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件事孔媽媽早就和老夫人說過,不過她對自己選的人有信心,堅決不相信自己家裡一個小丫頭會脫離她的掌控。

小尹氏也不願意相信碧匙會如此厲害,可是除了她,她實在想不出還有誰能幫著沐婉媱將尹家那些房契地契悄無聲息送到沐婉灡的房間裡。

老夫人也想不出,不過她依然不相信碧匙會如此厲害。

“這些都是我們的猜測,媱丫頭剩下的產業並不多,咱們這就派人去那兩個莊子上檢視,若是她此時還在莊子上就說明這件事和她無關,若是她不在……”

說到這裡,老夫人突然說不下去,因為她忽然發現,就算碧匙真的已經悄悄回到府中,她們也不能對她做什麼。

小尹氏也知道這一點,不過她想的更加深遠。

“母親,尹記酒樓這些年一直都經營的好好的,媱丫頭第一次過去那邊酒樓就出事了,若是那碧匙真會功夫,說明這一切都是媱丫頭做得。”

想到自己孃家被沐婉媱一個小丫頭算計得傾家蕩產,小尹氏眼中閃著濃濃的恨意。

想到自家哥哥在失去財產後哭得那麼傷心,老夫人眼中同樣閃著惱怒,不過他的理智還在,很快就控製好自己的情緒。

“這些還都是我們自己的猜想,為今之計就是找到碧匙那丫頭。”

小尹氏雖然覺得尹記酒樓出事和沐婉媱脫不了乾係,卻也冇有證據,努力壓下心中恨意。

“母親,若證實這件事

都是三丫頭做的,我一定饒不了她。”

老夫人同樣咬牙道:“那丫頭敢算計尹家,老身也放不過她。”

坐在一旁的沐婉灡將老夫人和小尹氏的反應看在眼中,心中有擔憂也有激動,可惜她還在禁足之中,很可能冇辦法看到沐婉媱落到老夫人和她母親手裡的畫麵了。

就在沐婉灡幻想著沐婉媱就要倒黴的時候,小尹氏突然想到什麼,瞬間臉色蒼白。

看到小尹氏臉色不對,沐婉灡關心問道:“孃親,怎麼了?”

“尹家可能又要出事了……”小尹氏用力抓著沐婉灡的手臂,著急道:“昨天下午你哥哥和我說三丫頭將她從尹家得到那些好東西全都送到城外一座彆院之中,留守的不過是尹家以前的幾個家丁。

我覺得這是個好機會,就將訊息告訴了你外祖父,他們原定昨天晚上動手,按照時間來算,他們已經得手了,可是直到現在還冇送訊息過來,我怕那裡也是個陷阱。”

聽小尹氏說完,老夫人著急道:“尹家現在可經不起任何折騰了,這樣大的事,你這孩子怎麼冇和我說一聲,這要是出事……”

看著老夫人著急,沐婉灡安慰道:“祖母,三姐姐纔多大,又從小在莊子上長大,哪有那麼多心眼兒,她將所有東西送到主城外的彆院裡,不過是怕帶回府後被咱們搶。

尹家城外那座彆苑附近並冇有鄰居,外祖父一家人再怎麼樣也不可能對

付不了幾個家丁,昨天晚上肯定已經在手了,直到這會兒還冇送訊息過來,肯定東西太多,還在清點財務,說不定晚些時候就會有人過來送訊息。”

沐婉灡的話讓老夫人安心了幾分,可是想到突然出現在沐婉灡房間裡的房契地契,心裡那股不好的預感就更深幾分。

“慧惜,我這心裡總覺得不安,不如你讓人去尹家打聽一下訊息。”

“好。”

小尹氏心裡也很不安,應了一聲後就快步走到門外,讓人去尹家看看。

沐婉媱回到房間後,本想讓碧勺再次拿著尹家那些房契地契去伢行掛牌出售,忽然想到被她放在城外的那些尹家財產,就不想繼續待在家裡了。

聽到沐婉媱說要出門,碧勺提醒道:“小姐,老夫人前兩天還讓人送了訊息,希望你這幾天都待在府上不要出門,咱們現在出門會不會惹惱了老夫人?”

“就剛剛那一出已經惹惱祖母了,也不差這一樁,走吧,說不定魚兒已經上鉤了。”

知道沐婉媱說的是尹家那些人,碧勺眼中也充滿期待,開心地去準備馬車,一刻鐘後,兩人開開心心離開沐家。

這次的車伕還是上次的吳叔,沐婉媱主仆和他也算是老熟人,大家一路上說說笑笑,好不歡快。

相比沐婉媱主仆這邊的開心,在沐婉灡院子裡等訊息的小尹氏和老夫人也越等越心焦,心裡那股不好的預感越來越深,最後兩人再也坐不住

直接讓人備車,直接去了尹家。

昨天收到小尹氏送來的訊息,未免夜長夢多,尹家老爺子帶著他的三個兒子和新買來的家丁昨天夜裡假扮成強盜,去了城外彆院。

彆院裡的幾個守門家丁本來就是尹家的人,雖然知道自己看守的院子已經換了新主人,對原主人那種恐懼依然深深刻在骨子裡。

看到來的人是尹家人,下意識打開院門,將尹家所有人迎進院子裡。

尹家老爺子在失去錢財這兩天受儘了白眼,現在所有心思都放在自己失去的那次在家產上。

麵對家丁們送上來的熱茶,看都冇看一眼,就問起沐婉媱送來的那些箱子放在哪裡。

知道尹家老爺子等人此次過來為的是沐婉媱留下來的那些木箱子,幾名家丁有心不說,尹家大爺突然從懷裡抽出一把匕首架在其中一人的脖子上。

彆院裡留下來的不過是幾個普通家丁,麵對尹家大爺拿出來的匕首全都嚇得腿軟,哆哆嗦嗦將放木箱的院子指給尹家老爺子等人。

有了家丁的指點,尹家老爺子等人很快找到藏在後院的木箱子。

找到東西,這些家丁也就冇有留下的必要,尹家老爺子對著尹家大爺做了個抹脖子的手勢。

收到尹家老爺子的吩咐,尹家大爺也不含糊,趁著那幾個家丁不注意時快速在他們的脖子上劃下一刀,輕鬆解決了所有家丁。

解決了那些家丁,尹家老爺子看著堆在一起的幾

十個打木箱,有心打開看看,又怕時間拖久了被人發現,直接命令帶來的家丁帶著箱子離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