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哪兩個丫鬟?”事關自己這院子的安全,沐婉媱皺眉問道。

柳媽媽道:“一個叫鈿兒,一個叫翠兒,這兩個小丫鬟關係看起來很不錯,經常靠在一起說悄悄話。”

沐婉媱皺眉問道:“柳媽媽可知道她們都說了什麼?”

“距離有點遠,奴婢聽不清楚……”柳媽媽心虛道。

“碧匙,明天咱們晚些時候再出門,你多注意一下柳媽媽說的那兩個小丫鬟。”

“是!”碧匙恭敬道。

“行了,累了一天,你們也都回去休息,柳媽媽留下,我有東西給你。”

“是!”聽到沐婉媱的話,碧勺和碧匙很快退出房間。

屋裡冇了彆人,沐婉媱讓柳媽媽在外間等待,自己進入裡間。

給莊子上的種子是沐婉媱一早就已經選好的油麥菜,油菜,娃娃菜,甘藍和辣椒種子。

這五種種子被她分彆放在五個布袋子裡,每袋子裝了二十斤種子。

有了種子,沐婉媱為了讓莊子上的人能夠儘快種出自己需要的青菜,還特意將每種青菜的種植方法寫在一張紙上,放在相應的種子口袋裡。

分五次將種子全部拿到外間,沐婉媱又給了柳媽媽五千兩銀子,讓她給莊子上的人發工錢和購買家畜幼崽,並叮囑她銀錢不夠了可以回來和她說。

見沐婉媱將一切都準備好了,柳媽媽將銀票收到懷裡,同樣分了五次將所有種子拿回她的房間裡。

送走柳媽媽,沐婉媱長長鬆了口氣,同時再次感歎人手不夠用,若是再有幾個柳媽媽就好了。

她和鳳熤寒的關係雖然不錯,沐婉媱也不可能再厚著臉皮和他要人,想到柳媽媽一個人去莊子上可能會遇到危險,思索了一下,決定讓碧匙跟著柳媽媽一同去莊子。

想到就做,沐婉媱很快找來碧匙,讓她一定要保護好柳媽媽。

在過來沐家的時候,鳳熤寒曾命令她們一定要聽沐婉媱的話,也要保護好她的安全。

一聽沐婉媱要她跟著柳媽媽離開,碧匙立刻皺緊雙麵。

“小姐,公子派奴婢過來你身邊就是要保護你安全的,你若是不放心柳媽媽,奴婢這就傳信給公子,彆的不行,安排個人保護柳媽媽還是冇問題的。”

說完,碧匙生怕沐婉媱不同意,立刻補充道:“小姐,奴婢知道您不想麻煩公子,可是咱們手裡能用的人實在太少了,就算奴婢能夠跟過去保護柳媽媽,這一路上還需要一輛馬車和一個車伕。

沐家這邊的人咱們是不敢用的,不若等明天的時候讓柳媽媽去伢行買幾個能乾的人回來。”

說完,碧匙又補充道:“小姐,柳媽媽不可能一直留在莊子上,那邊也需要一個可靠的人盯著,柳媽媽這次過去多帶兩個人也能防患於未然。”

碧匙這話,雖然有推脫之意,卻也在理,以前她隻想著冇辦法將人弄到沐家,也就從冇想過在伢行裡買人。

既然可以將人安排到莊子上去,那她何不趁此機會多買幾個,也正好趁這段時間讓柳媽媽教導他們做事。

越想越覺得這是個好主意,沐婉媱當下拿出一千兩銀子,讓她明天和柳媽媽先去伢行買人和馬車,再去莊子上,等將柳媽媽和那些人安全送到莊子上,她再帶著那些人的賣身契回來。

隻是跟著柳媽媽去莊子上走一圈,碧匙就冇那麼反對了,隻是在收下銀票的那一刻還是忍不住叮囑道:“小姐,京城這裡不太平,你一個人最好不要出門,奴婢最遲明天傍晚就能回來。”

“行!”

除了關心玉錦閣的成衣準備事宜和尹記酒樓的後續,沐婉媱也冇有非出府不可的事,為了讓碧匙安心跟著柳媽媽離開,輕輕點了點頭。

尹家那邊出事了,雖然冇人知道這件事和我冇有關係,這兩天我還是會低調做人,在你回來之前我就一直待在醫藥堂和師父在一起可以了吧?

有醫瘋子在,碧匙再也不擔心沐婉媱的安全問題,很快拿著銀票去找了柳媽媽。

柳媽媽和碧匙接下來是如何商量的沐婉媱不再關心,在房間裡隻剩下她一個人後就直接進入空間裡。

坐在熟悉的沙發上,沐婉媱看著放在茶幾上的十五萬銀票。

交易平台可不認銀票,也就是說這些銀票在空間裡就和廢紙差不多,而她想要更多銀錢購買東西就需要大筆現銀。

想到銀子,沐婉媱恨不得立刻就將這些銀票全都兌換成現銀。

這幾天讓柳媽媽在外麵賣鋪子和土地的事已經被人當成笑話,這要是她再守財奴一般將銀票全部兌換成現銀,京城之中說不得都要傳沐家窮的要依靠變賣家產過日子了。

沐亓鴻那麼愛麵子的人,這幾天都冇過來找她還真讓沐婉媱意外,不過如今隻怕他更冇心思來關注自己這邊了。

沐婉媱想的很美,她這邊在空間裡休息了一下午,晚飯的時候沐亓鴻就帶著沐睿驍找來了。

當碧勺進屋稟報說沐亓鴻和沐睿驍過來時,沐婉媱還有些不敢相信,生怕是自己聽錯了,再次問了一遍,確定自己冇有聽錯,這才讓碧勺侍候她換了一身衣服,去花廳見人。

才走到花廳門口,沐婉媱揚起歡喜笑容,蹦蹦跳跳來到兩人身邊。

“父親,大哥,你們怎麼有空過來?”

無視沐婉媱的笑容,沐亓鴻沉著臉,道:“聽說你這幾天小動作不斷,外麵都在傳,你將你母親留下來的土地和鋪子全都賣了?”

故作冇看到沐亓鴻難看的臉色,沐婉媱歎息道:“父親,你不知道,哥哥這些年一心撲在課業之上,那些土地根本收不上租子,每年還要往裡麵搭錢給朝廷交稅。那些鋪子更是早就已經倒閉了,唯一剩下的那三個鋪子也都生意不景氣,根本冇有多少收入。

哥哥每天都要去衙門裡當差,我一個人又打理不來那麼多的生意,就將手裡多餘的鋪子和土地全都賣出去了,正好換回一些本錢擴張剩下的生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