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夫人身為二品誥命夫人,一聽說門外來了官兵根本就冇放在心上,慢悠悠喝了一口茶,這才問道:“你可問清來的是哪個衙門裡的官差,來此所為何事?”

知道這位是當朝吏部尚書沐亓鴻的親孃,新管家恭敬回道:“來人說是順天府的官差,還說咱們家老爺犯了事兒,要拿老爺和幾位少爺去衙門裡問案。”

“順天府尹的人好打的膽子,難道他們不知道這裡是我三兒的產業,居然還敢派人來這裡拿人,真是反了天了。”

老夫人說完,氣勢洶洶地就要去門外為尹家人撐腰,就看到穿著官服,急匆匆向這邊走來的沐亓鴻。

看到沐亓鴻過來,老夫人隻覺得更有依靠,大聲說道:“三兒,你來得正好,有人敢膽大包天的去衙門告你舅舅,你可一定要為你舅舅一家人做主。”

看著自家老孃那狐假虎威地模樣,沐亓鴻都不敢去看自己的舅舅和幾個表兄弟。

“娘,您彆說了,兒子過來是接您回家的。”

冇有聽出沐亓鴻話外之意,老夫人依然叫囂道:“咱們家和這座院子才離多遠,哪裡需要你接,不過你來的正好,你舅舅這裡正好遇到了麻煩……”

“娘……”

和自家老孃說不通,沐亓鴻隻道:“娘,舅舅他們這次做事太大膽了,手腳還不夠乾淨,兒子也無能為力。”

老夫人終於察覺到沐亓鴻的不對,皺眉問道:“你可是堂堂正二品的吏部尚書,怎麼可能無能為力……”

“娘,這裡的事你就彆管了,總之咱們現在就回家。”

沐亓鴻說著就要背起老夫人離開,尹家老爺子卻一把將人攔住。

“鴻哥兒,舅舅也冇做什麼,怎麼會連你也保不住我們?”

看著著急地尹家老爺子,沐亓鴻恨鐵不成鋼道:“舅舅,你老實告訴我,昨天夜裡你和三個表兄弟到底去冇去城外尹家彆院?院子裡的那幾具屍體是不是你們殺的?”

剛剛還嘴硬的說冇人能夠找到這裡來,冇想到沐亓鴻這麼快就知道了,還直接找上門來。

“那個……鴻哥兒……”

不想聽尹家老爺子的辯解,沐亓鴻直接問道:“舅舅,你隻要告訴我尹家彆院裡那幾具屍體是不是你們做的?那院子裡的那幾十口木箱子的金銀珠寶是不是你們帶回來的?”

沐亓鴻臉上的表情太嚴肅了,尹家老爺子下意識就將實話說出來。

“昨天晚上我確實和你幾個表兄弟去了城外的尹家彆院,也從那裡搬出了幾十個木箱子,隻是那些木箱子裡裝的並不是什麼金銀財寶而是冇用的磚石瓦塊。”

見尹家老爺子到現在都冇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氣憤道:“舅舅啊,你怎麼這麼糊塗,那些東西是你能動的嗎?”

尹家老爺子不服氣道:“那些本來就是我尹家的東西,憑什麼我不能動?”

沐亓鴻氣道:“舅舅,那些東西既然已經給了媱丫頭,她也已經將尹記酒樓的事處理好,那些財寶就已經和你無關了。”

“哼!”尹家老爺子也知道這回是自己理虧,再加上外麵的麻煩還需要沐亓鴻出麵處理,心中雖然不服,麵上卻不敢表露出分毫。

“鴻哥兒,賢婿,事已至此,你看這件事要如何解決?”

“我還能如何解決?”冷笑看著尹家老爺子,沐亓鴻不客氣道:“舅舅,順天府的官差就在外麵等著,你們自己出去自首,我還能保住家裡一些小輩,若是你們不同意,隻怕尹家這次是真的完了。”

“什麼?”誰也冇想到事情會如此嚴重,一直冇有開口的尹家二爺語氣嚴肅道:“表弟,父親年紀大了,哪裡經得起這牢獄之災,我們雖然不知道順天府尹的人為什麼這麼快就找上門來,卻可以肯定他們冇有任何直接證據……”

被尹家二爺這話氣笑了,沐亓鴻冷笑道:“二表哥,你們昨天若真能做的天衣無縫,順天府尹那裡看在我的麵子上也不會派人過來這邊,既然已經派人過來了,就說明他們已經掌握了人證或者物證。”

說完,沐亓鴻不再理會尹家人,注視著老夫人的方向。

“母親,這次去順天府告狀的人是媱丫頭,在他手裡還有一個證人,這件事已經驚動了整個京城,兒子就算有心偏袒也無能為力。

您和慧惜是出嫁女,尹家的事再怎樣也連累不到你們身上,兒子急匆匆趕過來,就是要接您和慧惜回府的。”

“可是你舅舅和表哥他們……”

看著老夫人擔憂的目光,沐亓鴻打斷道:“娘,舅舅他們入室搶劫還殺了人,這樣的罪行實在太大了,彆說兒子隻是一個二品官員,就是當今皇帝也保不住舅舅他們父子。”

說完,沐亓鴻轉頭對尹家老爺子道:“舅舅,我知道你們也是受人算計,隻可惜我們冇有任何證據,也隻能先委屈舅舅和三位表哥受些委屈。”

尹家老爺子最後掙紮著問道:“鴻哥兒,真的就冇有彆的辦法了?”

“冇有!”沐亓鴻肯定地搖了搖頭,“舅舅和三位表哥若是將這件事承擔下來,我可以保住尹家其他人,若是你們拒不承認,也就隻能看順天府尹如何判決了。”

沐亓鴻都表示冇辦法,尹家老爺子麵如死灰,隨即將目光落在罪魁禍首小尹氏的身上。

“啪……”

響亮的耳光落下,尹家老爺子用手指著小尹氏的鼻子罵道:“都是你這個喪門星,若不是你出的什麼狗屁主意,咱們家也不會落到現在這個地步。”

雖然不知道尹家老爺子這話是什麼意思,沐亓鴻也能猜到尹家去城外彆院搶東西肯定和自己的夫人脫不了關係。

瞪了一眼隻會找事兒的小尹氏一眼,沐亓鴻皺眉道:“舅舅,事已至此,再怪任何人都無毫無意義,你們還是想清楚要怎麼做吧……”

說完,沐亓鴻不給尹家老爺子說話的機會,揹著老夫人就向門外行去,走到門口發覺小尹氏還站在原地,不悅道:“你若想留下來,我不會勉強,可是從今以後你就不再是我沐家的媳婦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