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尹家人自以為這一切做的神不知鬼不曉,卻不知道有一個家丁因為睡著了,並冇第一時間出現在他們麵前,等他趕過去的時候,正好看到尹家大爺殺人這一幕。

那個家丁嚇壞了,就算站在幾丈開外依然嚇得雙腿發軟,根本不敢靠近尹家人這邊。

尹家人所有心思都放在即將到手的金錢上麵,哪裡會去注意院子裡是否多一個活人。

在解決完那些家丁後,就紛紛抬著木箱子向外行去。

那家丁躲在暗處一直看著尹家老爺子等人將院子裡的木箱子全都搬走,人也消失在彆院之後這才感覺自己又活過來了。

走到幾個被殺死的同伴麵前,猶豫著要不要幫他們收屍,可是當他看到倒在血泊之中,臉色蒼白的同伴後,嚇得連連後退,再不敢靠近半步。

尹家這座彆院周圍都冇人居住,再加上雖然大門敞開著,看起來卻一切正常,根本不會有人想到這裡麵在昨天夜裡發生了命案。

當沐婉媱領著碧勺坐馬車來到彆院的時候,這裡依然大門敞開,周圍靜悄悄的。

碧勺攔住沐婉媱邁進門口的腳步,緊張道:“小姐,這院子有古怪,讓奴婢先進去看看……”

“冇事!”

輕輕一笑沐婉媱邁步走進院子裡,並且徑直向存放木箱子的院子裡行去。

“奴才參見小姐……”

才走到一半,一個家丁突然從草叢裡衝出來,跪到沐婉媱麵前就不停磕頭。

在看到大門敞開

庭院裡靜悄悄的那一刻,沐婉媱還以為尹家人已經上鉤,在看到從草叢裡衝出來的家丁時眼中閃過一抹失望,不過那家丁隨後說出來的話,讓她瞬間雙眼發亮。

“小姐,您可來了,昨天夜裡尹家老爺帶著尹家幾位爺和一群家丁不僅殺了院子裡其他家丁,還將您放在這裡的金銀財寶全都搬走了……”

還以為這座院子裡就剩下幾具屍體和一座空院子,冇想到這裡還有一個大活人。

這可真是意外驚喜,想要找尹家的麻煩都不需要她在另外尋找證據了。

安撫的拍了拍那個家丁的肩,沐婉媱用自認最溫和的語氣說道:“你做得很好,等下你就去大堂上將發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和順天府尹大人說。”

一聽沐婉媱要他去大堂上狀告尹家人,那家丁瞬間嚇白了臉,不停在地上磕頭。

這麼有力的人證沐婉媱當然不能錯過,見那家丁拒絕,當下就沉下臉。

“彆忘了你的賣身契現在在本小姐手裡,你若是將昨天夜裡莊子上發生的事一五一十地順天府尹大人說了,我不僅將賣身契還給你,還給你一千兩銀子,從此以後你不僅能夠脫離奴隸,還能找個地方買上幾百畝良田,過上奴仆伺候的老爺生活。”

給了重利,沐婉媱不等那家丁回答,又威脅道:“你若是不答應,這院子裡左右也冇有活人,我也不介意讓你留在這裡和你那些同伴做個伴。”

麵是死,一麵是榮華富貴的一生,彆說這家丁本來就貪生怕死,想要活著,隻有選擇幫沐婉媱做事這一條路可以走。

家丁不想死,卻也不想因此給自己惹禍上身,再次磕頭道:“小姐,老夫人和夫人若是知道奴纔出賣了尹家,肯定不會放過奴才……”

彎下腰,沐婉媱平視著家丁的雙眼,認真道:“你是我的奴才,並不是沐家的奴才,你的生死掌握在我的手裡,老夫人和夫人甚至我父親都做不得主,所以你要想活命,唯一的出路就是聽我的。”

說完,沐婉媱看著家丁驚訝地目光,繼續說道:“本小姐隻讓你說出實情,這不僅是為了給你那幾個同伴報仇,同時也是為了你自己好。

你想想,若是尹家一直都好好的,他們在知道昨天夜裡還有你這個活口的時候,會不會動了殺人滅口的心?”

想到尹家大爺昨天夜裡手起刀落殺人時那乾淨利落的動作,家丁立刻嚇白了臉。

“奴才一切都聽小姐的,奴才這就去順天府尹告尹家殺人偷竊。”

意識到老夫人和小尹氏甚至沐亓鴻都冇權利對他如何,家丁的膽子立刻變大了。

“這纔對。”沐婉媱安撫地拍了拍家丁的肩,認真道:“你在大堂上說的都是實話,不管尹家家因此會有怎樣的下場,你也不必為此心有愧疚。

等尹家倒了,本小姐不僅將你的賣身契還給你,還給你一千兩銀子讓你遠走高

飛,以後再不用看人臉色過日子。”

沐婉媱的話讓家丁雙眼越來越亮。

“小姐說的是,奴才這麼做都是為了給兄弟們報仇。”

“很好……”

伸手幫家丁整理好淩亂的頭髮,沐婉媱回頭對吳叔道:“吳叔,今日之事你也都看在眼中,我知道你還要在府中生活,肯定不能得罪夫人和老夫人,等下你趕著買車帶我們去衙門以後,直接回府去找老夫人和夫人,將我們去順天福運告狀的事告訴她們。”

以為沐婉媱這是在試探自己,吳叔著急表態道:“小姐,奴才絕不會出賣小姐的……”

“吳叔,事情冇你想的那麼嚴重,你一開始就不知道這邊會出事,當著老夫人和夫人的麵隻管說是我威脅你幫我做事的,你是在我上衙門後才找機會跑出去給他們傳訊息的。”

“小姐……”

知道沐婉媱這麼安排都是為了自己好,吳叔心裡感動,卻冇再拒絕,轉身就去準備馬車。

在吳叔準備馬車之時,沐婉媱讓碧勺去將彆院的大門從裡麵鎖上,他們四人坐著馬車從後門離開。

就在沐婉媱等人從後門回城的時候,尹家老爺子坐著馬車停在彆院大門口。

跳下馬車,看著前麵緊閉的大門,努力回想著他們,昨天夜裡帶著東西離開後是否關了院門。

可惜,他的歲數大了,記憶力本就不太好,昨天夜裡又一直想著得到的那些錢財,根本想不起自己或者跟他一起來

的那些家丁是否關過大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