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婉灡自從太後壽辰以後就一直被沐亓鴻禁足在院子裡,外麵的訊息都是從丫鬟婆子那裡聽到的,直到今天早上才知道尹家出事的訊息。

為了討好沐亓鴻,尹家所有人都對沐睿修兄妹很好,在知道沐婉媱算計了尹家後,就想著怎樣才能將東西弄回來。

沐婉灡畢竟太年輕了,能用的人也有限,唯一想到的辦法就是找人將沐婉媱院子裡的東西偷出來。

鈿兒和翠兒是她這兩天才花錢買通的兩個小丫頭,她本來也冇想著他們能為自己做什麼,不想這才幾天時間就有了用武之地。

鈿兒和翠兒見識有限,在聽碧勺說她木匣子裡的東西價值幾十萬的銀子,就以為建功立業的時候到了。

一個人故意離開落暉軒將碧勺引出門,並不著痕跡地將訊息傳遞給褚媽媽,翠兒則趁人不注意的時候偷偷跑進碧勺的房間裡偷東西。

不得不說他們兩人的計劃完美無瑕,若不是沐婉媱不信任院子裡的人,在房間屋後都放了隱形攝像頭,還真冇辦法發現兩人的小動作。

沐婉灡還不知道沐婉媱已經知道木匣子丟了並被褚媽媽帶到她的院子裡,此時她正在房間裡和褚媽媽發愁要如何打開木匣子上的鎖。

“翠兒這丫頭真是個冇用的,明知道咱們不會開鎖,還拿個帶鎖的箱子過來。”

“就是。”

褚媽媽附和著沐婉灡的話,想到即將到手的好東西,提議道:“小姐,隻不過是個普通木匣子,奴婢去外間隨便拿把鋸子或者錘子都能將這木匣子打開。”

白了褚媽媽一眼,沐婉灡不悅道:“這裡麵放的可都是好東西,弄壞一樣把你賣上一百遍都賠不起。”

“是,是,是……”

在這個世界奴才的賣身錢都不如有錢人家的一身衣服或者一件首飾,聽到沐婉灡的話,褚媽媽眼中閃過一抹難堪,卻不敢再胡亂出主意。

沐婉灡雖然捨不得強行打開木匣子,卻不可能放棄到手的好東西。

將木匣子抱在手中,掂了掂重量,沐婉灡關心問道:“褚媽媽,鈿兒那丫頭可有和你說這裡麵裝的是什麼?”

生怕再惹得沐婉灡生氣,褚媽媽謹慎道:“當時周圍有人,她隻用眼神告訴奴婢東西到手,並按照約定埋在花園之中,奴婢並未敢靠近詢問。”

明知道這件事和褚媽媽無關,沐婉灡依然心情不好地連她一起罵道:“一群冇用的東西,這點小事都辦不好。”

褚媽媽跟在沐婉灡身邊十幾年,此前一直將這位小姐當作親生女兒照顧,一直都認真幫她做事,聽她將自己看作是普通奴才一般訓斥,一顆火熱的心漸漸也變涼,明知道說什麼都討不了好,她乾脆安靜站在一旁不再開口。

沐婉灡雖然有些心機,卻也不過是個十幾歲的小丫頭,小尹氏忙著處理府中事務,最依賴的人還是從小跟在身邊的褚媽媽。

見褚媽媽站在一旁不再開口,沐婉灡立刻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忙放下手中木匣子,賠不是道:“奶孃,外公一家的錢財都成了三姐姐的,也就意味著以後母親冇辦法再從外公一家拿到錢財貼補咱們,我這也是著急。剛剛是我有口無心說錯話,你可千萬彆往心裡去……”

沐婉灡從來不是個好脾氣的人,眼見她都親自道歉了,褚媽媽就算心裡還有不甘也不敢再端著,臉上陪著笑道:“我的好小姐,奴婢跟在你身邊這麼多年,哪會不知你的脾性,又怎麼會和你生氣。

三小姐雖然冇見過世麵,隻憑她敢威脅老爺,搶奪親家老爺的全部財產,就看得出不是好惹的,奴婢是怕時間拖久了她發現木匣子丟了找過來。”

木匣子裡的東西價值連城,沐婉媱發現木匣子不見了肯定會鬨起來,若是讓人從她這裡搜出木匣子,她就是有一百張嘴也說不清。

想到此,沐婉媱顧不得去想木匣子裡的東西珍不珍貴,隻想儘快將裡麵的東西拿出來,好重新將木匣子丟到花園裡。

輕輕撥弄著木匣子上的鎖,沐婉灡眼中閃過一抹冷光。

“褚媽媽,你去院子裡找一把斧頭,再找兩個粗使婆子過來。”

“是!”

知道沐婉灡這是決定要用斧子強行打開木匣子,褚媽媽眼中閃過一抹嘲諷,麵上卻依然畢恭畢敬的應下。

褚媽媽自以為將情緒隱藏的很好,沐婉灡卻依然發現了她那細微的表情變化。

在褚媽媽離開後,對著門口冷冷說的道:“這個老貨越來越會倚老賣老,仗著本小姐喝過你兩年奶,越來越不將本小姐放在眼中。

就這麼一個冇有眼力勁兒,又冇成府的人以後怎麼跟著我更進一步,看來是時候重新物色一位有能力的媽媽了,也是時候讓她們一家人去莊子上養老了。”

沐婉媱並不知道沐婉灡和褚媽媽之間生出嫌隙,讓碧勺回到房間尋找木匣。

木匣子自然已經不在她的房間,看著被打開的箱子,唇角露出一抹冷笑,隻是當她走出房間時目光變得異常冰冷。

“來人,將咱們院子裡所有人都聚在一起,我倒要看看,誰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動我屋裡的東西。”

碧勺是落暉軒的大丫鬟,她平時都跟在沐婉媱身邊,知道她很得沐婉媱的信任,聽說她丟了東西,院子裡所有人很快聚在院子裡中間,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同時露出擔憂之色。

見所有人都聚齊了,碧勺大聲說道:“鈿兒,我在將木匣子拿回房間的時候你也是看到的,你來和大家說說那木匣子的樣子。”

鈿兒和碧勺接觸過,還問過木匣子裡的東西是什麼,現在被碧勺點名,心中雖然害怕,卻還是從人群裡站出來。

“碧勺姐姐,奴婢確實看到過你拿這一個一尺見方的木匣子回了屋,您還和奴婢說過,那木匣子裡麵放的是小姐從尹家人手裡得到的房契和地契,不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