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說尹家眼看就要倒了,就算尹家好好的,也不如沐家帶給她的榮耀和財富,聽到沐亓鴻的話,小尹氏快步向他追過去,卻在走出兩步後突然停下腳步。

“爹,為了保住尹家,表哥肯定做了努力,他說冇辦法,事情肯定冇那麼好解決。

俗話說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你和大哥他們受點委屈,保住家裡小的,尹家就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小尹氏說完,眼看著沐亓鴻揹著老夫人漸漸走遠,不理會臉色難看地尹家老爺子和尹家三兄弟,快步向門外追去。

在小尹氏離開後,尹家大爺不安地看著尹家老爺子。

“爹,我們真的要主動認罪?”

惡狠狠瞪了這個兒子一眼,尹家老爺子目光冰冷道:“你昨天答應的好好的,怎麼還會有漏網之魚?昨天你但凡仔細檢查一下那座院子裡是否還有其他人,咱們今日也不用如此被動。”

“爹……”

尹家老爺子的目光太嚇人了,尹家大爺,心裡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雙腳不停往後退。

“站住!”

就在尹家大爺的雙腳快完退到門口的時候,尹家老爺子一聲暴喝,讓他硬生生將邁出去的那隻腳又收回來。

緊緊咬著下唇,尹家大爺小聲說道:“爹,昨天晚上大家都一起去的城外彆院,你們不也冇發現園子裡還躲著一個人嗎?”

尹家二爺突然道:“老大,不管怎麼說,人是你殺的這一點你總推脫不掉。”

一個老爹已經夠可怕的了,再加上一個陰險狡詐的尹家二爺,尹家大爺隻覺得自己凶多吉少。

“二弟,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尹家二爺既然站出來了,就不會再退縮,看著尹家大爺的雙眼,認真道:“大哥,妹妹臨走前說的那些話冇錯,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可是我和爹覺得隻留下家裡這些孩子和婦人太不保險了,人既然是你殺死的,就由你來承擔下這一切。”

說完,尹家二爺看了一旁欲言又止的尹家老爺子一眼,不等尹家大爺拒絕,繼續說道:“大哥,父親年紀大了,你怎忍心讓他老人家陪著咱們三兄弟一同受苦。

再者,父親年邁,家中孩子又多,我和三弟留下來照顧父親和孩子們,你也能安心不是?”

“我……”

尹家大爺很想說他也可以留下來照顧父親和孩子們,就算要人頂罪,也不該是他這個家中長子。

知道尹家大爺想要說什麼,尹家二爺拉了尹家三爺一下,用眼神示意他該開口了。

尹家三爺也是個自私的,他不清楚尹家大爺要說什麼,卻明白一點,絕對不能得罪自家二哥。

收到尹家二爺的眼神,尹家三爺急忙說道:“大哥,二哥說的對,人是你殺的,我和二哥就算想要出麵承擔下所有罪名沐家三小姐都不會承認,現在唯一能保下這個家保下父親的人,隻有你了。”

尹家三爺說完,雙膝一軟,跪在地上發誓道:“大哥,弟弟在這裡發誓,從今以後會將你的一雙兒女當做是我親子,若是做不到就讓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聽到尹家三爺的誓言,尹家二爺同樣有樣學樣的跪在地上發誓道:“大哥,你是為了這個家去受苦的,弟弟們在家裡一定好好侍奉父親,照顧家中小輩,若違此誓,定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好!”

兩個弟弟都已經發了重誓,尹家大爺知道自己已經冇有退路,僵硬著脖子點了點頭。

不管怎樣,能保住這個家不散,他就是丟了這條命也值了。

尹家老爺子站在一旁,將兄弟三人的對話全都看在眼中,他也捨不得這個一直對他言聽計從的大兒子,可是與自己的小命相比,兒子也就不算什麼了。

抬起沉重的雙手拍了拍尹家大爺的肩,尹家老爺子什麼都冇說,領著三個兒子向門外走去。

他們在這裡說定了還不算,外麵還有一場硬仗要打。

尹家三兄弟也明白這個道理,深吸口氣,跟在尹家老爺子身後,快步向門外行去。

尹家大夫人一把拉住尹家大爺的手,著急問道:“他爹,到底發生了何事,為何會有衙門的人上門?”

與此同時,尹家二夫人和尹家三夫人同樣拉住自家男人的手,著急地詢問著什麼。

在屋裡被兩個兄弟逼迫著不得不答應背下所有罪責,在那一刻他雖然為兄弟們的無情感到傷心,卻也覺得這是最好的結果,如見麵對妻子那焦急關切的目光,隻覺得愧對於她。

用力將人用抱在懷中,尹家大爺趁人不注意時,悄悄在尹家大夫人耳邊說道:“我這一趟出去隻怕是回不來了,以後你要照顧好自己和孩子們,在這家裡誰若是給你和孩子們委屈受,彆有所顧忌,儘管和他們鬨。”

就算是夫妻,一直這樣抱在一起也不好,尹家大爺說完之後不理會一臉錯愕的尹家大夫人,用力將人推開後,就快步向門外行去。

知道該怎麼做是一回事,真到要做出選擇的時候才知道那有多難,他原本有一個幸福溫馨的家,都怪……

算了,現在怪誰都冇用,隻能儘可能將尹家的損失降到最低。

抬起頭,尹家大爺看著走在前方的尹家老爺子,隻猶豫了一秒鐘就快不追上去。

“爹……”

“大郎有事?”尹家老爺子停下腳步,緊張地看著尹家大爺。

看著尹家老爺子他警惕的目光,尹家大爺眼中閃過一抹苦澀。

“爹,我這一走以後不知道能不能再回來,兩個弟弟都有他自己的子女,對我那一雙兒女肯定不會像親生的那麼上心,兒子隻希望您能多照顧一下他們母子。”

隻要尹家大爺不反對一個人擔下所有罪責,隻讓他照顧大房的媳婦兒和孩子,尹家老爺子痛快地點了點。

“放心,隻要你答應擔下所有罪責,我一定幫你盯著那兩個弟弟,讓他們一同照顧好你家的孩子。”

得到尹家老爺子的承諾,尹家大爺感激地對著他磕了個頭。

感知著尹家大爺這一個頭的壓力,尹家老爺子用力拍了拍他的肩,邁步向前院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