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碧勺在這裡暗暗下定決心等下要不惜一切保護沐婉媱,卻不知尹家老爺子帶著一家人對著老夫人哭訴了一通後,突然提出一個讓她們絕對想不到的要求。

一邊是從小一起長大的親哥哥和一眾侄子侄孫女,一邊是從小就不被她看在眼中的親孫女,在尹家老爺子提出他的要求後,老夫人隻簡單思索了一下,就直接同意下來。

見老夫人點頭,尹家所有人一掃剛剛的難過,同時露出歡喜笑容。

等沐婉媱領著碧勺跟在老夫人派來的小丫鬟身後走進滄瀾院正廳,就看到尹家所有人正坐在正廳之中和老夫人有說有笑,一點都不像是剛剛失去所有錢財的落魄模樣。

事出反常必有妖。

沐婉媱心中暗暗升起警惕,麵上卻一派平靜地走到老夫人麵前。

“孫女見過祖母。”

“好丫頭,快起來,昨夜奔波了一夜,著實累了吧……”

老夫人異常和氣地拉著沐婉媱手,讓她在自己身邊坐下。

老夫人越是如此,沐婉媱心中越發警惕,目光不著痕跡地在所有尹家人身上掃過,看著那些人眼中有著幸災樂禍或者激動目光,唇角微微揚起一抹冷笑。

“多謝祖母關心,孫女確實累了,正要向祖母告罪……”

想說的話還冇說完,老夫人哪裡肯放她離開,不等沐婉媱說完,就拉著她的手不讓她起身。

知道老夫人不達目的不會罷休,沐婉媱也冇打算真的離開,順勢在老夫人身邊重新坐下。

“媱丫頭,你以前不在家裡住,對你舅爺爺家的這些親戚還都不太瞭解,以後大家都要住在一個院子裡……”

想到尹家那位一心惦記沐睿驍的燕兒表小姐,沐婉媱不等老夫人將話說完,就微笑打斷道:“祖母,雖說大家都是親戚,俗話說救急不救窮,舅爺爺一家若是一直住在咱們府上,隻怕好說不好聽。”

說著,沐婉媱很快將目光落在小尹氏身上。

“夫人,按說做兄長的帶著家中小輩在妹妹家裡住上幾天也不算什麼,誰讓舅爺爺除了是咱們的長輩還是親家,這親家公拖家帶口的一直住在女婿家裡,你讓外人如何說舅爺爺和幾位表叔表嬸?”

老夫人和小尹氏自然知道這個道理,為了尹家人的麵子,他們也冇打算在沐家常住,她剛剛那麼說不過是想要趁機給沐婉媱介紹尹家眾人和她認識。

努力忍住心底怒火,老夫人用儘可能平靜的語氣說道:“媱丫頭,你舅爺爺一家自然不會在這裡長住,大家都是親戚,彼此見過,也免得以後見麵不相識。”

老夫人既然說親戚,沐婉媱也順勢說道:“祖母,我和舅爺爺家裡這些親戚昨天晚上就已經見過了。”

兩次開頭都被沐婉媱岔開了,老夫人求助地看向尹家老爺子。

收到老夫人看過去的目光,尹家老爺子用眼神事宜一旁的大孫子站出來。

收到尹家老爺子的目光,尹家大少爺尹進桁裝模作樣的整理了一下衣袖,站起身來到老夫人麵前,對著沐婉媱躬身行禮。

“三表妹,昨夜一見小可對你一見鐘情,剛剛已經稟報過姑祖母和祖父,兩人已為你我定下親事。”

就知道尹家人不可能輕易放過自己,沐婉媱轉頭目光冰冷地盯著老夫人的方向。

“祖母,不知尹家拿出的定親信物是什麼?”

見沐婉媱並未一口反對這樁婚事,老夫人隻以為這樁婚事有門,微笑著從懷裡摸出一支點綴著紅珊瑚的精美金簪。

“這隻金簪是你舅奶奶生前最喜歡的一件首飾,曾不止一次說過要將其送給家裡的長孫媳婦兒,你舅爺爺對你也是十分滿意,聽桁哥兒說對你一見鐘情就將金簪交給祖母,作為你和桁哥兒的定親信物。”

努力壓抑著心底的怒火,沐婉媱伸手接過金簪,上下打量了一遍,見上麵果然刻著一個尹字,唇角揚起一抹冷笑。

“祖母,你確定這是舅奶奶生前留下來的遺物?”

總覺得沐婉媱臉上的笑容太過詭異,老夫人有種掉坑裡的感覺,隻是她一時間也想不出問題出在哪裡,事關尹家的計劃,她也顧不得那麼多,微笑著點了點頭。

“這自然是你舅奶奶生前留下的遺物……”

見老夫人說的肯定,沐婉媱又看向一旁的尹家老爺子。

“舅爺爺,你也確定這是舅奶奶留下來的遺物?”

“是!”

事已至此尹家老爺子就算心中有種掉坑裡的感覺不該點這個頭,也冇了反悔的餘地,硬著頭皮點了點頭。

“行!”見尹家老爺子點頭,沐婉媱對站在一旁的碧勺吩咐道:“碧勺,你去找來紙筆將剛剛祖母和舅爺爺的話記錄下來,讓兩人畫押。”

“媱丫頭,你這是做什麼?”

一聽還要畫押,老夫人越發覺得其中有問題,不悅地瞪著沐婉媱的方向。

無視老夫人不悅地目光,沐婉媱輕笑道:“祖母,事關孫女的終身大事,孫女自然要小心謹慎才行。”

見沐婉媱還笑得出來,一點都冇反對這個婚事的意思,老夫人怕自己想多了,讓她反感這樁婚事。

尹家人和老夫人一樣的心思,在他們看來隻要沐婉媱同意嫁給尹進桁,尹家的財產就還是他們的,至於為了一支金簪畫押按手印什麼,根本冇有尹家那堆積如山的金銀珠寶重要。

不到半盞茶的時間,碧勺就拿著寫好的字據回來,將其拿給沐婉媱過目後,送到老夫人麵前讓她過目。

老夫人不識字,自信沐婉媱不敢算計她,在拿到碧勺送過來的紙張後,毫不猶豫的拿出自己的私章就要按下去。

就在老夫人的私章快要落到紙上的那一刻,沐婉媱突然提醒道:“祖母,事關孫女兒的終身幸福,還請您想清楚了再簽字畫押。”

聽沐婉媱再次提起她的終身幸福,老夫人對此越發冇有懷疑,不但在紙上落下了他的私章還按上了手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