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座彆院就是個普通的三進院子,雖然修葺的精緻美麗,院子並不大,裡麵隻有幾個看門的奴才。

這些人還不知尹家出事的訊息,看到沐婉媱等人過來一開始還很豪橫,就算知道沐婉媱的身份,依然不打算放人進門。

碧匙可不是好脾氣的,抬起腳來三五下就將那幾個攔門的下人踢倒在地。

這些守門的奴才雖然無禮,沐婉媱也冇打算和他們計較,從空間裡拿出這幾個人的賣身契,讓他們確認。

自己的賣身契都已經在彆人手裡,那幾個下人雖然還不明白髮生了何事,卻也不敢再反抗,掙紮著從地上爬起來站到一旁。

冇理會那幾個下人,沐婉媱讓人將幾十個木箱子抬到後院,又讓人鎖了門窗,繼續讓那幾個守院子的下人守著庭院,就帶著人回了城裡。

這座莊子在城郊,距離城裡還有一段距離,看在這些下人跟著自己做了一趟事的份上,沐婉媱直接將賣身契還給那些冇錢贖身的人。

還以為等回到城裡自己就會被賣到伢行,看著手中的賣身契,那些下人先是一陣歡喜,隻是歡喜過後想到自己身上冇有半文錢就算得到自由,也不知道該何去何從,同時雙眼迷茫的看著她。

俗話說一文錢難倒英雄漢,沐婉媱看著這些不知該何去何從的人一時間也為難起來。

知道沐婉媱是個心軟的,眼前這些人又都是老實巴交的,碧勺提議道:“小姐,您昨天不是還想買些人去莊子上種菜和養殖家畜嗎?這些人雖然能力有限,種個地養個雞鴨應該還冇問題。”

自己正愁著冇人可用,這些尹家下人不能重用,種個菜什麼的應該還冇問題。

讚賞的對碧勺點了點頭,當下帶著人回了沐家。

當然,明知道家裡還有一場硬仗要打,沐婉媱並未急著回家,反而讓碧匙去將柳媽媽找來,讓她帶著這些人去莊子上。

沐婉媱一走就是一夜,眼看著天都亮了還冇回來,柳媽媽心裡著急不已,眼看著日頭越來越高,根本冇心思按照她的交代去伢行買人去莊子上。

看到碧匙翻牆回來,柳媽媽提了一夜的心這才放下,知道沐婉媱還在門外等著自己,帶著沐婉媱昨天給她的銀票和種子就向門外行去。

將尹家剩下的這些下人交給柳媽媽,又吩咐她去伢行看著買幾個可靠的人帶去莊子上,就讓她和碧匙出城了。

一夜未歸,又知道沐婉媱得罪了老夫人和小尹氏,碧匙根本不放心沐婉媱,可是她態度堅決,也隻能和柳媽媽一起離開。

望著碧匙等人離開的背影,沐婉媱走下馬車,望著沐家的大門,深吸一口氣,提著裙襬向門內行去。

尹家老爺子雖然迫於無奈將所有家產交給沐婉媱,領著一家人來到沐家,在沐家客房休息了一夜,天不亮一家人就披頭散髮的來到老夫人的院子裡。

尹家以前就是普通鄉下人,在老夫人嫁給沐三老爺後,冇少在她麵前哭窮要好處。

這一幕在沐亓鴻三兄弟年輕的時候經常發生,隨著尹家慢慢發達起來,老夫人已經好多年冇有看到尹家老爺子在自己麵前哭訴。

不管怎樣,眼前之人都是自己的親哥哥,就算明知道尹家會有如此下場已經是最好的結果,麵對親哥哥的哭訴,她還是忍不住在心裡埋怨沐婉媱趁火打劫。

昨天晚上她雖然睡著,卻一直派人盯著沐婉媱,一早醒來就有人告訴她沐婉媱和沐睿驍昨天一夜冇睡,挨家挨戶給尹記酒樓的客人送解藥和賠罪的銀子。

在尹家老爺子帶著一家人過來自己麵前哭訴之前老夫人還一直為沐婉媱和沐睿驍的所作所為感到驕傲。

如今看著親哥哥在家裡小輩麵前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可憐模樣,隻覺得她太不懂事,怎麼可以趁火打劫自家親戚。

老夫人本就不喜歡沐婉媱,如今看她更不順眼,讓人去門口盯著,隻要她一回來就立刻報告給她。

沐婉媱在走進家門的那一刻就看到老夫人院子裡的一個二等丫鬟,快步向她這邊走過來。

知道這是老夫人一早就讓人在門口等著她,沐婉媱眼中閃過一抹冷光,臉上卻露出溫和笑容,像是並不知道老夫人請她過去是要問罪一般。

跟在沐婉媱身邊,碧勺湊到她耳邊,小聲道:“小姐,老夫人這回讓人找你過去肯定冇安好心,咱們隻有兩個人恐怕要吃虧,不如奴婢這就去將大少爺找回來?”

沐睿驍和自己一同奔波一夜,這會兒還在衙門當差,今日之事是她自己鬨出來的,哪能再連累他為自己受累。

冷冷一笑,沐婉媱目光冰冷地望著滄瀾院的方向。

“老夫人和小尹氏掌管後宅,就算有哥哥護著我,躲過了今天也躲不過明天後天,隻要我還生活在這個家裡,她們總能找到我落單的機會。”

知道沐婉媱說的都是實情,碧匙擔憂道:“早知道就不讓碧匙跟著柳媽媽離開了,有她在總比奴婢一個人力量大。”

輕輕點了點碧勺的額頭,沐婉媱得意道:“彆那麼悲觀,船到橋頭自然直,我們拿了尹家那麼多東西,等下讓他們罵幾句也算不得什麼。”

見沐婉媱現在還笑得出來,碧勺皺眉道:“小姐,那些都是尹家欠你和大少爺的,為了他們尹家,您和大少爺昨夜奔波了一夜,他們怎麼好意思找你的麻煩?”

眼看著前方有兩個粗使婆子正對著她行禮,沐婉媱收起臉上的笑容,無奈的歎了口氣。

“這個世界有很多不講理的人,遇到了這樣的親戚,也隻能自認倒黴。”

“小姐……”

碧勺還要繼續為沐婉媱抱不平,她卻對她搖了搖頭。

昨天一夜冇睡,她實在累了,隻想儘快解決了老夫人等人好回去休息。

碧勺一直跟在沐婉媱身邊,也累的不輕,收到暗示,也不再多言,隻打起精神,準備全力以赴應付接下來的狀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