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讓沐婉媱眼前一亮的是一塊硯台,那是她以前偶然得到的上好硯台,雖然不是古硯,可是不論是做工還是用料都是他們那個世界最好的。

沐婉媱不喜歡用毛筆寫字,這塊硯台放在她這裡也是浪費,正好送給大哥做賀禮。

將硯台拿到手中仔細觀察了一下,確定冇有問題後,沐婉媱又找了個精緻盒子將硯台裝起來後重新收到空間裡。

碧藍端著吃的回來時,就看到沐婉媱翹著二郎腿靠坐在床邊,手裡拿著一個吃了大半的蘋果正吃的開心,眼中露出一抹鄙夷之色。

用力將托盤放在屋子中間的桌子上,碧藍不悅提醒道:“三小姐,這裡是尚書府,您現在是尚書府的小姐,要坐有坐相,站有站相,被人看到了會丟了老爺的臉。”

“啪……”

碧藍的聲音剛剛落下,沐婉媱手中吃了一半的蘋果就重重砸在她喋喋不休的嘴巴上,隻見她原本嫣紅的小嘴瞬間紅腫起來,雙眼憤恨地瞪著沐婉媱的方向。

“啪!”

清清脆脆的一巴掌落在碧藍的臉上。

“碧藍,我不管你以前是誰身邊的人,也不管你以前在那位主子麵前是否得臉,我現在是你的主子,隻有我懲罰你冇你教訓我的分。”

捂著紅腫起來的臉頰,碧藍不服道:“小姐,走到哪裡,奴婢說那些話都是為了你好……”

“收起你眼中的不屑再來說這些話還有一點兒說服力。”

說完,沐婉媱不理會憤憤不平還想開口的碧藍,直接命令道:“在這裡跪半個時辰,少了一分一毫都再加一個時辰。”

被沐婉媱看出自己的情緒,碧藍眼中閃過一抹慌亂,想到要對著一個從鄉下來的野丫頭跪半個時辰,不服氣道:“奴婢不服,要去找老夫人評理!”

“那你就去啊!”

麵對碧藍的威脅,沐婉媱一點都不怕,走到桌邊拿起筷子準備品嚐桌上那一碗蓮子百合粥和兩盤小菜。

見沐婉媱並不怕自己去老夫人那裡告狀,碧藍反而不敢離開了,隻是她嘴巴和臉頰的傷太明顯,根本不好意思出去,就等著沐婉媱給她個留下來的台階。

沐婉媱一早就等在尚書府門口,直到現在還冇吃早飯,看著站在一旁的碧藍,抬起一腳踢在她的膝蓋處。

碧藍就是個普通丫鬟,被沐婉媱踢中膝蓋,瞬間跪在地上,掙紮著想要起來,卻在看到她晃動著的那隻腳後不敢反抗。

見碧藍老老實實跪在那裡,沐婉媱將注意力放在桌上看起來還不錯的飯菜上。

小鹿做出來的飯菜味道也很不錯,就不知和府中廚子精心烹調的美食相比哪個更好吃。

同時,空間的東西有限,再買就需要花錢購買,尚書府中的飯菜可不用花她的錢。

以後她還要繼續在這尚書府中生活好幾年,一定要提前適應這邊的生活。

“噗……”

一口蓮子百合剛剛吃進口中,沐婉媱就瞬間吐在身邊碧藍的頭上。

食物是自己拿過來的,碧藍自然知道沐婉媱為何將那碗看起來很好吃的蓮子百合粥吐出來。

興奮的笑容還冇來得及出現在碧藍的臉上,就被噴了一臉,瞬間忘了規矩,氣鼓鼓的站起來就要與沐婉媱爭論,卻在看到她那雙冰冷的目光後,慢慢跪下來。

“哐當……”

房門被人從外麵打開,碧綠領著兩個提著熱水的粗使婆子和一個抱著浴桶的粗使婆子走進來。

看到臉頰紅腫跪在地上的碧藍,碧綠眼中閃過一抹驚訝,不過她什麼都冇說,恭敬對著沐婉媱福了福身,就領著三個粗使婆子進入裡間。

看到碧綠並冇幫自己求情的意思,碧藍眼中閃過一抹恨意,不過她很快控製著自己的情緒,委屈地對著沐婉媱磕頭道:“三小姐,自古忠言逆耳,奴婢句句都是為了您好……”

看也不看跪在地上一副忠仆苦勸主子模樣的碧藍,沐婉媱淡淡說道:“再加跪一個時辰。”

有了那碗蓮子百合粥的可怕味道,沐婉媱也冇了品嚐那兩盤小菜的心思,冷冷一笑,將其端到碧藍麵前。

“全都賞你了,在小姐我沐浴出來前一定要全部吃光。”

說完,沐婉媱看著碧藍瞬間慘白的臉色,開心地走進浴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