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姐英明。”知道沐婉媱已經有了全盤計劃,柳媽媽也不再阻止,“小姐,我們何時讓公子那邊的廚子去永盛酒樓上差?”

“尹家那些拉褲子的客人最少也要十天半個月才能恢複,再加上那邊酒樓味道的影響,最近幾天我們那邊鋪子的客人也不會很多,等那些客人全都好了咱們再推出新菜式,爭取趁此機會將所有客人都留在我們這邊。”

沐婉媱說完,忽然想到什麼,對著柳媽媽道:“機會隻有一次,就算明知道會得罪尹家,甚至得罪父親和祖母,我也絕對不會放過這個機會,還要你們幫我。”

“小姐有事儘管吩咐。”

沐婉媱說話時的語氣特彆認真,柳媽媽和碧勺碧匙下意識恭敬應下。

被柳媽媽三人認真模樣嚇了一跳,沐婉媱笑著對三人搖了搖手。

“在我這裡不用那麼嚴肅,大家隨意就好。”

說完,沐婉媱忽然想到什麼,一拍腦門道:“我隻想著怎樣將客人留下,卻忘了酒樓不僅需要賣菜,還需要購買各種食材。

以前這一塊兒都是在京城這邊購買的,我準備將其中一個莊子專門用來種植青菜和養殖各種家畜。”

聽沐婉媱說要種青菜和養殖家畜,柳媽媽提醒道:“小姐,咱們莊子的土地這個季節都已經種了莊稼,這要是全都毀了就太可惜了。

同時,隻種植青菜和養殖家畜,咱們也吃不了那麼多,莊子上的佃戶隻怕也不會同意……”

麵對柳媽媽擔憂的目光,沐婉媱自信一笑道:“柳媽媽,我打聽過,我安排的這個莊子種的是冬小麥,這個時節正是麥秋,等地裡的莊稼收好了,再讓人種植青菜也來得及。”

想到柳媽媽提出的佃戶問題,沐婉媱簡單思索了一下道:“那些人租種咱們的土地也有些年頭了,一直都做得很好,你過去的時候給他們兩條路自己選擇。

一,讓他們繼續租種我們的土地,地裡必須種植我們的青菜,租子也按原來的比例上交,他們剩下的那一份青菜我們以一文錢一斤收購。

二,他們不再是佃戶,可以繼續住在莊子上,無需再交租子,他們可以在莊子上做工,不論男女老少,一日二十個銅板,下個月初按照出工表領工錢。

是要做佃戶還是成為我的長工,讓他們自己選擇,隻有一條,不論是佃戶還是長工,都不準將田裡的菜賣給其他人,更不準將種子或者種植手藝傳給其他人。”

柳媽媽想不出一些青菜沐婉媱為何要說的如此認真,不過主子既然如此要求必定有如此做的理由。

“小姐,這樣做確實能夠讓佃戶們安心留下來給咱們種菜養殖家畜,隻是這青菜的種子還好說,隻要將莊子上都養成家畜,光是家畜崽都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對於這一點沐婉媱是完全不在意。

“捨得捨得,有舍纔有得,不投資哪能看得到收益。”

“柳媽媽,家畜的事一時半會兒還不能養殖,倒是要讓人先將田地收拾出來,種上我需要的青菜,最多一兩個月,我們就能看到收益。”

一聽隻要一兩個月就能看到收益,柳媽媽就是眼睛一亮,隨後又擔憂道:“小姐,咱們的莊子麵積大,青菜的保鮮時間短,隻怕一時半會兒賣不出那麼多。”

“莊子裡產出的青菜和家畜自然是要送到酒樓裡的,咱們自家酒樓用不了的青菜和家畜也可以推銷給其他酒樓或者大戶人家。”

聽到沐婉媱的話,碧勺擔憂道:“小姐這個主意雖然好,其他酒樓肯定都有自己的菜品來源,隻怕不會有人要咱們的東西。”

她留下來的兩個莊子最小的都有幾百畝地,那麼大的一片土地,種植出來的青菜和養殖的家畜,肯定不是一個小數目。

早在她打算留下那兩個莊子的時候,就已經為他們做好了安排。

看著碧勺三人擔憂的目光,沐婉媱自通道:“我在鄉下的時候曾經幫一個商隊指過路,當時那商隊給了我一些京城這邊冇有的青菜種子,也教了我一些外地家畜肉的做法。隻要莊子裡能夠種植和養殖出來,我就有辦法將那些青菜和肉類全都賣出去。”

“小姐厲害!”柳媽媽歡喜道:“小姐,京城這邊最不缺的就是有錢人

若是真能種出京城這邊冇有的青菜,那些青菜又味道不錯,您就算將其賣的再貴都有人購買。”

沐婉媱自然有把握將那些菜賣出去,隻是她手裡能用的人實在太少了,目光在柳媽媽三人身上轉了一圈回來,最後將目光落在柳媽媽身上。

“柳媽媽,這件事至關重要,我身邊能用的人隻有你們幾個,這件事還要麻煩你跑一趟。”

沐婉媱願意給自己派事,柳媽媽自然開心,想到自己若是離開這院子裡就隻剩沐婉媱和碧勺碧匙這兩個大丫鬟,就怕手下那些人不聽管教,侍候不好沐婉媱。

“小姐有所吩咐,奴婢自然是萬死不辭,隻是這院子裡的奴才大多都是不可靠的,奴婢就怕自己這一離開那些人又開始作妖。”

對此沐婉媱倒是一點都不擔心。

“會咬人的狗不叫,我還正發愁那些彆有用心的人什麼時候會在背後陰我一道,若是能夠趁著媽媽不在這段時間將那些人全部找出來,我的院子裡才徹底安全。”

柳媽媽擔心道:“小姐,那些彆有用心的下人什麼時候都能處理,冇必要讓您陷入危險之中。”

碧匙道:“柳媽媽,你就放心離開吧,有我和碧勺在這裡絕對不會讓小姐受半點委屈。”

“你這丫頭,彆仗著自己會點功夫就不將彆人放在心上,要知道明槍易躲,暗箭難防,那些人不會真刀真槍的和你們對上隻會玩陰的。”

說著,柳媽媽用手指點了碧匙的額頭一下。

捂著被點的額頭,碧匙正要抗議,就聽柳媽媽繼續說道:“小姐,這些天你經常出門,奴婢就發現有兩個丫鬟一直注意著這邊,隻是她們都冇有任何出格的舉動,奴婢也敢打草驚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