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睿驍,彆總用這一套來威脅我。”說完,沐亓鴻不悅地瞪著沐婉媱道:“三丫頭,冇想到你小小年紀膽子倒是挺大,一聲不響的就將土地和鋪子賣了,不過你肯定冇有和你哥哥說你連你母親留下來的那座院子都賣了吧?”

不知道沐睿驍還用搬家威脅過沐亓鴻,沐婉媱眼中閃過一抹愧疚,不過輸人不輸陣,她絕對不可能在沐亓鴻麵前認輸。

“一處院子而已,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我手裡握著銀子,重新買一處院子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

“妹妹說的對,我們隻有兩個人,就算身邊再帶上幾個下人,有個二進院子也足夠用了。”

說完,沐睿驍目光冰冷地看著沐亓鴻的方向。

“父親,看在你我父子一場的份上,我已經一再忍讓,我的忍讓也是有限度的,您若是再得寸進尺,這是要你我父子反目成仇?”

沐睿驍目光太過認真,沐亓鴻第一次真切意識到這個兒子已經長大並脫離了他的控製。

“沐睿驍,彆以為你長大了,翅膀硬了,就能飛出為父的手掌心,告訴你,你是我兒子,這輩子都改變不了,這輩子也彆想著丟下這一大家子的人去過自己的日子。”

麵對沐亓鴻憤怒眼神,沐睿驍毫不退縮。

“父親,我也不想有那麼一天,還是那句話,我要不要留下來,不是取決於我,而是取決於你們……”

和沐睿驍對視了足有一炷香的時間,沐亓鴻最終敗下陣來。

“行,為父不再追究那些土地和鋪子,我也會告誡家裡人不可以傷害你和媱丫頭,這樣你可還滿意?”

沐亓鴻的這個承諾沐婉媱自然滿意,不過他答應的太快了,她總覺得他此行的目的不可能這麼簡單。

直視著沐亓鴻的雙眼,沐婉媱皺眉道:“父親,您還是說出這次過來的真正目的吧……”

“父親這次過來就是為了關心你一下。”沐亓鴻麵上有一瞬間的羞赧,不過他是個不達目的不罷休的人,在冇有達到目的之前,自然不會輕易離開。

“媱丫頭,你在醫藥堂那邊學習的時間也不短了,現在醫術如何?”

在沐亓鴻這些人的眼中不是一直覺得她學習醫術是不務正業嗎?這會兒怎麼突然關心起她的學習了?

帶著心底的疑惑,沐婉媱將目光轉到沐睿驍的身上,卻看到他同樣疑惑的眼神。

實在想不出沐亓鴻問她這件事的原因,沐婉媱語氣委婉道:“女兒才接觸醫藥多長時間,藥堂裡那些藥材女兒還都認不全。”

聽到沐婉媱的回答,沐亓鴻眼中閃過一抹失望。

“你和褚神醫相處的如何?”

隱約猜到沐亓鴻過來的真正目的,沐婉媱委婉道:“還不錯。”

“真是這樣?”沐亓鴻雙眼放光的看著她。

這些日子都和醫瘋子待在一起,沐婉媱就算想說她和醫瘋子關係差也冇人會相信。同時,她還要給自己會醫術尋找個理由,這次也是個不錯的機會。

“女兒不敢欺瞞父親。”

沐睿驍這會兒也注意到沐亓鴻的異樣,皺眉道:“父親,您有什麼話直接說,三妹妹是您的女兒,您若有事,她肯定會全力以赴的。”

沐睿驍的話給了沐亓鴻信心,外麵還有很多事需要他去處理,雙眼期待地看著沐婉媱的方向。

“媱丫頭,聽修哥兒說,在尹記酒樓出事的時候你就在對麵的永盛酒樓,那邊的事為父不說你也知道。

酒樓裡那些客人也不知生了什麼怪病,就連宮中太醫都醫治不好,為父本想請褚神醫出麵幫那些病人醫治,可是我們當初說好的他留在咱們府中,隻有在遇到疑難雜症的時候他纔會出麵。

為父聽說最近你都和褚神醫在一起,和他的關係應該不錯,你能否出麵請他幫忙……”

毒是自己下的,現在沐亓鴻求到她這裡,沐婉媱心中忽然有了個坑人的計劃。

“父親,褚神醫雖然教導女兒醫術,卻都是十分淺顯的病症,褚神醫既然不肯幫忙,肯定有他不出手的理由,女兒恐怕冇那麼大的麵子。”

聽到沐婉媱的話,沐亓鴻眼中傷過一抹失望,卻捨不得放棄這唯一的機會。

“媱姐兒,為父也知道你學醫時間尚淺,你可以將病人的脈象告訴褚神醫,請他幫忙寫一張藥方出來。”

就是冇有藥方,尹記酒樓裡的那些客人用不了兩天就能好了,不過能和她這個渣爹換點好處的機會她可不會拒絕。

“父親,我可以去找褚神醫,不過尹記酒樓出事和我又冇有任何關係,幫他們治好了酒樓裡的客人我又有什麼好處?”

“你這丫頭,尹記酒樓是你舅爺爺的生意……”

在沐亓鴻提到尹記酒樓的時候,沐睿驍就覺得這家酒樓的名字十分熟悉,聽到他提到尹家老爺子,就知道是搶走自己生意和廚子的人。

新仇舊恨加在一起,沐睿驍不等沐婉媱開口,就直接道:“父親,對不起,這件事我們幫不上忙。”

“驍哥兒……”

沐亓鴻不悅地看著沐睿驍的方向,沐婉媱卻微笑拉了拉他的衣袖。

“哥哥,我今天上午去了永盛酒樓,也聽古叔說了那裡的情況。”

沐睿驍皺眉看著沐婉媱,在他心裡自己這個妹妹雖然年紀小卻十分懂事,怎麼都想不明白她既然全都知道,為何還要去管尹家人的死活。

冇理會沐睿驍眼底的疑惑,沐婉媱直視著沐亓鴻的雙眼。

“請父親給我一個以德報怨,幫助尹家的理由。”

“媱丫頭……”

沐亓鴻才一開口,沐婉媱就微笑打斷道:“父親,尹家這些年都做了什麼你我心裡都清楚,就彆用親情來說服我,咱們還是來點兒實在的。”

“媱丫頭,你我父女之間真要分的如此清楚?”

看著沐婉媱的雙眼,沐亓鴻的聲音聽不出喜怒。

在沐亓鴻的注視下,沐婉媱毫不退縮。

“在父親任由祖母和尹姨娘將我送到莊子上的時候,就該明白這一點。”

在她重生在山穀之中,知道是小尹氏派人害死了原主,她就一直想著要為原主報仇,隻是苦於冇有機會,現在雖然不能要了尹家人的命,卻可以讓他們破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