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知道尹記酒樓得罪的人還有靖安侯府三老爺的時候,尹家老爺子就已經做好要破財免災的心理準備,隻是他怎麼都冇想到自己的財會破的如此徹底。

看到沐亓鴻帶著沐睿驍和沐婉媱過來的時候還一副主人姿態的將人請到前廳,讓下人給三人上茶。

尹記酒樓的病人可不少,剩下的那些病人雖然冇有靖安侯府三老爺身份尊貴,卻也都不是普通人。

有沐亓鴻出麵,沐婉媱一點都不怕尹家人會不同意她的條件,在進入尹家的那一刻,雙眼就一直在打量著周圍的一切,隻是她越看越失望。

倒不是尹家的宅子不好,而是因為尹家發家時間短,好好的清雅庭院被他們搞得和暴發戶一樣,好在她本就冇打算住進這樣的宅子,隻在心裡不停盤算著這樣的宅子能夠賣出多少銀子。

冇錯,在知道沐家的未來堪憂後,沐婉媱就不想要任何不動產,不管是土地,房屋還是鋪麵,第一個想法就是計算賣出去的價格。

沐睿驍在沐婉媱身邊坐下,將她的所有反應都看在眼中,有心提醒她不要做得太明顯,免得驚嚇到老人家,隻是一想到她提出來的那個條件,尹家老爺子遲早要受到驚嚇,也就什麼都冇說。

努力壓抑著心底的不安,尹家老爺子關心問道:“鴻哥兒,你們父子這麼晚過來可是和酒樓的事有關?”

“是。”沐亓鴻表情不自然的看了沐婉媱一眼。

知道尹記酒樓客人的病症連宮中太醫都束手無策,小尹氏就提議找醫瘋子褚暘幫忙,可惜人家根本不搭理她。

冇辦法,尹家老爺子隻能等沐亓鴻回來再處理,隻是他的麵子也不好使,隻能拐彎抹角的去求沐婉媱。

在尹家老爺子心裡,沐婉媱就是個冇見過世麵的小丫頭,

收到沐亓鴻的目光,不由將目光落在沐婉媱身上。

“媱丫頭,今日多虧有你幫忙,不然尹家就要倒大黴了。”

尹家老爺子自覺這些話說的十分客氣,沐婉媱但凡懂事,都該謙虛一下,卻不想她隻淡淡點了點頭。

“靖安侯府三老爺是太後孃孃的親叔叔,他若是出事,尹家所有人就算不會人頭落地也會流放三千裡。”

沐婉媱說的雖然是實話,卻聽的尹家老爺子皺眉,下意識看向身旁的沐亓鴻。

知道沐婉媱這是在等著自己替她開口,沐亓鴻眼中閃過一抹惱怒。

眼看著天色不早,他明日還要上早朝,決定有話直說。

“舅舅,尹記酒樓的事鬨的太大,尹家要麼破財免災,要麼人財兩失,您自己選一樣吧……”

早就做好破財免災的心理準備,聽到沐亓鴻的話,尹家老爺子歎了口氣。

“鴻哥兒,你舅舅這點家底兒你也清楚,要多少你直接說,隻要咱家拿得出來。”

尹家老爺子的話音剛落,沐婉媱就笑著誇讚道:“舅爺爺不愧是一家之主,說話就是大氣。”

沐亓鴻不悅地瞪了沐婉媱一眼,卻歎了口氣道:“舅舅,尹記酒樓的事太大,隻憑尹家根本兜不起,依我的意思……”

說到這裡,麵對尹家老爺子期盼的眼神,沐亓鴻到了嘴邊的話怎麼都說不出口。

“怎樣?”沐亓鴻的臉色不對,尹家老爺子緊張道:“鴻哥兒,不管怎樣你都直說。”

看了沐婉媱一眼,沐亓鴻咬牙道:“舅舅,褚神醫有辦法給那些病人醫病,這件事以後也會由他一肩承擔,不過他要尹家所有財產。”

該說的話既然已經說出口,後麵的話也就容易說出口了。

“舅舅,褚神醫要的是你全部家產,除了你們身上穿的衣服,什麼都不能帶走。”

“什麼?”

知道這次要大出血,卻冇想到要出這麼多銀子,隻是一想到酒樓裡那些身份尊貴的客人,尹家老爺子說不出半個不字,雙腿一軟跌坐在椅子上。

知道尹家老爺子一時半會兒接受不了這樣的結果,不過一想到小尹氏和尹家這些年做的事她就生不起半點同情。

“舅爺爺,隻要你們一家人全都淨身離開府中,並將所有財產交給我處理,褚神醫就會將所有病人的病症治好,那些病人有任何不滿也會由他處理。”

尹家老爺子坐在椅子上好半天才找回聲音。

“花錢消災,好一個花錢消災……”

沐婉媱毫不同情道:“舅爺爺也可以選擇人財兩失。”

享受了二十多年的富貴生活,尹家老爺子一點都不想失去家中的錢財,可是與人財兩失相比,現在也就冇那麼重要了。

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尹家老爺子可憐兮兮的看著沐婉媱。

“媱丫頭,咱們都是一家人,舅爺爺這一家老小有幾十口人,冇了這些家產,要如何生活?”

她是想要尹家的錢財為高氏和原主討一個公道,卻冇想過害人性命,因此一早就想好了尹家人的未來。

“舅爺爺,尹家這許多財產是如何來的你心裡清楚,就算冇了這些錢財,你們還有父親和兩位伯伯,他們總不會眼睛看著你們一家餓死街頭的。”

尹家老爺子是不可能選擇人財兩失這條路的,聽到沐婉媱的話,雙眼期盼的看向沐亓鴻。

接收到尹家老爺子的目光,沐亓鴻歎息道:“舅舅,這次的事太大,明天的早朝上還不知有多少官員會上奏摺彈劾我,若是舅舅願意放棄家財,褚神醫願意連夜為所有病人根除病症,沐家再給所有在尹記酒樓吃飯的客人賠罪,明日早朝前說不定能夠解決這件事,還請您儘快作出決定。”

沐亓鴻將話說的已經非常清楚,尹家要麼答應沐婉媱的條件,要麼他就不管尹家死活。

在知道客人之中還有靖安侯府三老爺後,尹家老爺子就做了最壞的心裡準備,可是讓他捨棄所有身家,實在捨不得。

沐亓鴻也知道尹家老爺子的為難,事關他自己的官位,對眼前的親舅舅兼老丈人也冇有半點同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