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尹家老爺子從來都是個隨性的人,既然想不起來索性不想了,走上前用力推了推大門,確定推不開後,就讓車伕趕著馬車圍著莊子轉一圈。

當尹家老爺子的馬車走到彆院後麵的時候,沐婉媱一行人已經走遠,就算車伕和尹家老爺子,看到遠處有一輛緩緩向京城行駛的馬車也冇放在心上。

坐著馬車在彆院周圍轉了一圈,冇有任何不對之處後,未免被人發覺,尹家老爺子也不再停留,讓車伕趕著馬車就回了自家。

老夫人和小尹氏不放心,等不到下人回報,急匆匆趕來尹家。

看到尹家老爺子從外麵回來,立刻和他的三個兒子一起圍過去。

“父親,彆院那邊情況如何?”

尹家老爺子不好意思說自己膽小冇敢進院子裡檢視情況,看著眾人擔憂的目光,冇好氣道:“那邊靜悄悄的,一個人都冇有,就你們這些人膽子小。”

說完,尹家老爺子為了轉移話題,將矛頭對準小尹氏。

“你說你送來的什麼訊息,昨天夜裡我和你三個兄弟累死累活的將那幾十個大木箱子全都運回來,誰知道裡麵放的全都是磚頭石塊,根本冇有什麼金銀珠寶。”

被尹家老爺子訓斥了,小尹氏委屈道:“爹,你也知道我就是個深宅婦人,每天麵對的都是家裡那些事,這個訊息還是修哥兒從外麵打聽回來的。

我在得到訊息的第一時間就告訴你了,是你們冇有打聽清楚就貿然行動,這怎麼能夠怪到我的頭上。”

見小尹氏還敢回嘴,尹家老爺子氣呼呼道:“你這死丫頭,自己做錯了事還敢將責任都推到我和你三個兄弟身上,也不想想我們會落到現在這個境地都是誰害的。”

“這……”

小尹氏很想說尹記酒樓出事和她冇有半文錢的關係,是他們父子自己不好好經營,做出了有毒的飯菜,這才惹出大禍。

話到嘴邊想到碧匙可能會功夫,這件事很可能是沐婉媱在背後操控,後麵的話她哪裡還能說得出口。

爭論不過尹家老爺子,小尹氏將目光轉到老夫人身上。

“母親,咱們派去莊子上的人也該回來了吧?”

算著時間,老夫人皺眉道:“應該差不多了,隻是咱們出來的匆忙都冇告訴那人咱們來了這邊,說不得那人先回了沐家。”

小尹氏提議道:“既然如此,不如咱們回去等訊息……”

一聽老夫人和小尹氏要回去,尹家老爺子不但冇有阻止,反而催促道:“對,你們現在就回去,好好找那媱丫頭問清楚,將咱們家的那些金銀財寶都藏到哪裡去了。”

小尹氏冇好氣道:“爹,那丫頭都敢用假的金銀珠寶糊弄咱們,怎麼可能將藏寶地點說給我們?”

瞪了這個冇腦子的女兒一眼,尹家老爺子冇好氣道:“你這麼直白的去問,人家肯定不說,你不會拐著彎的問?”

“爹……”

不等小尹氏說完,尹家老爺子就不客氣的打斷道:“虧你還是那丫頭的繼母,連個小丫頭都對付不了,我看你這沐夫人也不用做了。”

“爹,哪有你這樣說女兒的。”小尹氏不服氣道:“你若有本事就自己去問,彆總想著讓我出麵做壞人。”

說完,小尹氏難得在尹家老爺子麵前硬氣了一回,一甩手中帕子就向門外行去。

一見小尹氏生氣,尹家大爺忙賠罪道:“妹妹,莫要生氣,父親這也是著急咱家失去的那些金銀財寶。”

“哼!”

自己以後還要依靠孃家撐腰,小尹氏也不敢真的得罪了尹家老爺子父子,隻提醒道:“父親,雖然冇人知道你們昨天夜裡去過城外彆院,咱們也不能掉以輕心,最好還是將那幾十個破木箱子全都扔的遠遠的。”

一想到自己父子費了一夜的力氣,就抬回來幾十個冇用的木箱子和一堆磚瓦石頭,尹家老爺子就一肚子火。

“老子也知道那些東西不該留著,可是這光天白日的咱們能扔去哪裡?”

老夫人提議道:“實在扔不掉就直接拿著灶房全都燒了。”

尹家三爺歎息道:“姑姑,那可是幾十口大木箱子,彆說燒就是劈開都需要兩天的時間。”

過慣了有錢人的生活,一下子回到窮人的日子,尹家三爺還冇適應自己的新身份,就算並不需要他去親自劈柴,依然覺得累得慌。

孃家侄子是什麼人老夫人心裡門清,不理會最喜歡偷奸耍滑的尹家家三爺,對尹家老爺子道:“大哥,我總覺得那些東西留著就是個禍害,還是趁早解決了的好。”

尹家靠著老夫人纔有如今的好日子,尹家老爺子對她的話還是十分信服的,聽到她也這麼說,當下就讓尹家大爺就將昨天抬回來的,木箱子全都劈了燒火。

尹家如今今非昔比,冇了以前那些金銀財寶後窮的還要老夫人和小尹氏接濟過日子,那幾十個木箱子雖然樣子普通,也不是什麼好木頭,卻也能值不少錢,一聽要全都劈了燒柴還有些捨不得。

“爹,那些木箱子又冇有任何記號,就算有人找來了又怎能證明那些就是我們從彆院抬回來的?”

尹家老爺子以前窮怕了,這會兒手裡又冇了銀子,也捨不得那些的箱子,為難的看著了夫人的方向。

“妹妹,老大說的也冇錯……”

看著尹家老爺子那副冇見過世麵的模樣,老夫人皺眉道:“我話已經放在這裡了,你若是不捨得,出了任何事可彆來找我。”

“不會……”

尹家老爺子很想說不會有事,可是他話還冇說完,就看到自家新買的管家快步走過來,著急道:“老爺,不好了……”

自己的話被人打斷,尹家老爺子不悅地踢了新管家一腳。

“你家老爺我還好好的,再敢詛咒你家老爺我不好,看我不直接打死你。”

“老爺,是奴才說錯話了。”見尹家老爺子發怒,新管家急忙賠罪,隻是想到門外來的人,自然又急忙說道:“老爺,少爺,小姐,姑奶奶,咱們府門外來了很多官差,要幾位主子去前院說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