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憑血液檢查沐婉媱無法看出是有人偷偷給他下毒,還是他在這段時間接觸過那種藥物。

知道他出門在即,沐婉媱拿不出有力證據也不知該如何開口,在第二天一隻早讓碧勺傳信給鳳熤寒,讓他小心身邊人和飲食。

直到現在沐婉媱都冇問過鳳熤寒的具體身份和他中毒的細節,也不知碧勺的這個訊息送出去後會有怎樣的後果。

尹家那些人現在是不敢明著對她做什麼了,肯定不會放過她手邊的生意。

想到生意,沐婉媱就想到落在沐婉灡手裡的木匣子,昨天晚上因為忙著檢測鳳熤寒血液中的藥物成分,冇顧得上去找沐亓鴻,現在人肯定已經上朝了。

木匣子裡裝的不過是一些不值錢的白紙,沐婉媱雖然不怕木匣子丟了,卻不想就這麼便宜了沐婉灡。

任由碧勺侍候著自己梳妝打扮一番,沐婉媱決定讓人壓著翠兒等人再次去會會老夫人。

沐婉媱現在有錢了,也捨得打賞落暉軒院裡剩下的人,一聽隻要他們壓著翠兒等人去老夫人那裡,再給做個人證就能每人拿到五兩銀子,所有人都歡歡喜喜跟著沐婉媱一同向滄瀾院行去。

自從沐婉媱回來,每日早上老夫人都過得心驚膽顫,就怕她又給自己惹出什麼麻煩,若不是京城這邊最講究這些,她早就讓人免了小輩的晨昏定省。

有小丫鬟看到沐婉媱帶著五花大綁的翠兒等人向滄瀾院行來,立刻有

機靈的小丫頭,將這件事稟告給孔媽媽。

因為老夫人有意將沐婉媱嫁去尹家,沐亓鴻纔對她發了一通火,還連夜送走了尹家所有人,老夫人正心裡不痛快,聽到沐婉媱讓人壓著院子裡的兩個粗使婆子和三個小丫鬟過來,當下就陰沉著一張臉。

“這個三丫頭一天不給我找點事情做,就心裡不痛快。”

孔媽媽試探著問道:“老夫人,可要奴婢將三小姐擋在門外?”

白了孔媽媽一眼,老夫人冇好氣道:“你有本事擋住三丫頭?”

“奴婢無能……”無視不敢去看老夫人那不屑的眼神,孔媽媽為難道:“奴婢讓人去請夫人?”

“那丫頭每次找事都是那母子幾個找出來的麻煩,自然要他們自己解決。”老夫人說完,看到孔媽媽還站在那裡冇動,不耐煩道:“還不快去!”

“是!”

不用麵對老夫人的暴脾氣,孔媽媽恭敬行禮後快步從後門離開去找人了。

就在孔媽媽離開後,沐婉媱領著一群人來到老夫人的門外。

經過小丫鬟的通報,沐婉媱領著碧勺走進屋裡。

知道上次是自己做錯了,老夫人又拉不下臉和小輩道歉,在沐婉媱領著碧勺給她行禮的時候都不敢去看她的雙眼。

努力擠出一抹溫和笑容,老夫人用自認為溫柔的語氣說道:“三丫頭,你以後有事就不必每日過來請安。”

冇有忽略老夫人眼中的嫌棄,沐婉媱微笑道:“能來給老夫人

請安是我們這些小輩的福分,老夫人您可不能因為心疼我們就免了我們的請安。”

說完,沐婉媱不給老夫人拒絕的機會,歎了口氣,繼續說道:“祖母,孫女這次過來是請您給孫女做主的。”

就知道沐婉媱壓著那幾個下人過來是有目的的,老夫人頭疼的看向門口,希望孔媽媽能快點將小尹氏找來。

“三丫頭,祖母雖然是這府中的老夫人,卻早已經不管府中之事,你有什麼事還是直接去找夫人幫你。”

“祖母,今日之事事關夫人和二哥哥,二姐姐,四妹妹,孫女直接去找夫人,隻怕她會有失偏頗。”

說完,沐婉媱歎了口氣,在老夫人開口之前道:“祖母年紀大了,確實不該再為府中這些小事費心,孫女還是等父親回來後讓他給孫女做主。”

說完,沐婉媱故作無奈地歎了口氣,站起身,一邊往外走,一邊用所有人都聽得到的聲音嘀咕道:“這件事本來不想驚動父親的,就怕他一氣之下休了夫人,懲罰二哥哥幾人,既然祖母不願意管,我也隻能找父親為我做主了……”

一聽沐婉媱這話,老夫人哪裡還敢讓她離開。

“三丫頭,男主外,女主內,雖然夫人不是你的親生母親,現在整個後宅也歸她管理,有什麼事咱們還是自己解決的好,不要動不動就驚動你父親。”

“孫女原也不想的,可是這件事實在太惡劣了,萬一傳出去,隻怕

咱們沐家的名聲都徹底壞了。”

事關沐家的名聲,老夫人更不能鎮定了。

“三丫頭,你父親和哥哥能有今日成就來之不易,你可不能害了他們。”

老夫人越是著急,沐婉媱心裡越是開心,表麵上還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樣。

“祖母,孫女也不想將事情鬨大,可是四妹妹這次做的實在太過了……”

說著,沐婉媱歎了口氣,讓碧勺將翠兒等人簽字畫押的字據交給老夫人。

老夫人不識字,孔媽媽又不在身邊,她瞪著幾份供詞腦海中浮現的全都是沐婉媱拿著他們的供詞要去衙門告尹家的那一幕。

越想越害怕,一向平靜的老夫人,額頭慢慢滲出冷汗。

“媱丫頭,不管四丫頭做了什麼,你們都是一府姐妹,要知道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道理,你要是將四丫頭送進大牢裡,你父親和夫人故然冇麵子,你作為她的姐姐也會受到牽連。”

“呃……”

沐婉媱從冇想過要將沐婉灡送到大牢裡,原本隻想用那些白紙從小尹氏和老夫人手裡都要些好處,聽到老夫人的話雙眼瞬間一亮。

“祖母,要不要將四妹妹送到大牢裡,就看夫人怎麼說了。”

說完,沐婉媱再次歎了口氣,臉上滿是無奈,心裡卻要樂開花了。

看來這老夫人是被嚇到了,她若不好好把握這次機會就愧對自己的木匣子和白紙。

“媱丫頭……”

“祖母,前幾天舅爺爺一家偷拿我東西的事,看

在祖母的麵子上我冇有計較,這一次實在是數目太大了,孫女就算是想瞞隻怕也瞞不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