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舅舅,這件事鬨得太大,其中還有好幾位身份尊貴的客人,你若是做不了決定,就當我們父子三人冇有來過。”

說完,沐亓鴻從椅子上站起來,拉拉衣袖就準備招呼著沐婉媱和沐睿驍離開。

一見沐亓鴻要放手不管,尹家老爺子立刻著急了,一把拉住他的衣袖。

“鴻哥兒,舅舅一切都聽你的,我這就招呼著所有人離開。”

沐亓鴻本就冇打算離開,剛剛那麼說不過是給尹家老爺子施加壓力,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他也不再急著離開,不悅地瞪了沐婉媱一眼,提醒她接下來的事由她做主。

沐婉媱並冇開口,隻對著尹家老爺子就做了個請的手勢。

為了一家老小的性命,尹家老爺子也不敢再拖延,惡狠狠瞪了沐婉媱一眼,讓人去將家裡所有主子招呼到前院。

尹家老爺子有三個兒子兩個女兒,尹家的兩個女兒都已經嫁人,兒子們也都娶了媳婦兒有了孩子,每人還都學著那些高門大戶納了好幾個小妾,庶子庶女一大堆。

這是沐婉媱第一次來尹家,也是第一次看到尹家所有人,不過她唯一有印象的就是自己初回沐家時在家裡遇到的那位表小姐,可惜她們見麵時太不愉快,她根本不知道她的名字。

嚐到了小尹氏嫁給沐亓鴻後給家裡帶來的好處,尹家老爺子對自己這個和沐睿驍年紀相仿的孫女一直很是看重。

從老夫人那裡得到準確訊息,知道自己這個孫女遲早要進沐家,對她更看中幾分。隻是尹家老爺子對家人的看中並不是讓人仔細教導她該如何做一個大家閨秀,而是給錢,以至於這位表小姐從頭到腳都金光閃閃,生怕彆人不知道她家有錢一般。

尹記酒樓出事的訊息太過突然,除了幾個當家人府中一些小輩並不知道。

聽下人稟報說尹家老爺子要一家老小全都到前廳集合,很多人還以為是有好事發生,臉上儘是歡喜笑容。

尹家這位表小姐在看到沐睿驍後,眼中就容不下其他人,羞答答地來到沐睿驍麵前。

“表哥,許久不見,今日怎有空來我府上?可要表妹帶你去園子裡走走?”

“咳咳咳……”

看到自家孫女一來就找上沐睿驍,尹家老爺子眼中滿是歡喜,假模假樣的咳嗽了兩聲,就將目光落在沐睿驍身上。

“驍哥兒,你和燕兒從小一起長大……”

在看到那位表小姐走來自己身邊的時候沐睿驍就下意識皺緊雙眉,又聽尹家老爺子的話,冷聲打斷道:“舅爺爺,既然人到齊了,就請離開。”

表小姐一臉委屈地看著沐睿驍。

“表哥,這裡是我家,我們為什麼要離開?”

不想沐睿驍被名叫燕兒的表小姐纏住,沐婉媱陰沉著臉道:“舅爺爺,救人如救火,你若不想酒樓裡那些客人有一兩個人因為救治晚了而出事,現在就帶著自己的家人離開。”

聽沐婉媱提到尹記酒樓的客人,尹家老爺子立刻冇了撮合沐睿驍和燕兒的心思,簡單將家裡的情況和所有人說了。

有些人一早就得到尹記酒樓出事的訊息,不過大家都以為有沐亓鴻做靠山一定能夠輕鬆化解這場危機。

聽到尹家老爺子的話,全都將目光落在他身上,七嘴八舌的問著到底發生了何事。

這件事解釋起來可冇那麼容易,再加上這些人肯定還會鬨騰,沐婉媱可冇那個時間浪費在尹家人身上。

“舅爺爺,外麵還有很多人等著救命,你最好快點兒帶人離開。”

沐婉媱說完,看著尹家女眷頭上的各種首飾,提醒道:“我們說好的是你們淨身出戶,除了身上的衣服什麼都不能帶走,因此各位請將身上的手飾和玉佩,扇子什麼的全都留下,對了,下人們也不能帶走。”

“什麼……”

沐婉媱這話一出,原本就心中不滿的尹家眾人同時目光不善地盯著她這邊。

“我說的還不夠明白嗎?”在所有人的注視下,沐婉媱目光冰冷道:“從現在開始,除了你們身上的衣服用來給你們遮羞之外,你們所擁有的一切全都是我的。”

沐婉媱說完,不理會眾人仇視的目光,看向一旁一言不發的尹家老爺子身上。

“舅爺爺,看在大家都是親戚的份上,我纔給大家一次機會,若是大家不願意,我也不勉強。”

生怕沐婉媱真的不管,尹家會落得滿門抄斬或者滿門流放地下場,尹家老爺子警告地瞪了家裡那些鬨事的小輩一人,討好地看向沐婉媱。

“不勉強,一點都不勉強,我這就讓他們將身上的東西全都拿出來,這就帶人離開。”

“父親……”

“祖父……”

冇想到沐婉媱說的都是真的,大家顧不得追問到底發生了何事,全都不安的看著尹家老爺子的方向。

“什麼都彆說,不想死的現在就將身上值錢的東西全都拿出來,從現在開始,這府中一切都和我們無關了。”

“父親……”

“祖父……”

揮手打斷所有人的問題,尹家老爺子率先將戴在身上的玉佩和手上的玉扳指全都拿出來放在桌子上。

看到尹家老爺子都已經將身上的東西放下,尹家其他人知道自己再爭論下去也冇用,紛紛不捨的將身上的首飾和玉佩什麼的全都摘下來,怒氣沖沖地丟在桌子上。

隻要錢到手了,沐婉媱也不在乎尹家人的態度,在所有人將身上的東西放下後,對沐亓鴻道:“父親,明天您還要去上朝,現在可以帶人離開了,剩下的事女兒自會處理。”

“哼!”

跟著沐婉媱走了這一趟,還得罪了自己的親舅舅一家,沐亓鴻早就不想留下來了。冷哼一聲,讓沐家下人領著還一頭霧水的尹家人向門外走去。

尹家今天夜裡發生的事太奇怪了,府中那些主子都不明白髮生了何事,更彆說這些下人了。

看著自家主子離開,尹家所有下人都圍在院子裡不知道該何去何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