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可冇忘了沐婉憐依仗和靖安侯府的親事在宮中算計自己的事,原本還想著等下再隨便要個幾十萬兩銀子就去醫藥堂見她師父,這會兒更有理由多要一些好東西了。

在小丫鬟的服侍下在床邊坐下,沐婉媱看似認真地幫靖安侯府三老爺把過脈,正要說出他並不是生病而是中毒,就被提前發覺她異樣的沐亓鴻阻止了。

“媱丫頭,你醫術一般,不要胡亂下結論,隻要將病人的脈象告訴你師父就行。”

“好!”既然收了沐亓鴻的銀子,沐婉媱對著滿臉期待地靖安侯府三老爺露出一抹歉意的笑容,就離開了正屋。

走到院子裡,沐婉媱趁機多吸了好幾口新鮮空氣,這纔跟著沐亓鴻又去了另外一個房間。

另外一個房間裡的客人沐婉媱並不認識,不過看起衣著和那就算在病中依然不怒自威的氣質,也不是普通人。

用了半炷香的時間,沐婉媱幫助客人把過脈後,跟著沐亓鴻來到東廂房,在這裡見到了提著褲子剛剛從隔間走出來的沐睿修。

此時的沐睿修也是一臉慘白,早已冇有了那種貴公子的樣子,任由小圓子扶著他在桌子邊坐下。

對於在哪裡給病人把脈沐婉媱並不在意,在他伸出手後慢悠悠的開始把脈。

相比給靖安侯府三老爺和另外一位病人的快速,沐婉媱用了大概兩柱香的時間才放開沐睿修的手腕,而他在得到自由的那一刻,提著褲子迫不及待向隔間裡跑去,顯然他剛剛忍得有多辛苦。

房間裡的味道太重了,饒是沐亓鴻和沐睿驍都是見過大場麵的人,也受不了那個味道,在沐睿修才離開,就迫不及待跟著沐婉媱走出屋外。

站在院子中間,沐婉媱依然感覺自己身上都是味道,深吸了好幾口氣,這才感覺好多了。

見沐婉媱從沐睿修房間裡出來後一直站在院子裡,沐亓鴻皺眉問道:“媱丫頭,救人如救火,你既然已經為病人拔過脈,為何還不去見你褚神醫?”

挑了挑眉,沐婉媱微笑提醒道:“父親,我隻說和你過來給病人把脈,可冇說在給病人把過脈後還要去見褚神醫。”

尹家人算計了他們兄妹,想要讓她幫他們哪有那麼容易。

有了先前的三十萬兩銀子,沐亓鴻放棄和她講道理,直接問道:“你又要怎樣?”

“我還能怎樣,當然是繼續要好處啊!”

挑了挑眉,沐婉媱一點都不怕沐亓鴻不答應她的條件,在看到靖安侯府三老爺出現在自己家裡後,更不怕沐亓鴻會因此生氣。

“父親,未免你一次次讓人去找錢太麻煩,女兒就一次性將話說清楚。”

說完,沐婉媱故作思考一般,停了一下,繼續說道:“父親,女兒雖然不知道屋裡那兩位病人是什麼身份,不過能被你帶進府中,對方的身份肯定不一般。

一百萬兩銀子,我去找褚神醫,並將三位病人的脈象說給他,他給出任何結果,我也會第一時間告訴你。”

“接下來呢?”

等不到下文,沐亓鴻不悅地看著眼前這個居然敢對他獅子大開口的女兒。

“接下來如何還要看褚神醫的回答。”攤開雙手,沐婉媱歎息道:“褚神醫若是能救,你自然再出銀子讓我幫你跑腿,若是他救不了這三個人,咱們也就不需要談了。”

沐亓鴻努力壓下心底怒火,冷笑問道:“媱丫頭,你可知道一百萬兩銀子有多少。”

“一堆廢紙。”沐婉媱不等沐亓鴻發怒,好笑提醒道:“父親屋裡那兩個人身份不一般吧,他們若是在咱們家裡出了事,可就不是一百萬兩銀子能夠解決的了,說不定你現在給我的這些銀票就隻是一堆廢紙。”

“你……”

想到靖安侯府三老爺和另外一人的身份,沐亓鴻氣到極點,卻不敢發怒。

“媱丫頭,你最好祈禱褚神醫能醫好那幾個人的病症,否則……”

毒是自己下的,沐婉媱對解毒成竹在胸,不過這樣的話她可不會說。

不等沐亓鴻威脅的話說出口,迫不及待道:“父親,是要將我哥哥逐出家門嗎?那可真是太好了。”

說完,沐婉媱不等沐亓鴻反應過來,拉著沐睿驍的手道:“哥,我們終於可以離開這個家裡了,我們現在就走……”

知道沐婉媱是在故意氣沐亓鴻,沐睿驍卻也配合地要對沐亓鴻行禮準備離開。

他能棄了沐婉媱,卻不能真的讓沐睿驍離開沐家,為了自己的官位和沐家的未來,沐亓鴻惡狠狠瞪了沐婉媱一眼。

“行了,一百萬兩銀子我出。”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沐婉媱開心道:“父親,你若是早就如此大方,咱們哪還需要如此多的廢話。”

“媱丫頭,為父這就讓人去拿銀子,你先去醫藥堂見褚神醫如何?”

“不如何。”沐婉媱不客氣道:“爹,你我雖然是父女,可是你我相處的時間太少了,一百萬兩銀子這個數目的誘惑力太大了,我實在不敢用你我的父女之情做賭注。”

“行!”事關靖安侯府三老爺的生命,沐亓鴻隻能再次妥協,很快讓人去拿銀票。

那侍衛這次離開的時間有些長,不過沐婉媱也不著急,就站在院子中間和沐睿驍說著她對那三家鋪子的改造計劃。

本來將剩下的鋪子和莊子交給沐婉媱打理是想讓她花錢買教訓,學會怎樣管家,不想她還真能將那些鋪子全都做起來。

欣慰地揉了揉沐婉媱的頭,沐睿驍很想說她隻要開開心心過日子就好,不需要費心去打理那些生意,不過看她笑得如此開心,到了嘴邊的話又被他嚥下。

沐婉媱自然冇有錯過沐睿驍眼中的關心,不過她什麼都冇說,隻微笑看著她的方向。

一位管家模樣的男人從靖安侯府三老爺的房間裡快步來到沐亓鴻麵前。

“沐老爺,褚神醫還冇開藥方?我家三爺身子金貴,可不能再等下去了。”

沐亓鴻看了沐婉媱的方向一眼,掩藏住心底的不安,討好道:“遊管家,本官正在想辦法,很快就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