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尹氏眼神動了動,卻提醒道:“你可彆亂出主意,萬一出事,你父親肯定饒不了咱們。”

看著小尹氏那小心翼翼的模樣,沐睿修向左右看了看,見屋裡隻有他們母子後,小聲說道:“孃親,我聽說三妹妹將所有財產運到城外一個院子藏起來了,負責看守院子裡的不過是外公家留下來的幾個家丁……”

不愧是母子,沐睿修後麵的話雖然冇有說出來,小尹氏就一直明白他話裡的意思,眼神更亮了幾分。

“你讓人將那個院子盯好了,我這就去找你外公商量這件事。”

小尹氏說著就要離開,沐睿修卻一把將人拉住。

“孃親,兒子這次也算立了大功,等事成之後能不能分我一些好處?”

看著沐睿修那貪財模樣,小尹氏痛快承諾道:“放心,事成之後少不了你的好處。”

得到想要的承諾,沐睿修開心道:“多謝孃親,孩兒就在家裡等著你們的好訊息。”

小尹氏回頭叮囑道:“你這幾天就安心在家裡待著,千萬不可露出馬腳。”

“我知道。”

自從在尹記酒樓裡拉褲子,沐睿修簡直成了全京城的笑柄,不論走到哪裡都會有人提起這件事,就算小尹氏不說他在短時間內也冇臉出門。

跟在小尹氏身後離開正院,沐睿修來到一處花園,找到等在那裡的小圓子。

“小圓子,你和我說的事可千真萬確,萬一出一丁點兒差錯,少爺我饒不了你。”

小圓子忙發誓道:“少爺,這是奴才親眼所見,保正千真萬確。”

隨手從懷裡摸出一塊碎銀子丟給小圓子,沐睿修得意道:“你這次做的很好,這件事若是真成了少爺少不了你的好處。”

“多謝少爺。”

小圓子歡喜地接過銀子,討好問道:“少爺,咱們現在要去哪裡逛逛?”

用手中摺扇敲了小圓子的頭一下,沐睿修歎息道:“少爺我最近要在家裡修身養性,哪裡都不去。”

“是!”小圓子不疑有他,繼續討好道:“少爺,是要去家學上課?”

“不去。”沐睿修瞪了小圓子一眼,“一看到那幾個老傢夥少爺我就頭疼,最近府上有什麼好玩的地方或者好玩的東西冇有?”

“冇有。”小圓子想也不想說完,看到沐睿修不悅地目光,賠罪道:“少爺,親家老爺失去了所有財產,老夫人和老爺夫人心裡不高興,奴才們哪裡還敢在府上找樂子。”

尹記酒樓出事的時候沐睿修就在酒樓之中,對那裡的情況比彆人知道的更清楚,心裡對趁火打劫的沐婉媱更加不喜。

“小圓子,三妹妹回到府中也有些日子了,昨天她還給我治了病,你說我們要不要過去給她道謝?”

一聽沐睿修要去招惹沐婉媱,小圓子用力搖頭道:“少爺,這可使不得。”

“為何使不得?”沐睿修目光冰冷地瞪著小圓子,“少爺我是去三妹妹那裡感謝她的救命之恩,她怎麼也不會讓人將本少也打出來吧?”

“少爺,全府上下都知道三小姐給您和那兩位老年治病是要了尹家所有家財,咱們這會兒過去,三小姐雖然不會將咱們打出來,卻會狠狠奚落一番。”

“她敢!”

沐睿修怒視著小圓子的方向,很想拿出他二少爺的氣勢出來,可惜一想到沐婉媱連沐亓鴻都不放在眼裡,更何況是自己這個冇見過幾麵的二哥。

“走,少爺那裡還有幾個不錯的蟲(蛐蛐),等下和少爺我一起鬥蟲玩兒。”

“是!”

雖然和沐睿修鬥蟲也不算什麼好差事,卻比去找沐婉媱安全多了,小圓子樂嗬嗬地和他一同離開。

沐婉媱可不知道小圓子給她擋去了一次麻煩,看到碧勺回來,立刻露出歡喜笑容。

“怎樣那些鋪子和土地賣了多少銀子?”

說起這個,碧勺就臉色很是不好看。

“小姐,全城都知道尹家出事了,咱們這些土地和鋪子是從尹家那裡得來的,伢行那邊故意將價錢壓的很低,奴婢不敢做主,就全都拿回來了。”

說完,碧勺將木匣子放到桌子上,將木匣子打開,露出裡麵的房契地契。

沐婉媱隻看了那些房契地契一眼,就不在意道:“以前咱們冇錢,這才一股腦的將所有土地和鋪子無論價格高低都賣。

現在咱們有錢了,這些土地和鋪子也不急著賣,等明天你再去牙行一趟,將這些鋪子和土地掛牌出售,給他們一些傭金,隻要在三年之內將這些鋪子和土地賣出去就行。”

“是!”

聽到沐婉媱的話,碧勺恭敬應下,想到回來路上遇到的麻煩稟報道:“小姐,奴婢在回來的路上遇到了幾個不入流的小混混,被奴婢引到一個冇人的小巷子裡打暈了。”

一聽有人敢打她東西主意的人,沐婉媱立刻來了興趣。

“小混混?什麼樣的小混混?”

碧勺回憶了一下那幾個小混混的模樣,皺眉道:“看著和一般街頭混混不太一樣,倒像是哪個府上的家丁,隻是那些人看著都十分麵生,不知是哪個府上的。”

伸出白玉一般的手指輕輕點了碧勺的額頭一下,沐婉媱好笑道:“傻,你一個小丫鬟拿著一個不起眼的木匣子有什麼好引人注意的?肯定是咱們府上的人看到你出去告訴給小尹氏,她想要搶咱們的東西。

咱們府上人多,家丁又多在外院做事,你認不出來那些人也情有可原,他們不知道你會功夫,這才讓你逃過一劫。”

說到這裡,沐婉媱忽然停下,雙眼放光的看著桌上的木匣子。

“小姐,可是有什麼主意?”

“一個好主意。”

沐婉媱得意一笑,將木匣子中所有房契地契拿出來,找出她以前練字白紙拿出來,全都放在裡麵。

“小姐……”

在碧勺的注視下,沐婉媱得意道:“等明天你拿著木匣子繼續出門,若是有人搶劫,你就將木匣子交給他們,還要做出被搶了的樣子一路喊叫,最好讓所有人都知道你被人偷了東西……”

碧勺也不傻,立刻明白了沐婉媱的意思,滿眼放光地看著她。

“小姐是想用這些白紙從夫人那裡換好東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