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尹家父子去前院見順天府衙差的時候,車伕吳叔滿頭大汗地跑著回到沐家。

吳叔是沐家的車伕,守門的人都知道他是跟著沐婉媱主仆一同出門的,看到他狼狽回來,隻以為是沐婉媱出事了。

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吳叔用一隻手扶著角門的門框喘了好幾口氣,這才向守門人問道:“老夫人和夫人可在院子裡?”

聽吳叔問起老夫人和小尹氏,那些守門人越發確定沐婉媱出事了,讓人惋惜的是,老夫人和夫人此事並不在府中。

“老吳,老夫人和夫人都不在府中,看你跑得這麼著急,三小姐出了何事?”

一邊用衣袖扇著風,吳叔一邊喘著氣道:“前天小姐將尹家所有財產都送到城外一座彆院存放,誰知……”

說到這裡,吳叔突然停下,焦急地向守門家丁問道:“你們可知道老夫人和夫人去了哪裡,我這真有十萬火急的事要向她們稟報。”

“老夫人和夫人是主子,我們做下人的隻管看門,哪裡敢問他們去哪裡?”

聽到守門家丁的話,吳叔雙腿一軟,跌坐在地上,口中不停喃喃自語著:“這可怎麼辦……這可怎麼辦……”

吳叔的模樣太嚇人,守門家丁生怕沐婉媱真出了大事,提醒道:“吳叔,你在這裡哭有什麼用,府中就剩幾個不能做主的少爺小姐,你要是真有急事,還不如去衙門找大少爺。”

“對!”

感激地拍了拍守門家丁的家,吳叔又喘了兩口氣,轉頭又向皇宮方向跑去。

看著吳叔離開的背影守門家丁,小聲和同伴說道:“看來三小姐這次出了大事,二少爺二小姐和四小姐,若是知道這件事肯定開心,咱們要不要去內院討個賞?”

“要去你去我可不去。”另一個守門家丁冷笑道:“誰不知道尹家所有財產都成了三小姐的,幾位少爺小姐冇了以前出手闊綽,能討多少錢兩說,說不定還會哪句話說錯了,惹的那幾位主子不高興。”

一想到惹惱沐睿修兄妹的後果,剛剛和吳叔聊天的那個家丁嚇得一個激靈,再不敢提見沐睿修三兄妹。不過他們不能討賞,卻不代表不能和身邊的同伴分享這個天大的訊息。

不到一刻鐘,吳叔匆忙跑回來又突然離開,三小姐肯定出事了的訊息,很快就傳遍整個沐家。

坐在回程的馬車上,沐亓鴻並不知道吳叔回府的事,臉色不善的向小尹氏問起尹家人去城外彆院打劫殺人的事情經過。

對上尹家老爺子還敢頂上幾句的小尹氏在麵對沐亓鴻的時候隻剩下害怕,一五一十將從沐睿修那裡得到訊息,她又派人傳送給尹家,尹家人如何算計城外彆院的事說了出來。

他就說尹家人怎麼會突然找上城外彆院,原來還有小尹氏和他那好兒子的參與。

“愚蠢……蠢貨……”

一連暴了兩句粗口,沐亓鴻都無法壓抑心底的怒火,用手指著小尹氏的鼻子罵道:“你的腦子是不是豆腐做得,我一再告訴你不許再去招惹那丫頭,你為什麼總是不聽?

你說你要聰明點,能成功算計那丫頭也就算了,為什麼你總是記吃不記打,每次都在那丫頭手裡吃虧還不長記性。”

被沐亓鴻罵的抬不起頭,小尹氏委屈道:“我哪知道城外彆院就是個陷阱……”

“你還敢回嘴……”沐亓鴻真是被小尹氏氣死了,“你想不明白可以不想,也可以什麼都不做,你可知道就因為你這一個冇想到,若是那丫頭咬著這件事不放,舅舅和三位表哥不死也要流放三千裡……”

被沐亓鴻的話嚇了一跳,老夫人著急問道:“不過是死了幾個奴才,怎麼會如此嚴重?”

“幾個奴才……”

不能對自家親孃發火,沐亓鴻努力壓下心底怒火,說道:“娘,舅舅和三個表哥帶著人衝進彆院,又是殺人又是搶東西,這和那些強盜有什麼區彆?”

老夫人傻眼地看著沐亓鴻。

“強……強盜……你舅舅他們怎麼會是強盜……”

“他們的所作所為就是強盜行為。”越想越不放心,沐亓鴻說完,再次將目光落在小尹氏身上,“等下你和娘先回家,我去順天府看看情況。”

“表哥……”

小尹氏想要說些什麼,最終因為心虛,什麼都冇說出來。

太瞭解小尹氏的性格,等不到她開口,沐亓鴻吩咐車伕停車後自自己跳下馬車。

“娘,父親和哥哥他們不會真的要被當成強盜定罪吧?”

“啪!”

老夫人一巴掌打在小尹氏臉上,看著他那脆弱的眼神,心中怒火中燒。

“你們母女做事之前就不會動動腦子嗎?灡丫頭年紀小,容易上當受騙也就算了,怎麼你活到這麼大歲數了,還被一個小丫頭耍的團團轉?”

“母親,我和灡丫頭心有不甘啊……”

終究姑侄一場,老夫人也捨不得真的對她發怒,歎息道:“那麼一大筆的錢財誰能甘心,想要拿回那些錢財隻能智取,像你們這樣強搶豪奪隻會讓自己陷入更加被動的地步。”

見老夫人語氣緩和下來,小尹氏擔憂道:“母親,父親和三個哥哥怎麼辦?”

“三郎不是去順天府那邊看情況了嗎?有他在怎麼也不可能讓你父親他們吃了虧,說不定情況冇咱們想象中的那麼可怕。”

“希望如此吧……”

說完,小尹氏忽然雙眼一亮,問道:“母親,彆院裡那些空箱子顯然是三丫頭布的一個局,咱們認賠那些東西,你覺得她會不會放過父親和三個哥哥?”

“這……”

老夫人對沐婉媱這個孫女實在不瞭解,也不知道小尹氏這樣做是否有用,不過不管怎樣,隻要有一絲希望救出他哥哥和三個侄子,她都願意一試。

“你這個主意倒是不錯,咱們家也不是拿不出那些好東西,隻是為了安全起見,咱們還是讓人先給三郎傳個話,聽聽他的意思再做決定的好……”

“好!”小尹氏乖巧應下,腦海中不停思索著要拿出哪些東西來填補沐婉媱的損失,才能讓她心甘情願放過她爹和三個哥哥。

就在小尹氏盤算著要用多少好東西才能收買沐婉媱的時候,馬車緩緩在沐家二門處停下。

走下馬車,小尹氏攙扶著老夫人準備回滄瀾院,冇想到才走出幾步劉管家就匆忙走過來。

“老夫人,夫人,剛剛陪小姐一同出門的車伕老吳匆忙趕回來,好像是三小姐出事了,想求見老夫人和夫人……”

老夫人和小尹氏這會兒正生沐婉媱的氣,聽到劉管家的話,不等他說完就小尹氏不客氣打斷道:“那丫頭現在好得很,纔不需要我們幫忙。”

知道小尹氏對沐婉媱心生不滿,劉管家在儘到自己管家之責後就不再開口,正準備行禮退下,老夫人突然問道:“趕車的老吳現在去哪裡了?”

劉管家恭敬回道:“回稟老夫人,聽下人說他跑著去衙門找大少爺了。”

“哼!”

聽到吳叔去找了沐睿驍,小尹氏冷哼一聲,“咱們家裡這些奴才真是越來越無法無天,冇有主人的允許,誰準許他私自外出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