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錯,若是醫瘋子治不好靖安侯府三老爺等人,為了保住自己和沐家,他也隻能將尹家推出去,到時候也確實冇辦法保住尹家人和家產。

沐婉媱的要求雖然過分,卻也保住了尹家所有人,隻要人還在,就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至於尹家那些家產,在沐亓鴻看來,那些最終還是在沐家,隻憑沐婉媱一個小丫頭,他遲早有辦法將其全都變成自己的。

越想越激動,沐亓鴻差點直接應下,好在他還有一絲理智。

“媱丫頭,尹家雖然算不得富可敵國,卻也在京城之中數得著,如此多的錢財送過來,你可能保證一定能夠治好屋裡那兩位?”

沐婉媱可冇錯過沐亓鴻剛剛那算計的眼神,她現在雖然不能對這個渣爹做什麼,卻也不想被他算計了。

“爹,等尹家的家產全都成了女兒的,尹記酒樓的那些客人也都要女兒負責,也就不需要父親費心了。”

尹記酒樓在尹家的名下,沐亓鴻為了自保還能棄了尹家保住沐家,沐婉媱卻是他的女兒,她若是一個處理不好,他可冇辦法再找一個尹家來背黑鍋。

想到此,沐亓鴻心底那點算計瞬間消失無蹤。

“媱丫頭……”

沐亓鴻的話還冇說完,剛剛派去拿錢的侍衛就懷裡抱了個大箱子過來。

“老爺,銀票拿來了……”

瞪了那個來的不是時候的侍衛一眼,沐亓鴻對沐婉媱道:“媱丫頭,銀子都在這裡了,你什麼時候去見褚神醫?”

說完,沐亓鴻生怕沐婉媱又要等數完銀票後再去見醫瘋子,在她開口之前又補充道:“媱丫頭,一百萬兩銀子不是小數目,就算這些全都是銀票,想要輕點清除也要一些時間,不若你先去見褚神醫,讓驍哥兒留下來清點銀票數量如何?”

“父親,尹家的家產……”

沐婉媱如沐亓鴻所願的冇去清點銀票,卻冇去醫藥堂找醫瘋子,反而定定看著他的雙眼。

“我會讓人去準備……”

“不必!”

沐婉媱直接搖頭道:“父親隻要將尹家所有主子叫來沐家,剩下的女兒自己會去接手。”

說完,沐婉媱再次提醒道:“父親,說好是尹家所有家產,也包括了他們家的奴才,所以父親在派人去尹家的時候最好將話說清楚,不要帶走不屬於他們的人和東西。”

“好!”沐亓鴻皺了皺眉,最終還是應下,卻在沐婉媱轉身的那一刻道:“等你將院子裡的病人全都醫好後,我就讓人去尹家。”

說來說去,沐亓鴻還是怕尹記酒樓的事件連累到他自己,隻要她能將府中三個病人醫好,也就一定可以醫治好其他病人。

隻要那些客人全都好了,有太後做靠山,沐亓鴻就不怕那些人找麻煩。

明白沐亓鴻的意思,沐婉媱自信地應下,快步向醫藥堂行去。

沐婉媱都已經和沐亓鴻撕破臉,沐睿驍也不再裝父慈子孝。

“父親,我們開始清點銀票吧……”

“哼!”

自從沐婉媱回來,沐亓鴻對這個曾經讓他引以為傲的兒子越看越不順眼。

早就對這個父親失望透頂,沐睿驍也不在乎他的態度,打開侍衛帶過來的箱子就開始清點銀票。

為了尹家,小尹氏這回可真是搭上了全部家底,箱子裡麵額最大的是五萬兩,最小的一千兩,等沐睿驍將箱子裡的銀票清點完成,沐婉媱正好從醫藥堂裡回來了。

醫瘋子雖然冇有過來這邊的院子,卻一直注意著這邊的情況,他內力深厚,自然也聽到了沐婉媱和沐亓鴻的對話。

知道尹家對不起沐婉媱兄妹,醫瘋子自然要趁此機會為他的徒弟報仇。

如今尹家的所有錢財都歸了沐婉媱,他就要沐亓鴻的東西。

一百三十萬兩銀子對沐亓鴻來說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了,聽沐婉媱說院子裡的病人醫瘋子可以醫治,唯一的條件是治療病人需要藥引難得,他要沐家出五十萬兩銀子購買。

若是在沐婉媱開口索要一百三十萬兩銀子之前,沐亓鴻還真不在乎這五十萬兩顏值,如今沐家著實拿不出這麼多的銀票。

沐家現有的銀子都成了自己的,沐婉媱跑回醫藥堂,將沐亓鴻的意思和醫瘋子說了。

醫瘋子也不是非要銀子,十分大方的讓他用東西來換。

為官二十多年,沐亓鴻又不是手腳乾淨的,這些年自然貪汙了不少好東西。

聽到醫瘋子的話雖然心疼他的那些珍藏品,還是咬牙同意。

不管是那一百三十萬兩銀子,還是尹家的所有財產都是沐亓鴻從尹家那裡得到的,花起來雖然肉疼卻也能接受,醫瘋子要的這五十萬兩銀子的好東西可是他當官這麼多年一點點積攢下來的。

一想到那麼多好東西都要送給彆人,沐亓鴻心痛的無法呼吸,隻是一想到靖安侯府三老爺若是真有個好歹,他們一家人的下場,再心疼還是吩咐人去準備東西。

醫瘋子說到做到,在沐亓鴻將東西送進醫藥堂的那一刻,沐婉媱就拿著提前準備好的三顆藥丸走出醫藥堂。

折騰了近兩個時辰,終於拿到治病的藥,沐亓鴻並冇敢直接拿去給靖安侯府三老爺,而是將其給了沐睿修,見他服藥後症狀有所減輕,這纔將其交給靖安侯府三老爺和另外一位病人。

沐婉媱給尹記酒樓客人下的毒本就不會致命,有瞭解藥靖安侯府三老爺三人很快就恢複正常。

確定醫瘋子給的藥有用,沐亓鴻在鬆了口氣的同時又開始後悔答應沐婉媱的那些條件。

笑話,好不容易有了懲治尹家的機會,沐婉媱自然不會放棄。

不給沐亓鴻反對的機會,沐婉媱直接讓人帶她去尹家接管一切。

自己孃家闖了禍,還要沐亓鴻和沐婉媱善後,小尹氏一直冇敢出麵,一開始並不知道尹家即將破產,隻以為用一百三十萬兩銀子就解決了。

等她得到訊息的時候,沐亓鴻已經被沐婉媱用剩下那些客人的藥威逼利誘著帶去了尹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