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家大少爺考中頭名狀元,全京城有頭有臉的人都會在今天過來慶賀。

為了這一天,老夫人一早讓人給全府上下所有人都準備了新衣服。

身為老夫人身邊的管事媽媽,孔媽媽一早就換上新衣服,一直陪在老夫人身邊。

沐婉媱一身狼狽回到尚書府這件事知道的人雖然不多,周圍那些鄰居卻一早就得到訊息,其中還有幾家是沐亓鴻的政敵。

難得抓住沐亓鴻一個把柄,那些人在兒孫功名比不過沐睿驍的情況下,自然要抓著他這一點不放。

當然所有人都知道隻憑這一點根本動搖不了沐亓鴻在朝堂上的地位,卻不妨礙他們在沐家大喜的日子給沐家所有人都添堵。

按照老夫人的意思,自然是要將沐婉媱這個讓她丟臉的孫女藏在後院,奈何那些夫人小姐三句不離沐婉媱,有些人的身份比老夫人還高,就算她再不願,在所有人都對這位從小長在鄉下女孩充滿好奇的時候,也隻能讓人帶沐婉媱去她的院子見客。

以老夫人對沐婉媱的討厭,她恨不得隨便打開個小丫鬟過來,可是今天日子特殊,她就算再傻也知道不是鬨情緒的時候。

專門派孔媽媽過來,不僅要給沐婉媱好好裝扮一番,還要趁機教一教她規矩。

老夫人想的很好,孔媽媽也絕對會按照老夫人的話去做,可是她無論如何都冇想到碧藍這個死丫頭二話不說吐自己一身。

看著衣服上的汙穢,再想到今日府中到處都是人,她若是穿著這樣一身衣服離開這座院子,不說外人會如何說她一個下人,老婦人就第一個不會放過她。

“啪!”

一巴掌打在碧藍剛剛被打的那半邊臉上,孔媽媽看也不看臉色蒼白的碧藍,臉色難看得對碧綠吩咐道:“你親自去我院裡幫我拿一身換洗衣服過來。”

說完,孔媽媽怕碧綠偷懶,在她行禮要離開的時候又加了一句:“速去速回,一刻鐘內必須回來。”

“是!”

對上沐婉媱這個新回來的小姐碧綠還敢為碧藍求情,對上麵色不善的孔媽媽,她唯一的願望就是不要牽累她自己。

孔媽媽說話時雖然語氣不善,碧綠卻彷彿得到特赦令一般,隨意福了福身就快步向院外跑去。

若是在平時,孔媽媽肯定會因為碧綠行禮不規範管教一番,如今她卻是完全冇那心思。

瞪著做了錯事還傻乎乎堵著門口的碧藍一眼,孔媽媽更加生氣,用力推開她就直接進入屋裡。

沐婉媱才從浴室出來,頭髮還在滴水,再加上那完全不合身的衣服讓她看起來就像一個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子。

孔媽媽在尚書府中雖然隻是個下人,因為她是老夫人最信任的人,府中上下除了沐亓鴻所有人都要敬著她,也就養成了她目中無人的性格。

想到外麵那些和自家不和的夫人老夫人們都在老夫人的院子裡等著看沐婉媱的笑話,而她自己還穿的如此不倫不類,當下更加生氣。

沐婉媱是今日的主角,孔媽媽就算有再大的膽子也不敢對她如何,又是兩巴掌落在已經嚇傻的碧藍臉上。

看著碧藍受罰,沐婉媱表麵就像個嚇壞了的小孩子一般站在那裡,心裡卻樂開了花。

剛剛她雖然待在裡間,碧藍離開房間偷偷倒掉飯菜的舉動卻冇逃過她的注意。

那杯茶水裡被她放了一顆催吐的藥物,本意是要抓碧藍一個陽奉陰違的罪名給她一個小小的懲罰,誰知道孔媽媽來的這麼湊巧。

有孔媽媽動手懲罰碧藍,沐婉媱樂的在一旁看戲,隻苦了有口難言的碧藍。

碧藍原本是老夫人院子裡還算得用的二等丫鬟,孔媽媽覺得她好控製,這纔將她派來照顧沐婉媱。

冇想到碧藍在這麼重要的日子裡,不僅冇好好照顧三小姐,還二話不說吐了自己一身。

越想越氣,孔媽媽回手又給了碧藍兩巴掌,直打的她兩頰紅腫,唇角流血這才停手。

平時碧藍想儘辦法討好孔媽媽才能得她一個好臉色。

突然被打了巴掌碧藍都不敢哭出來,強忍著再次嘔吐的衝動,跪在孔媽媽麵前不停磕頭,隻盼她能看在以往的情分上原諒自己的無心之舉。

碧藍越是如此,孔媽媽越是討厭她,不過她也知道現在並不是生氣的時候。

走到門口叫來兩個十三四歲的二等小丫鬟,讓她們過來侍候沐婉媱,自己則揪著碧藍的耳朵帶她去了隔壁房間。

那兩個小丫鬟都是老實本分的,聽到孔媽媽的話也確實想要好好侍候沐婉媱,奈何屋裡的衣服鞋子太大了,等孔媽媽換好衣服回來,也隻搭配出一身勉強能入眼的衣服給她穿上。

被碧綠侍候著換上一身新衣服,孔媽媽心情好了不少,看著沐婉媱的樣子皺了皺眉,卻也知道她出來的時間不短,再磨蹭下去不說那些老夫人們會說些難聽的話,她家老夫人都會心生不快。

碧藍那個死丫頭是不得用了,用眼神示意碧綠去給沐婉媱梳妝。

今日是哥哥沐睿驍的好日子,沐婉媱本想老實待在院子裡,老夫人有請,她也隻能出去見見那些貴夫人們。

輕輕拉扯了一下略微寬大的衣袖,沐婉媱任由碧綠扶著自己在梳妝檯前坐下,看著銅鏡中自己那張稚嫩的小臉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平心而論,她這張臉長得很是不錯的,奈何常年在田間地頭玩耍,曬成了健康的小麥色,與京城這邊講究白玉無瑕的美相比任誰看了都隻會搖頭。

自己會有現在這個樣子又不是她自己的責任,丟臉的也不是她這個從小被丟在鄉下的小丫頭,對此沐婉媱一點都不覺得自己現在的樣子有什麼不好,反而有些期待諸位夫人在看到自己現在的樣子後,老夫人和小尹氏會有何反應。

帶著想看好戲的心情,沐婉媱安靜的坐在那裡,看著碧綠很快給她梳了一個垂掛髻。

髮型梳好了,碧綠伸手打開首飾盒時看著首飾盒裡過時的老舊首飾,雙眼求救的看向孔媽媽……

-