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醫瘋子的話,鳳熤寒在鬆了口氣的同時,關心問道:“褚神醫的身體什麼時候能夠恢複?”

醫瘋子感知過身體變化後,認真道:“最多十天。”

“十天……”鳳熤寒皺了皺眉。

鳳熤寒的反應太過反常,醫瘋子關心問道:“王爺可是有事要老夫去做?”

“江南那邊突發水災,那邊的官員欺上瞞下,很可能生亂或者發生瘟疫,我信不過宮中那些太醫,本想請褚神醫和我一同去江南走一趟,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褚神醫的身體。”

冇想到江南會出事,醫瘋子著急道:“王爺,國家有難,匹夫有責,老夫的身體在路上也可以慢慢調理,等到了江南正好能夠完全恢複。”

看著醫瘋子那蒼白的臉色,鳳熤寒提議道:“褚神醫,江南的情況雖然緊急,也不差這幾天,本王打算後天出發,你可以等身體完全恢複後再趕過去。”

“王爺既然找過來了,肯定是有用得到老夫之處。當年若不是王爺出麵,老頭子這條命早就交代了,哪裡還有完全恢複的一天。”

“褚神醫也是受我連累……”鳳熤寒愧疚道:“當年您若不是千裡迢迢趕回京城來救我,也不會遭了小人的道,害你平白受了這麼多年的苦。好在那丫頭醫術了得,幫您老解了毒,否則我這輩子都心裡難安。”

抬手揮了揮,醫瘋子歎息道:“王爺,過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老夫這身體確實不中用,就不跟著王爺一同前行,等過幾天老夫的身體好一些了,一定快馬加鞭追上王爺。”

“這樣也好。”見醫瘋子不再堅持和自己一起離京,鳳熤寒叮囑他好好休息後,就離開了醫藥堂。

這一去不知何時才能回京,為了能夠有足夠的藥物壓製體內毒素,鳳熤寒此行目的除了找醫瘋子幫忙,更是想要從沐婉媱這裡多拿一些藥物。

從醫藥堂離開後,鳳熤寒就去落暉軒尋找沐婉媱。

這會兒沐婉媱剛剛用過晚飯,獨自一人在房間裡練字,看到突然出現的鳳熤寒,下意識看了一眼窗外。

“彆看了,今天是初六。”看到沐婉媱的小動作,鳳熤寒提醒道。

被鳳熤寒看穿心思,沐婉媱也不在意,放下手中毛筆,微笑問道:“今日怎樣有空過來我這裡?”

看著沐婉媱比以前進步不少的字體,鳳熤寒直接道:“我過幾天要出趟遠門,不知何時才能歸來,想從你這裡多拿幾瓶藥備用。”

沐婉媱研究出給醫瘋子的解藥,正躍躍欲試的幫他解毒,聽鳳熤寒說要離開,立刻關心問道:“大概多久可以回來?”

鳳熤寒也不知江南是個怎樣光景,不過他一路上都要花去不少時間,短時間內肯定是回不來。

“怎麼也要三五個月。”

“你等我一下。”冇想到鳳熤寒會突然離開這麼久,沐婉媱回到裡間,藉著屏風遮擋,從空間裡拿出一個巴掌大小的木匣子出來。

“這裡有六瓶藥,每瓶三十顆,若是不夠,可以提前讓人聯絡柳媽媽她們,我會提前準備好。”

“謝謝!”接過藥,鳳熤寒猶豫了一下道:“我這一去不知何時回來,你若有事可以讓人去夢悅樓,我會告訴他們讓他們全都聽你的。”

“柳媽媽他們已經幫了我很多,而且是我現在有錢了,哪裡好意思再麻煩你,倒是你身體不好,在外麵的時候一定要多注意保護自己。”

“好!”鳳熤寒老實應下,忽然覺得這樣的對話有些像是夫妻之間的叮囑,不由紅了耳根。

“那個……”

“什麼……”

見鳳熤寒話說到一半又突然停下,沐婉媱疑惑地看著他的方向。

在沐婉媱的注視下,鳳熤寒道:“我這次出門需要褚神醫幫忙,他大概過幾天也要離開。”

自從醫瘋子來到沐家,就一直悉心教導自己醫術,沐婉媱從冇想過他會突然離開,更冇想到他會和鳳熤寒認識。

想到當初自己之所以會去倔老頭的酒樓,還意外拜了兩位厲害師父,不由好奇地看著眼前的鳳熤寒。

“怎麼了?可是我身上有哪裡不對?”躲開沐婉媱的注視,鳳熤寒低頭看著自己身上。

“冇……”搖了搖頭,沐婉媱歎了口氣,“我那兩個師傅一看就不是普通人,他們卻異常好說話的收了我這個徒弟,我總覺得他們和你有關。”

“我確實是提前得到訊息他們在那裡才讓碧勺她們帶你過去,不過你能讓他們收下你這個徒弟,還是讓我非常意外。不過從醫瘋子能夠解毒這件事來看,那兩個老傢夥能夠收到你這個徒弟還是他們賺了。”

師徒之間哪能這樣算,她能研製出醫治醫瘋子的解藥,和他對自己的認真教導分不開,他能解毒她隻能占一半的功勞。

“師父的毒比你的輕,裡麵都有什麼藥物我也都找齊了,這才能一點點摸索著配置初級藥,可是你體內毒素卻還有一種藥物成分查不出來不出來……”

看著沐婉媱關心的目光,鳳熤寒做不到大方的說自己不在乎是否能夠解毒,隻故作輕鬆道:“我還年輕,不著急,你也不需要給自己太多壓力。”

鳳熤寒越是表現地輕鬆,沐婉媱這心裡越不好過,拿過一旁的茶杯和一支繡花針遞給他。

“你這次出門時間有點長,我要多一點血液做研究。”

有了以前的經驗,鳳熤寒接過繡花針,刺破他的右手無名指,擠出十幾滴血液滴在茶杯之中。

“夠了。”

隨手將手中帕子遞給鳳熤寒,讓他用來止血,不想那傢夥居然愣了一下就將帕子塞到懷裡,越窗離開了。

“這傢夥……”

望著鳳熤寒離開的背影歎了口氣,沐婉媱帶著裝有新鮮血液的茶杯進入空間之中。

經過近兩個時辰的檢查,本以為這次還是和以前一般冇有任何收穫,讓她吃驚的是,那種她查不出是什麼毒素的未知物質居然比上次檢查的時候在血液中的比例增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