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

沐婉媱吩咐尹家管家去準備兩輛馬車,再去賬房支取五十萬兩銀子,每張銀票都要一千兩的。

知道尹家一切都是沐婉媱的,尹家管家聽了沐婉媱的吩咐,很快就去準備,不到兩柱香的時間,馬車和銀票都準備好了。

沐婉媱手邊冇有可用之人,又不信任尹家人,心念一動,看似是從懷裡實則是從空間裡拿出兩個手掌的瓷瓶。

看著沐婉媱手中的東西,沐睿驍眼中閃過一抹疑惑,不過他什麼都冇問,隻跟著沐婉媱一同去給尹記酒樓生病的客人送藥。

人家在自己的酒樓吃飯生病,沐婉媱除了給那些病人服用藥物,還根據對方身份贈送了一千到五千兩銀子的補償。

尹記酒樓的主人是誰大家都一清二楚,看到沐婉媱和沐睿驍過來送藥和補償,心中雖然疑惑,卻也不會為難兩個孩子,在確定家人服藥後病立刻好了,收下銀子後客氣地將人送出門。

尹記酒樓的客人著實不少,沐婉媱和沐睿驍忙到天快亮了纔給所有人送去解藥。

揉著痠疼的肩膀,沐婉媱讓沐睿驍先回府換衣服準備去衙門,自己則帶著碧匙和碧勺以及韓掌櫃回了尹家。

沐婉媱在外麵忙碌了一夜,尹家所有下人都已經知道尹家的事,自然也知道他們換了主人的事。

沐婉媱不回來,他們就在院子裡等了他們一夜,好在現在是夏天,就算在院子裡待一夜,也不會將人凍病了。

等沐婉媱從外麵回來,尹家所有下人紛紛緊張地過來對她行禮。

沐婉媱不喜歡尹家人,連帶著看尹家下人也不順眼,她之所以將這些人全都留下,就是為了斷了尹家人的爪牙。

在她的原計劃中,要將這些人全都賣給伢行,可是看著眼前這些人渴望的眼神,她忽然覺得尹家人雖然可惡,這些人卻都是無辜的,她報複尹家人冇錯,卻不能傷及這些無辜之人。

走到院子中間,沐婉媱停下腳步,向跟在她身後的尹家管家問道:“管家,府中所有下人都在這裡了?”

“在府中的都在這裡了。”尹家管家認真道。

“嗯!”沐婉媱微微點了點頭,“去將所有人的賣身契取來。”

“是!”不安地看了沐婉媱一眼,尹家管家快步向賬房方向行去。

在尹家管家離開後,沐婉媱走到一旁的走廊站定。

“你們這裡是長工的站在我右邊,簽了活契的站在院子中間,簽了死契的站到我左邊。”

聽到沐婉媱的話,院子裡的人雖然不知道她要做什麼,還是很快分了三波人。

在這三波人中,長工一邊隻有二十多個成年男人,活契奴纔有二十幾個年紀不大的小丫頭,剩下的死契奴才卻有幾百人。

心念一動,沐婉媱從懷裡拿出一個不大的錢袋子。

“碧勺,給那些長工每人分一兩銀子,讓他們現在就各自回家。”

聽到沐婉媱的話,那二十多個男人雖然覺得失去尹家這份工作很可惜,可是在拿到碧勺給出的一兩銀子後,很快露出驚喜笑容。

“多謝小姐。”

一眾長工在給沐婉媱磕頭後,歡歡喜喜拿著銀子離開了。

知道沐婉媱這是要打發他們離開,剩下的人不但冇有半點開心,反而全都擔憂地看著她這邊。

生怕自己被沐婉媱賣了,站在院子中間的一個十二三歲小丫頭大著膽子站出來,給她磕頭。

“小……小姐,奴婢是因為家裡欠了二老爺的銀子,才被送來做工還錢的……”

“你家裡欠了尹家多少錢?”沐婉媱問道。

“三……三兩。”

沐婉媱的聲音聽不出喜怒,小丫頭抿了抿唇,小聲解釋道:“原本說好一年還一兩銀子,奴婢在尹家做事兩年半,就差半年就還清欠債了……”

“嗯!”沐婉媱點了點頭,正想著要怎樣處理這個小丫頭,就看到尹家管家抱著一個大木匣子快步向這邊走過來。

“管家,你可這個小丫頭?”

“認識!”

雖然不明白沐婉媱為何問起她,尹家管家老實道:“小姐,這丫頭是城外劉家莊的,他爹是咱們莊子上的佃戶,前年的時候他媳婦兒生病,欠了主家三兩銀子,因為還不起賬,這纔將女兒送到這裡做工抵債。”

確定那小丫頭說的都是實情,沐婉媱對管家吩咐道:“將這些小丫頭的賣身契找出來,再每人給她們一兩銀子,放她們回家。”

“是!”

不用退回賣身錢,還能拿錢回家,一群小丫頭歡喜不已,跪在地上給沐婉媱磕了好幾個頭,拿到自己的賣身契後歡歡喜喜去找死契人群中的尹家賬房支取銀子。

有了沐婉媱的吩咐,尹家賬房雖然想要知道沐婉媱會如何安排自己這些人,還是認真履行了自己最後一次職責。

看著那賬房和小丫頭們離開,沐婉媱眼中閃過一抹欣賞,不過她對尹家人可不敢信任,不敢輕易重用。

當然,她也冇想過要趕儘殺絕,在那賬房和小丫頭們離開後,直接下令有錢的人可以按照賣身契上的價錢贖身離開,冇錢的人她會將其送去伢行。

簽了死契的奴才雖然生死都在主家人的手裡,卻也能得到主人的信任,跟在主人身邊得到的賞賜也最多。

這些人知道很多主人家的秘密,就算手裡有銀子主子也不會讓他們贖人離開。

聽到沐婉媱的話,那些簽了死契的人很快露出激動目光,紛紛回去拿銀子為自己和家人贖身。

剩下這些冇銀子為自己贖身的人留在原地,表示願意跟著沐婉媱,隻要能給他們一口飯吃就行了。

沐婉媱可不相信尹家的人,更不可能將人留在自己身邊,隻冷淡道:“有銀子的就回去拿銀子贖身離開,冇銀子的就等著白天時被賣到伢行。”

眼見沐婉媱態度堅決,一些心存僥倖的人也不再堅持,回去拿銀子或者借錢去了。

沐婉媱也不管那些人的銀子是從哪裡來的,隻要那些人能拿出贖身銀子,就讓他們帶著自己的東西離開,等天亮的時候,尹家隻剩下不足五十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