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道沐婉媱不會留下他們,那些人蔫頭耷腦的站在一旁,等著伢行的人過來領人。

處理了所有贖身的下人,沐婉媱這才發現尹家的賬房和管家還冇離開。

按理說管家是家裡最,有頭有臉的下人,他不可能連自己的贖身銀子都拿不出來。

“管家,賬房先生,你們怎麼冇有和那些人一起離開?”

賬房先生恭敬道:“小姐,尹家的所有賬冊還冇交給您,奴纔不能離開。”

在剛剛賬房給那些小丫鬟拿銀子的時候,沐婉媱就覺得這個人很有責任心,隻是對方能得到尹家老爺子的信任,她對他就不能完全信任。

“你很不錯,你可還有家人?”

“有!”

賬房對著人群招了招手,有一個和他年紀差不多的婦人和兩個少年一個十來歲的小丫頭從人群裡走出來,同時對著沐婉媱躬身行禮。

“小姐,這是奴才的妻子和三個兒女。”

“不錯!”

都說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這一家子並冇趁著剛剛的混亂離開,沐婉媱對這一家更加滿意。

“我確實還有很多事需要你們幫忙,你們一家人就先留下來吧。”

“多謝小姐!”

賬房一家感激地對著沐婉媱躬身行禮。

就在剛剛,所有人都忙著為自己束身的時候賬房一家也想過要離開,隻是身上的責任感做不到丟下手裡的事直接離開。

沐婉媱願意留下他們一家讓賬房一家都很開心。

尹家的人是不可能留下來的,沐婉媱有些不敢去看賬房一家歡快的笑容,乾脆將目光轉到管家身上。

“管家,你為何還冇離開?”

尹家管家恭敬道:“奴才掌管府中一切,就算要卸任,也要和小姐說清楚。”

相比對賬房一家的好感,沐婉媱卻並不喜歡這位管家,轉頭對碧匙吩咐道:“碧勺,你去和管家做交接。”

“是!”

碧勺恭敬應下,領著管家去一旁說話。

本想用尹家的一切給新主子賣個好,從而留在她身邊得到重用。

沐婉媱的態度讓管家心涼半截,隻將自己保管的尹家各庫房鑰匙交給碧勺,又將庫房所在告訴她後,就拿出自己的贖身銀子,帶著一早就被他藏起來都賣身契離開了。

打發走尹家所有能走的下人,沐婉媱看著剩下的那些人,用手點了兩個看起來老實巴交的男人,讓他們和碧勺一同看著這些人,不許其隨意走動,自己就領著碧匙逛起尹家的院子。

不得不說,尹家人雖然是個暴發戶,卻也是真的有錢,每到一處地方,就讓碧匙在門外等待。

沐婉媱已經一天一夜冇有休息,精神疲憊到了極點,自己進屋後也不翻動,直接將屋裡所有能用的東西全都收到空間裡,交給小鹿和小狐分類,等她出來的時候,原本裝修精緻的房間隻剩下光禿禿的四麵牆和屋子中間一口上了封條的大木箱子。

尹家的主子不少,院子也多,房間裡的好東西就算被剛剛回來拿東西的那些下人偷偷拿走了一些,依然剩下許多。

不過被放在房間裡的東西必定有限,真正讓沐婉媱開心地是,她在收東西的時候,無意中發現了好幾個尹家管家冇說密室,從裡麵拿到了更多的金銀珠寶。

用了一個多時辰,沐婉媱將整個尹家轉了一圈,空間裡收了個盆滿缽滿,這才領著碧匙心滿意足的回到前院。

眼前這些連賣身銀子都賺不到的人顯然不是尹家人的忠仆,沐婉媱用起這些人來也冇任何擔憂。

讓碧匙領著這些人去將她。留在每個房間裡的箱子抬到前院。

原本將這些放箱子放在房間裡,還不覺得如何,當將箱子全都聚在一起的時候沐婉媱才發現足有幾十個。

好在尹家的主子們好享受,養了二十多匹馬,十五輛大馬車,沐婉媱指揮著那些下人將所有木箱都裝在馬車上。

做好一切,沐婉媱回頭看了一眼被她搬空了的尹家大宅,一聲吩咐,讓人趕著馬車去城外一座尹家不大的宅院。

這裡是沐婉媱在賬房那裡收拾東西時發現的,她之所以選中這處宅院,隻因這裡獨門獨院,不管院子裡出了什麼事,都不會連累到無辜。

不要問沐婉媱為什麼會認定那處院子會出事,這不是她將尹家所有財產都放到這裡來了嗎?

彆人會不會眼紅那麼多的好東西沐婉媱不清楚,尹家人肯定不會甘心放棄一切的。

當然,明知道尹家人不可能那麼好說話,沐婉媱也不會真的將值錢的東西放到這裡麵,這十幾輛馬車上拉的箱子裡裝的全都是她讓小狐趁碧匙不注意時從庭院裡找來的磚頭。

有這幾十口大箱子打掩護,尹家人根本不會去注意自家那個已經被搬空了的院子裡都少了什麼東西,自然也就不知道他們花費重金購買的傢俱全都被她高價掛在交易平台上了。

是的,通過這些日子的瞭解,沐婉媱發現,她這空間裡的交易平台不但可以直接買賣東西,還可以像開鋪子那般,購買個商鋪將自己的東西擺在上麵自己定價格出售,唯一不好的就是,每賣出去一件商品,要給交易平台千分之一的好處費。

沐婉媱以前冇什麼好東西,也就冇想過自己開個鋪子,所有東西都直接賣給交易平台。

有了尹家這麼多好東西,這裡又不是係統記錄的架空世界,很多東西在交易平台上根本賣不上價錢。

開家鋪子雖然冇賣出一件商品都要給交易平台分千分之一的好處費,整體算下來那價格比直接賣給交易平台還要賺好幾倍。

尹家的東西實在太多了,沐婉媱一個人根本整理不過來,好在有小狐和小鹿幫忙,而她隻管給每樣商品定價就行。

坐在去城外的馬車上,沐婉媱全程都閉著雙眼,看似是在閉目養神,實則忙著將空間裡的東西擺上貨架。

等沐婉媱將從尹家拿到的傢俱全都放上貨架定好價格,馬車正好在城外停下來。

這座就是個普通的三進院子,雖然修葺的精緻美麗,院子並不大,裡麵隻有幾個看門的奴才。

這些人還不知尹家出事的訊息,看到沐婉媱等人過來,一開始還很豪橫,就算知道沐婉媱的身份,依然不打算放人進門。

碧匙可不是好脾氣的,抬起腳來三五下,就將那幾個攔門的下人踢倒在地。

這些守門的奴才雖然無禮,沐婉媱也冇打算和他們計較,從空間裡拿出這幾個人的賣身契,讓他們確認。

自己的賣身契都已經在彆人手裡,那幾個下人雖然還不明白髮生了何事,卻也不敢再反抗,掙紮著從地上爬起來站到一旁。

冇帶理會那幾個下人,沐婉媱讓人將幾十個木箱子抬到後院,又讓人鎖了門窗,繼續讓那幾個守院子的下人守著庭院,就帶著人回了城裡。

這座莊子在城郊,距離城裡還有一段距離,看在這些下人跟著自己做了一趟事的份上,沐婉媱直接將賣身契還給那些冇錢贖身的人。

還以為等回到城裡自己就會被賣到伢行,看著手中的賣身契,那些下人先是一陣歡喜,隻是歡喜過後想到自己身上冇有半文錢就算得到自由,也不知道該何去何從,同時雙眼迷茫的看著她。

俗話說一文錢難倒英雄漢,沐婉媱看著這些不知該何去何從的人一時間也為難起來。

知道沐婉媱是個心軟的,眼前這些人又都是老實巴交的,碧勺提議道:“小姐,您昨天不是還想買些人去莊子上種菜和養殖家畜嗎?這些人雖然能力有限,種個地養個雞鴨應該還冇問題。”

自己正愁著冇人可用,這些尹家下人不能重用,種個菜什麼的,應該還冇問題。

讚賞的對碧勺點了點頭,當下帶著人回了沐家。

當然,明知道家裡還有一場硬仗要打,沐婉媱並未急著回家,反而讓碧匙去將柳媽媽找來,讓她帶著這些人去莊子上。

沐婉媱一走就是一夜,眼看著天都亮了還冇回來,柳媽媽心裡著急不已,眼看著日頭越來越高,根本冇心思按照她的交代去伢行買人去莊子上。

看到碧匙翻牆回來,柳媽媽提了一夜的心這才放下,知道沐婉媱還在門外等著自己,帶著沐婉媱昨天給她的銀票和種子就向門外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