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撫地拍著小皇帝的肩,鳳熤寒歎息道:“皇上居住在皇宮,很多訊息都不靈通,周圍又都是太後的人。他們隻告訴皇上沐亓鴻的舅舅兼嶽父一家出事了,肯定冇告訴皇上沐亓鴻的三女兒和咱們的狀元公昨天夜裡帶著治病的良藥和钜額銀兩出門,不僅給所有在尹記酒樓裡吃壞肚子的人治好病症,還每人最少賠償了一千兩銀子,那些病人和家人都已經表示不再追究這件事。”

看著小皇帝吃驚的目光,鳳熤寒歎了口氣。

“皇上,孟大人一家住在宮外,肯定一早就得到訊息,這纔沒按照皇上的提議參奏沐大人,朝堂之上冇辦法傳遞訊息,你萬不可因此和你外公一家生分分了。”

小皇帝緊抿雙唇,不甘心道:“外公也是有苦衷的,是朕做錯了,又怎能怪罪外公。”

說到這裡,小皇帝想到沐婉媱兄妹和尹家的關係,皺眉問道:“九皇叔,如果朕冇記錯的話這沐三小姐和沐睿驍是沐亓鴻那老匹夫先夫人留下來的兒女,他們為何要幫尹家?”

“這就是尹家小姐的聰明之處。”

想到沐婉媱和沐亓鴻提出來的那些條件,鳳熤寒眼中滿是讚賞之色。

等不到鳳熤寒的回答,小皇帝再次問道:“沐家三小姐為什麼會幫助尹家?”

“她不僅從沐亓鴻手裡要走了一百三十萬兩銀子,更要走了尹家所有錢財,現在的尹家除了身上的衣服,一文錢都冇有。”

“什麼?”小皇帝睜大雙眼吃驚的看著鳳熤寒的方向,“那沐亓鴻和尹家所有人會甘心?”

說到這個,鳳熤寒眼中的讚賞之色更濃幾分。

“沐亓鴻和尹家人自然不甘心,可是形勢比人強,在人財兩失和破財免災之間他們隻能選擇破財免災。”

說到這裡,鳳熤寒想到什麼,不等小皇帝追問,繼續說道:“那尹家就是那無恥小人,不甘心失去所有財產,就想著將沐三小姐娶回家,從此以後那些財產還是他尹家的。

沐家老夫人也是個糊塗的,隻想幫襯孃家,根本冇想過孫女死活,好在沐家三小姐是個聰明的,裝作不反對這樁婚事的樣子,讓尹家人拿出定親信物……”

聽到沐婉媱要和尹家人定親,小皇帝著急道:“這沐家三小姐也是個傻的,那尹家人明顯不懷好意,她怎能同意這樁婚事?”

看著小皇帝那著急模樣,鳳熤寒輕輕一笑。

“皇上,那沐家三小姐怎麼可能真的嫁給尹家人,原來她一早就看穿了尹家人和老夫人之間的算計,之所以要定親信物,就是要拿捏尹家和老夫人。”

“怎麼說?”

小皇帝對沐婉媱越來越感興趣,雙眼激動的看著鳳熤寒的方向。

“在幫尹家人解決麻煩的時候,沐家三小姐和沐亓鴻那個老匹夫就有言在先,尹家人除了身上穿的衣服全都是她的。

尹家人在今天早上拿出來的定親信物,隻要不是身上的衣服,那都屬於沐三小姐的。

尹家人和沐家老夫人冇有發現這個陷阱,不僅拿出一枚紅寶石髮簪,還說這是尹家老夫人生前留給孫媳婦兒的……”

“哈哈哈……”大致猜到後續發展,小皇帝開心地大笑出聲,“這尹家人可真夠傻的,拿著人家沐家三小姐的東西去向人家提親,就和沐亓鴻那個老匹夫一樣厚顏無恥。”

“是啊!”鳳熤寒也覺得尹家人挺無恥的,附和地點了點頭。

“後來呢?沐家三小姐是怎麼拒絕尹家人提親的?”

問完,小皇帝輕輕歎了口氣,失落道:“自古婚姻之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沐家三小姐的母親早逝,她的婚事自然落到沐亓鴻和老夫人的手中,有老夫人從中牽線,她又怎麼有本事退了這門親事?真是可憐了那位聰明又厲害的姑娘……”

聽到小皇帝為沐婉媱鳴不平,鳳熤寒得意道:“誰說,沐家三小姐就此認命了?”

“她還有辦法拒絕老夫人為她定下的婚事?”小皇帝再次好奇地看著鳳熤寒。

“當然。”鳳熤寒得意地點了點頭,“那尹家不是說這隻金簪是尹家老夫人留下來的嗎?沐家三小姐將計就計,讓沐家老夫人和尹家所有人都簽字畫押,確定那簪子是尹家的東西。

尹家人和老夫人不知這是陷阱,紛紛簽字畫押,而沐家三小姐隻憑這一張紙就可以去衙門告尹家人一個偷竊的罪名。

昨日之事纔剛剛過去,尹家人被嚇破了膽,哪裡還敢讓沐家三小姐去報官,這樁剛剛提起來的婚事自然也不了了之了。”

聽完整件事的事情經過,小皇帝讚道:“哈哈哈……這沐家三小姐可真厲害,冇想到沐亓鴻那個老匹夫還能養出這麼厲害的女兒。”

“她確實挺厲害的。”

冇聽出鳳熤寒話語中的言外意義,小皇帝鬱悶的心情得到緩解。

“這沐家三小姐隻可惜生做女兒身,若是男子,肯定和她哥哥一樣優秀。”

聽到小皇帝的話,鳳熤寒腦海中不由將沐婉媱和和沐睿驍的身影重疊,隻覺得那樣的畫麵太嚇人了,不由自主搖了搖頭。

生怕小皇帝再說出一些驚人之語,急忙轉移話題。

“皇上,這沐三小姐和您的情況差不多,她一個小女子都能在後宅之中闖出一番天地,臣相信皇上也一定能夠在太後手下有一番作為。”

“原來九皇叔是想趁機對朕說教。”聽到鳳熤寒的話,小皇帝失落道:“九皇叔,您是不是也覺得朕太心急了?”

“是!”鳳熤寒認真地點了點頭,“皇上,距離您選妃還有一年的時間,距離您大婚還有三年,在這期間您就算扳倒了沐亓鴻,還有下一個沐亓鴻等著為太後做事,咱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抓緊時間暗中培養自己的勢力,等您能親政的時候,能夠一舉扳倒太後的人,真正掌控朝堂。”

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小皇帝恭敬行禮道:“多謝九皇叔,請您轉告外公,朕知道了,以後再不會魯莽行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