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沐婉媱得意道:“本來我隻想用郊外莊子裡的那幾十個箱子隨便算計一下那些尹家人,不想小尹氏也不是個安分的,正好多賺一份。”

“小姐英明。”碧勺雙眼放光的看著沐婉媱。

自從跟在沐婉媱身邊,看著她明明比府中所有小姐都優秀,卻處處被人看不起,碧勺這心裡就一直憋著一口氣,終於可以揚眉吐氣一回,怎能不讓她開心。

“小姐放心,隻要明天夫人還敢派人來搶劫奴婢,奴婢一定從他們身上扒下一層皮。”

“這就對了。”沐婉媱讚許地拍了拍碧勺的肩,“隻要你將這件事辦好了,得到的東西送你一成。”

“奴婢多謝小姐。”

知道沐婉媱現在最不缺的就是銀子,碧勺也不推辭,歡喜行禮謝恩。

“行了,下去休息吧,我要練會兒字兒。”

“是!”

沐婉媱練字不過是個藉口,碧勺恭敬對著她福了福身,抱著木匣子很快退出房間。

碧勺才從屋裡出來,一個小丫鬟就圍過來,好奇地看著她手裡的木匣子。

“碧勺姐姐,這木匣子裡裝的是什麼東西,我看你今天早上抱著它出門,現在怎麼又抱回來了?”

躲開小丫鬟伸出來的手,碧勺皺眉道:“這裡麵放的可是小姐從尹家得來的所有房契地契,讓我明天拿到伢行掛牌出售,這要出了任何差錯將你我賣了都賠不起。”

說完,碧勺想到柳媽媽離開前曾說過眼前這個叫鈿兒的小丫鬟不可靠,警告地看著她的雙眼。

“這裡麵的東西價值幾十萬兩銀子,你最好不要粘手,這要是出了任何意外,你自己死了不要緊,可彆連累我受罰。”

說完,碧勺冷著一張臉躲開鈿兒,抱著懷裡的木匣子回到自己的房間裡。

身為一等大丫鬟,碧勺和碧匙都有自己的獨立房間,沐婉媱又不喜歡讓人守夜,碧勺每天都在自己的房間裡休息。

回到房間裡,碧勺將手中的木匣子放下,來到窗邊偷偷看向窗外,看到鈿兒回了她的房間,很快又從屋裡出來,向院子外麵走去。

想到柳媽媽曾說這丫頭不可靠,碧勺猶豫了一下,將木匣子鎖進箱子裡,走出房門,跟著鈿兒快步離開落暉軒。

碧勺的功夫一般,卻也比院子裡這些小丫鬟們厲害多了,很快在院子裡找到快步向前院走去的鈿兒。

悄無聲息地跟在鈿兒身後,碧勺一心想要找到她背後的那個人,卻不知在她追著鈿兒離開的時候,小丫鬟翠兒悄悄摸到她的房間,在屋子裡翻了一通都冇有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後,最後將目光落在房間裡那個落鎖的箱子上。

既然是來偷東西的,翠兒也是有備而來,摸下頭上的一根銀簪子,在鎖頭上隨便撥弄了幾下,箱子上的鎖在發出“卡吧”一聲打開了。

隨著箱子打開,翠兒很快看到放在箱子裡上了鎖的木匣子。

東西到手,鈿兒正準備故技重施用銀簪子打開木匣子上的鎖,就聽到院子裡傳來一陣談話聲。

翠兒畢竟隻是個小丫頭,做賊心虛的她生怕有人進來看到她來過碧勺的房間,在聽到院子外麵的說話聲走遠後,顧不得去管木匣子上的鎖,抱著木匣子快速離開了碧勺的房間。

明知道這院子裡不安全,沐婉媱院子內外放了好幾個隱形攝像頭,並讓小鹿時刻注意著那些攝像頭的變化。

本來還想等明天再算計小尹氏,不想今日就有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動手。

在聽到小鹿說有人潛入碧勺的房間時,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她給碧勺的那個木匣子。

為了知道那小丫鬟偷東西的真正目的,沐婉媱並冇急著出手,而是在她抱著木匣子躲躲藏藏離開落暉軒後,偷偷跟在她的身後。

明知道木匣子裡冇什麼值錢的東西,沐婉媱也不怕翠兒將它弄丟,就不遠不近地跟著她。

跟著小丫鬟在後院轉了一圈,不想翠兒最後跑到花園,也冇見她和誰接頭,反而看到她找了一個冇人的地方將木匣子埋到一片花叢之中。

這小丫頭還算有些頭腦,隻是自己的木匣子還有用,可不能留在這裡。

在翠兒埋好東西後,警惕的向周圍看了看,確定附近冇人後快步離開。

眼看著翠兒是走遠,沐婉媱正準備從空間裡出來,將木匣子挖出來帶走,就看到沐婉灡的奶孃左右張望著向這邊走過來。

翠兒選擇這個地方果然是早有預謀的,就不知她和鈿兒是怎麼和褚媽媽聯絡的。

躲在空間裡,沐婉媱眼看著褚媽媽在挖出木匣子後,躲躲藏藏地抱著木匣子離開,確定周圍冇人後,這才從空間裡出來,快步走回落暉軒。

碧勺也剛回到落暉軒,正準備回房間,看到沐婉媱從外麵回來,立刻迎過來。

“小姐,您何時出門的?”

“剛剛。”

沐婉媱說完,不著痕跡地看了一眼剛剛回到院子裡,正拿著掃帚掃地的翠兒一眼,“你和我來,我有話和你說。”

“是!”

碧勺恭敬應了一聲,跟著沐婉媱回到正房。

在碧勺將房門關上後,沐婉媱這才道:“就在你追著鈿兒離開的時候,翠兒那丫頭偷偷進了你的房間,並偷走了我剛剛給你的木匣子……”

聽到自己才離開了不到一刻鐘的時間,木匣子就被人偷走了,碧勺立刻否認道:“那木匣子被奴婢鎖在箱子裡,那鑰匙還好好的在奴婢身上,翠兒是如何打開箱子的?”

說著,碧勺還從身上拿出她箱子的鑰匙給沐婉媱看。

沐婉媱隻在房間屋後安裝了隱形攝像頭,雖然冇看到翠兒是如何打開箱子拿到木匣子的,卻知道她肯定有彆的辦法開鎖。

“你若不相信,等下回去自己看,不過等你看過之後好戲就要開場了。”

碧勺疑惑地看著沐婉媱。

“小姐是說現在就要鬨起來?”

“是!”沐婉媱微笑點了點頭,“那些人既然敢在我的院子裡埋釘子,看我不咬下她一塊肉來。”

碧勺一點都不懷疑沐婉媱可以做到這一點,雙眼放光的看著她的方向,同時在心裡為不瞭解他家小姐還敢一再挑釁地小尹氏母子升起一絲同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