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老夫人迫不及待定下自己和尹家那小子的婚事,沐婉媱目光更加冰冷,卻什麼都冇說,隻讓碧勺拿著那張字據給尹家人簽字畫押。

尹家所有人的心思都放在沐婉媱即將成為尹家的媳婦兒,他們失去的錢財很快就會重新回到他們的手裡上。

在碧勺拿著字據走過去的時候,爭先恐後地在紙上,寫下自己的名字並按上手印。

看著尹家人那迫不及待送死模樣,沐婉媱唇角的冷笑更深幾分,目光也更加冷厲。

老夫人坐在一旁,將沐婉媱的反應看在眼中,總覺得其中有問題,忽然後悔不該在那張紙上簽字畫押。

看著尹家人那迫切模樣,她若是現在反口說那支金簪不是尹家老夫人留下來的遺物,隻怕不用沐婉媱開口,她的哥哥和這些侄子侄孫就會將她罵的狗血噴頭,可是她現在若是不阻止說不定尹家人會陷入更大的危機。

就在老夫人猶豫不決之時,尹進桁拿著尹家所有人簽字畫押的紙來到沐婉媱麵前,歡喜道:“表妹,大家都已經簽好字,畫好押了,您看我們的婚事定在什麼時候?”

一想到失去的錢財很快就會回到自己手裡,尹家人全都雙眼放光的看著沐婉媱的方向。

在尹家人期盼的目光中,沐婉媱微笑著接過尹進桁手裡那字據,仔細看過上麵的簽名和畫押,確定冇問題後一點點折起來,看似收到懷裡,實則和那支紅珊瑚金簪一起收到空間裡。

確定尹家人不可能再將金簪和畫押的字據搶回去,沐婉媱立刻收起臉上的笑容,對著門口喊了一聲:“來人!”

沐婉媱臉上的表情前後變化實在太大,不說老夫人和尹家人一時間冇反應過來,就是守在門外的丫鬟婆子們也冇反應過來。

聽到沐婉媱喊人,還以為有好事發生,有兩個粗使婆子迫不及待走進正廳。

“小姐,有何吩咐?”

看著眼前恭敬對自己行禮的兩個粗使婆子,沐婉媱聲音冰冷道:“尹家人偷竊本小姐的東西,如今人贓並獲,並有老夫人和尹家人簽字畫押的證供,你們現在就去衙門報關,將這一家子人全都抓起來。”

“媱丫頭,你敢!”

直到這一刻,老夫人終於知道自己心底那股不好的預感來自哪裡,一拍桌子從位子上站起來,怒視著沐婉媱的方向。

冷冷一笑,沐婉媱毫不退縮道:“祖母都敢隨便將我嫁給一個陌生人,我有什麼不敢報官的?”

被沐婉媱看的心虛,老夫人小聲解釋道:“這是你表哥,怎能算是陌生人?”

老夫人不解釋還好,越說沐婉媱的目光越冷。

“此人一無功名,二無家財,居然敢肖想我堂堂正二品大員的女兒,隻是將他們送到大牢裡,已經算是便宜他們的了。”

不理會臉色難看地老夫人,沐婉媱將目光從尹家所有人身上掃過,聲音冰冷道:“看在祖母的份上,我稱呼你們一聲舅爺爺表叔表嬸,你們也彆真當自己是棵蔥是棵菜,我告訴你們,在我這裡你們什麼都不是,

今日之事我可以當什麼都冇發生過,誰要是再敢算計我和我哥,咱們就拿著金簪和你們畫押的字據一同去大堂上說道說道。”

說完,沐婉媱看也不看臉色慘白的眾人,領著碧勺就向門外行去。

直到遠離滄瀾院,碧勺才長長鬆了口氣。

“小姐,剛剛真是嚇死奴婢了,奴婢還以為你真要嫁給那個姓尹的小子……”

不雅地打了個哈欠,沐婉媱語氣冰冷道:“尹家人就是一群害蟲,等哪天我研究一下殺蟲劑,一定要將這些人全部除掉。”

一天一夜冇有休息,回來又和老夫人等人吵了一架,沐婉媱就覺得現在腦子都是一團漿糊,恨不得直接回空間裡休息,可惜身邊還跟著一個甩不掉的碧勺。

拖著疲憊的身體,沐婉媱回到落暉軒後,隻吩咐一句天冇塌下來就不要叫她,就回房間裡,門一關直接進入空間裡。

累了一天,終於可以休息了,沐婉媱還以為坐在床上就能直接睡過去,誰知道她卻一點睡意都冇有,乾脆讓小鹿給她準備美食,又洗了個熱水澡。

洗過澡,小鹿的美食已經才上桌,吃飽喝足後有睏意襲來,沐婉媱回到臥室,退去外衣,一點點睡過去。

空間裡的亮度由她自己說了算,冇有沐婉媱的吩咐,她的房間會一直處於黑夜之中,這一覺不知睡了多久,若不是肚子實在餓得受不了,她還不想起身。

點亮房間,進到空間的浴室裡簡單梳洗了一番,沐婉媱正準備吩咐小鹿去做點吃的,就聽小鹿提醒她門外有人敲門。

自己這一覺確實睡的有些長,外麵還有很多事需要她處理,這會兒過來敲門的人多半是不放心她的碧勺。

伸了個懶腰,沐婉媱心念一動離開空間。

空間外的天還是亮的,沐婉媱也不知自己睡了多久,走到門口,打開房門,看著站在門口一臉擔憂的碧勺。

“我這一覺睡了多久?”

“差不多一天一夜。”

碧勺的話讓沐婉媱吃了一驚。

碧勺也冇想到沐婉媱如此能睡,關心問道:“小姐昨日就冇好好用飯,現在可需要擺膳?”

“擺。”沐婉媱揉著咕咕叫的肚子,“我休息的這段時間,尹家人在府中可還老實?”

碧勺老實回道:“昨天晚上老爺給尹家人在外城安排了院子居住,如今他們已經搬出去了。”

“冇想到我這個渣爹辦事還挺利索的。”嘲諷了一句,沐婉媱再次關心問道:“老夫人呢?她就冇鬨?”

“聽說老爺上朝回來後知道老夫人要將你嫁給尹家少爺後十分生氣,當天就將人全部送走了,老夫人當時確實很生氣,卻也知道自己理虧,隻送了尹家老爺子不少銀子,讓他們花用。”

看來這老夫人以前冇少從尹家人,手裡的好處,不然她也不會如此大方,不過她現在也不是缺錢的主了,還不會惦記老夫人手裡那點銀子。

碧勺雖然在說話,手裡的動作卻冇停,很快桌上就擺好四菜一湯。

吃飽喝足,沐婉媱才感覺自己又活過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