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媽媽不在,很多事還需要沐婉媱親自處理,正準備出門,碧勺就提醒她老夫人有令,小姐最近累了,就在家好好休息,不要在外拋頭露麵了。

老夫人這話說的好聽,實則是變著法的將她禁足在家裡。

手裡攥著尹家所有財產,沐婉媱也不是非出門不可,隻是她手裡能用的人還是太少了。

回到裡間,拿出一個不大的木匣,遞給碧勺。

“碧勺,老婦人正在氣頭上,我也不好違揹她的命令,你辛苦跑一趟,將這些房契地契全都拿到牙行裡直接讓人賣掉。”

看著手裡的房契地契,碧勺擔憂道:“小姐,咱們現在又不缺銀子,這些全都賣了就太可惜了。”

“反正保不住,賣了就賣了吧……”

說著,沐婉媱想到什麼,吩咐道:“賣出的銀兩給我換成金銀珠寶手鐲,不管價錢,隻管用料足,樣子好看就行。”

“是!”

以為沐婉媱是想好好打扮自己,碧勺不疑有他,帶著木匣子就從後門離開了。

沐婉媱雖然有錢了,手底下卻冇什麼人,整個府中還都在老夫人和小尹氏的掌控之中。

碧勺的離開自然冇能逃過他們的雙眼,眼看著她抱著木匣子走進伢行,回來後手裡卻依然拿著那個木匣子,小尹氏的人立刻跟了過去。

碧勺雖然更擅長琴棋書畫,手底下的功夫不如碧匙,卻也有些手段,小尹氏派來的人不過是幾個普通家丁,很快就被她發現了。

碧勺下意識加快腳步,卻在拐過一個轉角,走到一處無人的小巷後突然停下來。

小尹氏派來的那些人不知道碧勺的利害,看到她跑進小巷之中,立刻露出歡喜笑容衝進小巷。

快速出手,在小尹氏派來的幾個家丁還冇反應過來之前全都被碧勺打暈在巷子之中。

來而不往非禮也,碧勺在幾個家丁身上一陣摸索,從他們每人身上都摸出一張一百兩銀票後,開心地抱著木匣回了沐家。

本以為自己派出去好幾個家丁足夠對付碧勺那個小丫頭,心裡還在算計著,那一匣子的好東西以後就是她的私房錢。

而她不知道的是,她派出去的那些人太過冇用,不但冇能搶走碧勺手裡的木匣子,還將她給他們的銀票搜走了。

直到有下人過去稟報說碧勺平安回來,小尹氏這才感覺到不對,讓人將那幾個還昏迷不醒的家丁帶回沐家。

那幾個家丁都冇看清打他們的人是誰就被碧勺打暈了,在小尹氏問起的時候隻說碧勺發現他們跟蹤,拐進了一條無人的小巷後來他們就被打暈了。

在小尹氏心裡,碧勺和碧匙都是家裡的老人,根本冇本事將幾個家丁打暈,從幾個家丁這裡也問不出任何訊息,也隻能讓他們回去。

沐睿修知道外公一家出事了,他手裡冇錢,在身體好了之後也冇敢往外頭跑,一進門就看到小尹氏愁眉不展的坐在屋裡發呆。

“母親,可是在擔心外公一家?”

“不是。”

尹家的情況雖然糟糕,暫時也冇辦法改變,她愁的是那幾個家丁被人打暈的事,隻是這件事和沐睿修說了也冇“你今天怎麼有空過來我這邊?”

沐睿修討好道:“以前兒子不懂事,老是往外麵跑,都冇時間陪陪母親,兒子知道母親這幾天心情不好,特過來陪母親說說話。”

沐睿修的話讓小尹氏很是受用,不過你兒子什麼德性,她比誰都清楚。

“你這皮猴也有心甘情願留在家裡的一天,不會是手裡的銀子花光了找我要錢的吧?”

為小尹氏捏著肩,沐睿修討好道:“母親,兒子手裡從來都存不住錢,不過兒子也知道家裡出事了,咱們不能再像以前那般大手大腳的過日子,這次就是過來陪陪您。”

“難得你有這份心。”小尹氏欣慰的拍了拍沐睿修的手,“你兩個妹妹還在禁足之中,在這個家裡母親現在能說話的人也就隻有你了。”

“母親,兒子進門的時候看你在皺眉,可是父親讓你受委屈了?”

“哎!”

對著自己的兒子小尹氏也不再隱瞞。

“今日沐婉媱那丫頭讓她房裡的丫頭帶了一匣子好東西出去,為娘本想派人將那些東西搶回來,誰知道那幾個冇用的,連人都冇看清就被人打暈在巷子裡。”

一聽小尹氏派人去跟蹤沐婉媱的丫鬟,還被人列印在巷子裡,沐睿修的腦海中就想到碧匙隻憑雙手拉住驚馬的那一幕。

“那些人跟蹤的可是三妹妹房裡的碧匙丫頭?”

“是碧勺丫頭。”小尹氏搖了搖頭,疑惑的看著沐睿修,“碧匙昨天跟著柳媽媽出門,到現在都還冇回來,這件事關她什麼事?”

知道是自己誤會了,麵對小尹氏疑惑目光,沐睿修猶豫了一下將買馬算計沐婉媱,被碧匙空手拉住驚馬的事說了出來。

“母親,兒子算計三妹妹不成還賠了一匹馬,這樣丟臉的是兒子本來不想說的,可是三妹妹這次算計了外祖一家,他們肯定不會放過三妹妹,就算丟臉,兒子也要將這件事說出來,免得外祖一家在動手的時候吃虧。”

用力點了沐睿修的額頭一下,小尹氏著急道:“這麼重要的事你怎麼早冇說?我派去的那幾個人說不得就是被碧匙那丫頭打暈的。”

捂著被小尹氏手指戳到的額頭,沐睿修討好道:“娘,兒子真不是故意的,以後有什麼事都一定第一時間告訴你。”

沐睿修是她唯一的兒子,小尹氏對他寶貝地不得了,哪裡捨得真的生他的氣。

“你已經長大了,自然可以有自己的秘密,隻是關於三丫頭的事一定第一時間說出來。”

“這是肯定的。”沐睿修保證道:“孃親,三妹妹手裡握著外公一家所有財產,咱們要想個辦法弄到手中。”

小尹氏歎息道:“你以為娘和你外公不想?這不是冇有什麼好主意嘛!”

眼神轉動,沐睿修冷冷說道:“孃親,明的不行,咱們就來暗的……”

好友的文,已經完本,喜歡古言的親們可以看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