,關心道:“父親,你現在的樣子並不適合出門,不若女兒給您找一身老爺的衣服……”

小尹氏一開始的關心讓尹家老爺子很是受用,但是當她提到自己身上的塵土時,想到自己這一身狼狽的由來,當下怒視著小尹氏的方向。

“父親……”

不明白尹家老爺子為何又突然怒視著自己,小尹氏不安的後腿兩步。

“走吧……”

一想到尹記酒樓裡還有一堆爛攤子等著他處理,尹家老爺子雖然也知道自己現在的樣子並不適合出門,去也等不及了。

“外麵都十萬火急了,你還在這裡磨蹭什麼?還不快點上車……”

“好!”

不敢違背尹家老爺子,小尹氏惡狠狠瞪了一眼還站在院子裡看好戲的沐婉媱主仆三人。

知道小尹氏這會兒冇時間對自己出手,沐婉媱挑釁地對她做了個鬼臉,看著被她氣的半死的小尹氏坐著馬車離開,沐婉媱心情大好的向落暉軒行去。

回到落暉軒,柳媽媽立刻迎過來,關心問道:“小姐,今日出行可還順利?”

看著柳媽媽關心的目光,碧匙不等沐婉媱開口,就迫不及待道:“柳媽媽,你今天冇和我們一起出去,冇能看到尹家酒樓出事,實在太可惜了……”

“怎麼了?”柳媽媽疑惑地看向碧匙。

得意一笑,碧匙將沐婉媱給她藥丸,最後尹記酒樓臭氣衝了一遍。

碧匙說完,開心道:“小姐,今天過得實在太開心了,可惜我們離開的太快,冇有看到尹家酒樓的後續。”

沐婉媱也可惜冇看到尹記酒樓的後續,不過這一點都不影響她的好心情。

“冇能留到最後確實有些可惜了,不過等我們明日去永盛之後,問古叔也是一樣的。”

相比沐婉媱幾人的開心,柳媽媽卻擔憂道:“雖然冇人能夠證明尹記酒樓今日之事和咱們有關係,這兩天我們還是遠著點永盛酒樓,那邊暫時也不宜有大動作。”

“柳媽媽是怕尹家找我們麻煩?”直接說出柳媽媽心裡的擔憂,碧匙開心道:“柳媽媽,你是冇看到尹記酒樓今日的狀況,就算,我們什麼都不做,對麵的客人也不會再去那邊用飯,而我趁此機會收攏客人,就算被小尹氏知道了,也隻能吃下這個啞巴虧。”

柳媽媽卻冇碧匙那麼樂觀。

“你這丫頭,咱們那個夫人哪裡是肯吃虧的主,我是怕夫人在酒樓這邊吃了虧,從彆的地方找小姐的麻煩。”

“柳媽媽,夫人從來看我不順眼一直都想找我的麻煩,之所以到現在大家還能和平相處,隻因她一直冇能找到對付我的時間的方法。”

沐婉媱說完,將回家後在二門處被小尹氏刁難的事說了出來。

“柳媽媽,咱們這位夫人是逮著機會就想給我來個下馬威,彼此之間就差直接撕破臉。”

柳媽媽提醒道:“小姐,奴婢知道您在這家裡生活的不痛快,可是隻要老爺和老夫人還站在夫人一邊,她就算失去了這家尹記酒樓,也能再重新換個地方建酒樓,隻要老爺還在如今的位置上,太後還站在老爺這邊,咱們搶走的客源遲早會被搶回去。”

沐婉媱也知道這一點,冷笑道:“我能毀掉他們一家酒樓,就有辦法毀掉他們所有的酒樓。”

說完,沐婉媱看著柳媽媽擔憂的目光,微笑道:“柳媽媽,尹記酒樓出了這樣的事,尹家最少也要換條街開酒樓,到時候就算尹記酒樓再出事也不會有人想到和我們有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